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马场山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9-04-09 10:16    作者:

拴马桩依旧健在,道道勒痕清晰可见,铁青的干直刺苍天。

只是不见了闪电白龙驹,不见了冷面寒枪俏罗成。

山巅开阔,平坦。一群群羊,像一片片白云在游弋,眼睛里放射出绿色的光芒。

牛粪,温热,湿润,袅娜着青草的气味。

饮马池苟延残喘,映着不停变换的日月,接受一粒粒蛙鸣虫声。

老龙头终年流水不断,清澈甘甜,不论雨晴,不分黑白,滋润着龙头下旺盛的桃花,滋润着满山遍野的春光。

残砖,断瓦,条石,白灰,香炉的碎片,四方的地基,这些遗址的孩子述说着,这里曾有过一座香火缭绕的庙宇。

黑风口,怪石嶙峋,春风浩荡。

一柱铁桶,从山体里长了出来,探头探脑的。那是地下设施的换气孔。

周围,星星点点,开着紫褐色的白头翁花,迎风起舞,煞是好看。

山坡上,太阳能光伏板闪烁着太阳的光辉。光伏产业,为村民脱贫致富助上一臂之力。

有三两游客俯身采摘一种野草,说是茶。细细的芽尖,清香怡人。

一位村姑十分肯定地说:“罗成最爱喝这个茶。”

我知道,罗成是个虚构的英雄,活跃在说书人的三寸不烂之舌上,活跃在小说《隋唐演义》或是《说唐》里。

青草年年绿,罗成归不归?

一位头发灰白的老农,正在整理他开垦出来的土地:坐在红土之上,一块一块的,把石头捡出来,放进筐里。

地,可是命根子啊!

王亦标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清明踏青梨花海
  • 昔日臭水体今日休闲处
  • 环卫工人为垃圾桶“洗脸”
  • 砀山:梨花盛开引客来
  • 宿州植物园郁金香炫丽绽放
  • 春暖花开满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