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春雨淅沥

来源:    时间:2019-04-16 09:17    作者:

春天不缺雨。春雨淅沥,不分白天黑夜,总要下个盆满钵满。田野满了,沟渠满了,麦苗的叶片也做了一只浅盅,盛了满满的,给阳光下酒。埂边的草叶上也盛了一些,给羊儿暖胃。

春雨可真多。虽不是瓢泼,连续两三天的淅沥,聚在一起是多少数量啊。莫非天上大江大河之水发生了漫溢?不然这么多的春雨被储存在哪里?怎么就淋淋洒洒滴滴答答了这么久?

春雨一直在行走。在天地间行走,在地面上行走,在泥土里行走,在沟渠里行走。春雨的脚是啥样的?有几个脚趾头?有没有磨出茧子来?我找了多次,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

跟着春雨一起上路的,有麻雀、春燕等各种鸟儿,抖着羽,哼着歌。在春雨之后走上成长之路的,是万千春草,万千绿,万千明媚的春光。这一连串的春雨过后,春风就来了,春阳就来了,春天就来了,大地开始扬眉吐气、万紫千红。

一场春雨,最先把春的讯息传给千家万户、鸟兽虫鱼。它敲敲门窗,告诉门窗里的人;它敲敲羽毛,告诉行走着的鸟儿。它请天空转达给云朵,它请泥土转达给生灵,它请池塘转达给春鸭。春鸭试了试水温,大摇大摆地畅游起来,用自己的行动又把春的讯息传达给鸡、牛、羊和苦吟着的诗人。

看春雨。田野、村庄、树木、小山都氤氲在苍茫之中。万物仰望,看春雨从冬的深处跑来,从天空的深处跑来,跑遍了天上人间,跑了那么久,仍没觉得累,忙不迭地去拥抱万物。看天空雨雾、雨丝、雨线、雨绳迫不及待归于大地。看大地一粒粒雨泡归于泥土之口,泥土吞咽不下,吐出一支支小水流蜿蜒着去寻找小溪。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幕。世界只剩下了雨。

听春雨。闭了眼,听春雨打树枝,弹屋瓦,击雨伞,拨枯草,撞泥土,敲额头。丝弦皆起,一曲听罢,还想再听一曲。你听不懂它们的语言,想插嘴,却插不上,谁也不停止自己的嘴巴,谁也不听你的诉说。世界只剩下了春雨。

春雨就在眼前。伸出手去,我想捏一粒春雨在手,却一下子捏到了多粒相撞的春雨,还有几粒抱住了我的指跟、手面。春雨殷勤,为我洗手,为天地洗容。春雨是个好家政,一遍一遍冲洗,把积攒多日的灰尘冲了去,把冬天剩余的寒冷洗了去。一个窗明几净、焕然一新的世界就在眼前了。

春雨投身大地,毅然决然,义无反顾。这是春雨的价值,春雨最好的归宿,胜过它归于河流、海洋。一部分土地用不完的、暂时过剩了的春雨,经小溪流入河流,再进入大海,储存于小溪、河海中,等待着重新来亲近土地的机会。

春雨空身而来,走到沟渠里,沟渠里就有了鱼的欢笑,有了蛙的歌声,有了时间的喧哗。春雨来到田野,田野就多了几声鸟鸣、牛哞、羊咩,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经过春雨洗涤的天空瓦蓝瓦蓝,经过春雨洗濯的大地碧绿碧绿,经过春雨滋润的空气贼新贼新。

你问一家麦苗、一群草、一棵树、几丛花、一尾池塘,对于春雨的印象如何?麦苗、群草、树木不言,捧出嫩绿来回答;花儿不言,邀约芬芳和蜂蝶来回答;池塘不言,用满塘清幽来回答。

春雨是喜雨。了解春雨的人,了解农时的人,都这么说。头戴草帽的老农是春雨的知音,赤着脚,在麦田里忙碌着。麦苗攒足了劲,麦苗的身后跟着一大群攒足了劲的生灵,一起做好了奔跑的准备。

赵传兴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文明出行 畅游宿州
  • 如此乱倒垃圾,不文明!
  • 美丽宿州我的家(公益广告)
  • 助力创建 舞动宿州
  • 清明踏青梨花海
  • 昔日臭水体今日休闲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