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春色撩人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9-04-02 10:07    作者:

“桃花烂漫杏花稀,春色撩人不忍为。”春色撩人,这个“撩”字用得好,所谓“撩”,撩拨、挑逗、招惹是也,而此番撩拨招惹,却是悄悄进行的,宛若无形的手在你心弦上轻轻弹拨,宛若轻柔的羽毛在你触角上悄悄拂扫,你蓦地情怀一动,觉得泥也融了,水也暖了,心间春波荡漾起来。最先“撩”到你的,可能是厨房里无意间丢弃的白菜头开了花,可能是阳台上一只新鸟啁啾试了下啼声,让你觉得,呀,春天来了。而出门一看,杏花正飘飘拂拂落着,桃花、玉兰、紫荆,都开得夭夭灼灼历乱缤纷,这时候,你知道,该去看花了,春色撩人不忍为,且放下所有的忙,放下所有的心事,看花去。

走出城市,才发现,已经到处都是看花人。春事盛大,过眼之处,尽是铺锦堆绣,金黄的油菜绵延,雪白的梨花浩荡,粉红的桃花漫山遍野。那个穿着轻薄春衫的女郎,在梨花丛中摆着各种姿势照相,奔跑中火红的裙摆波涛似的荡漾起伏,只听她娇滴滴地呵斥情郎,“现在谁还拍剪刀手呀,我要这样拍!”但见身影走入银白耀眼的花丛,几米之外,立住身子,回头作嗅花枝状。喔,这款不就是“蓦然回首,却把青梅嗅”吗?拍够了,转身回来,与男友抵着头,共同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嘀嘀哝哝,笑声如银铃。而春水边,绿柳拂拂,燕子衔着湿泥,在柳条中一趟一趟轻快地穿梭往来,两个七八岁的孩童,戴着刚编的柳条帽子,一个用小网在水边专注地捞螺蛳,一个追着一只橘红色的大蝴蝶,奔向油菜田,一会儿空着手回来了,衣裤和红扑扑的小脸上,都沾满金黄的花粉,正垂头丧气间,忽见一只蜜蜂在脚边的蒲公英上嗡嗡嘤嘤盘旋起舞,兴致又高涨起来,身形灵动地扑它去了……

阳光正好,东风薄软,花枝迷离照眼,游人们一个个担衣背包,田野里喧闹攘攘,笑声不绝。三月的诱惑,招惹得豪放如东坡者,也不让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了,他也婉约起来,写起朦胧的情诗了,所谓“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都是竹外桃花招惹的,是春江水暖撩拨的,被春色撩得心思绵软,解鞍欹枕绿杨桥,也醉眠芳草,听“杜宇一声春晓”去了。什么经国治世人事争纷,都不是春天里该谈的话题,且把自己放逐户外,半壕春水一城花,四下里走走,看看花枝,听听鸟语,吹吹风唱唱歌,快乐地跑几圈,多逍遥!

春的讯息被管不住喉咙的鸟带到深宅大院,重重帘幕内,刺绣描红的深闺小姐杜丽娘也坐不住了,她轻移莲步走到后花园,眼见着姹紫嫣红开遍,心下就缭乱起来,自怜起来,蓦然间就起了相思,梦里那个叫柳梦梅的书生,是答儿闲寻遍,他究竟身在何处?几百年后的你我,在春日迟迟的午后,眯着眼斜靠在沙发里,听一段昆曲《牡丹亭》,听着听着,也禁不住迷惘起来,想想浮生痴缠,春光聊赖,恍惚间,竟分不清戏里戏外了。至于迁客骚人,独立幽花之下,又怎能不生出感慨万千,江山这般锦绣,生命如此无着,该拿它怎么办,怎么办呢?索性抛开来,该畅饮的畅饮,该赋诗的赋诗,且敞开胸臆,狠狠地抒情一回吧。

春来撩人,春归亦撩人。日近薄暮,残阳西坠,你凭栏独立,眼见着遍野飞红凌乱,又恰有杜鹃啼血,流水落花春去也,一时间,何不被招惹得肝肠寸断?可心念一转,花若不褪残红,青杏何居?红瘦换来绿肥,此消彼长,天道循环,岂不正好!那些化作春泥的花朵,待到夏至,待到秋来,都成为绚烂的染料了,把梨儿染黄,把苹果涂红,把李子描紫,而成熟的桃子,干脆就拿桃花作腮红了。飘零的花朵重新跃上枝头,在果实上再现明媚,如此一想,还何叹之有?

秦桑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环卫工人为垃圾桶“洗脸”
  • 砀山:梨花盛开引客来
  • 宿州植物园郁金香炫丽绽放
  • 春暖花开满宿城
  • 诵读红色诗词 缅怀革命先烈
  • 倡导文明新风尚 打造崇善厚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