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二婶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20-07-28 15:35    作者:

县文化馆院坝新修了两个大花坛。开春,播撒棋盘花籽儿,六七月间,瘦长的枝干上长满了阔大对称的圆叶,八月,叶片的梗叉间会开出盘盏似的红花,像极二婶额上那撮吹烫的刘海。

二婶原本在烟袋乡国营百货商店当销售员,因为身材纤瘦,容貌出众好看,文化馆就招进了她当舞蹈演员。不久,我的一位远房二伯就娶了她。我们相邻而居。她极爱整洁,家和家人都收拾得妥妥帖帖的,家中摆设的每一件物什都盖着一块荷叶边的白色方巾,木地板每天被反复擦拭得纹路明晰。相形之下,我家就显得落魄了。奶奶粗糙的打理着只有父亲我们三个人的家,青杠柴火熏黑的壁橱,上面反复印证着奶奶开关壁橱时留下的手指印子。房间的各个角落都塞满了可用不可用的物件,面上落满烟尘。我极少去二婶家,尽管我们朝夕相处。倒是她随时都会走进我家来,遇到喝茶就一起喝茶,遇到吃饭就一起吃饭。有时,她会因为奶奶的慈祥,断续地讲起自己的身世。小时她身体瘦弱多病,她的父亲总说,养不活就送人算了。如此,她最怕家里来客人,一有人来,她就会躲到餐桌下或是衣橱里藏匿起来。爷爷找到她时,她的身体还在瑟瑟发抖。爷爷心疼她,就把她接去与自己一起生活,用微薄的收入供养她读书,抚养她成长。二婶在奶奶面前说着这样的话,努力抑制着情绪,仿佛一滴泪也不情愿为往事落下。她是一个应该被人好好疼爱着的女人,看着二婶清瘦的模样,我不止一次这么想。

二婶,因为从小孤独,与人并不亲和,带着自身的清浅与疏淡。独处时,她总爱吮吸自己的下嘴唇。她说,这样会让她想起母亲的乳头,她没有吃过母亲的奶汁,只是在母亲洗浴的时候偶然见到过母亲白净的身体。二婶的奶水丰沛,她尽情地哺乳琪琪,我抱着琪琪总能闻到一股桃花般的香气,那是二婶的味道。因为喜欢琪琪,我会像个小保姆似的精心呵护琪琪,看着她一寸一寸地长大。琪琪在我眼里就是能让小树发芽的精灵,她说着一些只在她梦里遇见过的事情:我去了一个蘑菇王国,那里人都长着翅膀,踮起脚尖就能飞起。想要房子变大一点,就在蘑菇上洒些立春的雨水,想要房子变得好看,就要在蘑菇上浇些花瓣上的露水……每次,她的小手握紧我的手指头时,我的身后就会打开一对薄如蝉翼的翅翼,飞进她的梦乡,一起梦想。许多个夜晚,我们都会在落满月光的院坝里游戏玩耍,沉浸在一个接着一个的童话世界里,现实是二婶来接琪琪去睡,琪琪抱紧我的手臂,不肯松开,奶奶就从院中的苹果树上折一段枝条,做出欲打我的模样,她才会眼泪汪汪地跟在二婶身后,三步一回头的离去。看着她的小小背影,我难受极了。那段日子,我几乎都不想去上学了,只愿望,每时每刻都能与琪琪在一起。

那时,我的父亲去省委党校学习了,我和奶奶的生活来源就靠领取父亲那些零散的稿费。奶奶好客,家里的客人从不间断,他们大多是家乡来的亲戚。如此,我们会提早吃完一个月的粮食。米口袋空了,奶奶就递给我一个瓷盆,让我到二婶家借米去。每次,端着瓷盆站在二婶家门口,我内心的嫩绿会纷纷凋零,人生仿佛走到了尽头那般无望,难堪。二婶见我便玩笑地说,下个月我和琪琪就在你家搭伙了。二伯有出警任务,不常在家,二婶会真的每天都来我家里盛饭吃,有时只吃酥油茶泡饭,她也觉得可口。隔几天,她就要去吹烫头发,琪琪由我看管。隔段日子,她就会清理一些过时的高跟鞋放在门口的纸箱里,任我去挑选。我觉得每一双都那么好看,但出于礼貌我只能选走一双。周末的晚上,我会趿着那双比我的脚大许多的高跟鞋,背着琪琪站在电影院门口,售票的都是熟人,会免费放我们俩进去观看。遇到什么片子就看什么片子,也不去管是不是懂得。看着看着,琪琪就会睡着在我怀里;看着看着,我会睡着在电影院冰凉的塑料椅子上。电影结束,我们俩才被人们嘈杂的散场声吵醒。我又趿着那双高跟鞋,背着琪琪回到文化馆院内,把琪琪交给二婶。二婶抱着琪琪坐在那些镶着荷叶边的白色方巾中间,她们的家显得异常干净,冷清。

棋盘花盛开的时候,一夜间,花丛里会飞来许多毛蜂嗡嗡歌唱,采蜜。院里就会多出一些叮叮当当的男孩子,他们会趁毛蜂在花间采蜜、歇息时迅速闭合花朵,把毛峰生生地闷死在里面,然后打开花朵,将毛蜂拦腰扯断,从它们体内取出一颗透明似露珠的水晶,丢进口里,甜蜜咽下。我和琪琪站在花坛边上蒙着耳朵,小心翼翼地窥伺他们捕捉、撕扯一只又一只的毛蜂,直到他们扬长而去,花坛边上落满了毛峰七零八落的残体。我们其实该蒙住自己的眼睛的,而不是耳朵。棋盘花开始凋谢的时候,毛蜂渐渐少了。二婶又怀上了第二个孩子,她不去吹烫头发了,只把松软的刘海别在头顶上,展露出清亮的额头。那时候,我才真正感觉到二婶是那样好看,自然而然地盛开,像棋盘花一样淡雅芬芳。?

后来,我家搬离文化馆院坝了。二婶、琪琪以及尚未出生的宝宝像一处温暖,我是那样的牵挂着她们。再见到二婶,是我来到康定生活以后。一天,在我居所的小区院坝忽然遇见二婶,原来她与我同在一栋楼房里,我们又成为了邻里。她没有了棋盘花盛开的那般容貌,不过芬芳依旧。问及她的生活,她说,琪琪和后来出生的那个妹妹都工作了,琪琪在八月间就要生宝宝了。她与二伯分离了,一个人生活清闲,没有期盼和担忧。她说,这样挺好,眼里就盈满了泪水。她是一个应该被人好好疼爱着的女人,看着二婶清瘦的模样,我又一次这么想。

南泽仁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紫薇花开百日红
  • 葡萄“串”起致富路
  • 《民法典》进社区
  • 不文明随手拍
  • 农民公园美不胜收
  • 特色林果种植助农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