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旧时麻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20-07-28 15:34    作者:

穿衣是大事。

在古代,衣里的麻衣是我们平民百姓的标配。不像现在,穿麻似乎是种小情调。

读李白的诗“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抛开征夫和秋思这些话题,那情境还是很有古风之美的。朗月在天,月光皎洁,城里城外都沐浴在月色下,可是这夜是醒着的,因为有一阵一阵的捣衣声。千门万户的捣衣声悠悠传出,在幽蓝的夜色里,平平仄仄,像化作声音的诗……

其实,不仅蚕丝类的衣服要捣,就是麻质的平民服装,也会因为棒槌的反复敲打而变得柔软和洁白。所以,我一直怀疑这万户捣衣声里,有一些声音是在捶麻,毕竟长安城里还是有那么一些闲杂人等是穿麻衣的,而不是人皆绮罗。

我喜欢读古诗文里关于桑和麻的文字,感觉从古到今,大家吃饱了就去忙纺织。

孟浩然的《过故人庄》里有四句极美,“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前两句景美,要是在电影里,镜头会是由近往远拉,缓缓扫,林木,村舍,青山,城廓,河流和欸乃船声,民歌和采茶采桑的少女……江山如画呢。后两句事美,人物出场,按照先后顺序:到朋友家了,寒暄过后,客人站到蒙了窗纸的窗格子边,伸手轻轻一推,风儿携带草木的清香拂面而来,开阔的打谷场对面,是绿篱围绕的菜园。身后,人影憧憧的,酒菜皆已端上床,举杯喝酒的间隙,不说人世沉浮,说门前的桑,说门后的麻,话题接地气。桑田碧绿,硕大的桑叶在山野的暮霭里,叶片如莲在水。重阳未至,秋色还远,一簇簇的麻亭亭生长在风日里。

乡下人家,养蚕采桑,煮茧取丝,织绮、绫、锦、绢、縠……然后集市上卖给富贵人家,换了油盐酱醋,度寻常光阴。那些麻,割回家,剥皮,取纤维,织成粗布,安顿了一家老小的冷暖。

少年时的乡居生涯,懵懂度过了一大段麻下生活的葱葱光阴。外婆家在江堤外面的沙洲上,洲上种棉种麻。暑假一到,我穿着白上衣蓝裙子,背上暑假作业就去外婆家。下了江堤,一路迢迢,往沙洲深处去。

洲上沙土松软,成片成片种植着黄麻。我穿过两片黄麻地之间的沙路,听着黄麻深处的唧唧虫声,没有风,黄麻的清气在烈日下蒸腾弥散,我感觉自己像是穿过一片古老静寂的热带雨林。莽莽苍苍的黄麻呀——路上几乎没有人影,心里又恐惧又好奇。

那时,黄麻正在腾腾生长,比玉米要高,比竹子要矮。一根叶柄上会伸出四五片披针形的叶子,组合起来,像五指伸开的手掌。长路无聊时,我常常会掐一把黄麻叶子在手,跟它比手掌大小。

初秋天砍黄麻。舅舅和姨娘们把成捆的黄麻运回家,靠在屋檐下晒,草本植物特有的清气氤氲在初秋的暖阳里,在沙洲上到处弥散,我被熏染得也要成为一根草本植物了。剥黄麻的皮纤维,通常都是在农闲的雨天和冬天。晒过的黄麻金黄色,剥出来的皮纤维一面金黄乃至赭红,另一面浅黄色或者是乳白色。剥出来的皮纤维扎成一把一把的,论斤卖。我那时最喜欢躺在堆放的黄麻皮纤维上,柔软而蓬松,已经初初有了织物的触感,又有来自土地的清香。有的黄麻粗过拇指,剥出来的皮纤维自然要宽,我展开摩挲,光洁如纸,真想在上面写字。

那时的乡下,家里的日用开支,主要来自卖麻。剥出来的黄麻纤维,一束束一困困扎好圈好,像毛线绳一样令人喜爱。冬春之际,麻贩子开着突突冒黑烟的三轮车,自木槿篱笆之间的沙路上颠簸而来,然后下车,用一人长的大杆秤一家一家称走黄麻,江村至此悄然静谧。卖完麻,在添置日用这样小幅度的“挥霍”中,新一茬的黄麻播种又在掐指中悄悄来临。

许冬林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紫薇花开百日红
  • 葡萄“串”起致富路
  • 《民法典》进社区
  • 不文明随手拍
  • 农民公园美不胜收
  • 特色林果种植助农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