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笑傲大寒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9-01-29 11:21    作者:

节气是个好东西。大寒自然也是,虽然奇冷。冬天不冷,那像什么话!难道一味像春天那样放纵与娇宠吗?或者像夏天那样毫无节制地发酵和膨胀吗?当然不行。果如此,世界不知会乱成个什么样子了。

天行有常。不管你喜不喜欢,用寒霜、冻雨、冰雪写就的大寒,就在那里,不会多一天也不会少一天。满目苍茫中,偶见蜡梅或者山茶,满心慰藉和惊喜。于是“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之类的诗歌就来了。

在我们眼里,似乎大寒就是风霜刀剑,威逼清剿了所有的生机与活力。所以,当一片竹林被大雪压倒时,当一只羸弱的鸟雀被寒冷冻死时,当一条活泛的河流因冰封而凝固时,我们感情的天平不自觉地就倒向了弱者。空活了四十二岁之后的这个大寒,突然想到,最冷的大寒是自然界的自我调节之道,是我们的恻隐之心用错了地方。要是没有了小雪、大雪、小寒、大寒这一道道关卡,天下不就是弱肉强食强者恒强的天下了么。那有什么意思!

大寒让一切生灵有所敬畏,懂得节制,懂得收敛,让该蛰伏的蛰伏,让该死亡的死亡,让该腐烂的腐烂,不要轻易僭越法度,不要轻易毁了方圆,不要轻易坏了规矩。

大寒,其实是理性的。它行事的风格是渐进的,不是么,大寒可不像那些潜伏在我们身边的厄运,在意想不到的时空,突然从幽暗处蹿出来就咬你一口,让人防不胜防。大寒在行使自己的威权前,已经作了一系列必要的铺垫——寒露、霜降、冬至、小雪、大雪、小寒,在依次亮出所有的黄牌,把一切该走的程序都走完了之后,自己才出场。

大寒时的乡下,麻雀特别多。在打麦场上,静默的草垛、翻飞的麻雀,是一幅生动的大寒暖图。麻雀们时而呼朋引伴,一团和气;时而相互争吵、彼此打斗,它们把严寒搅和得热气腾腾。打麦场的旁边,是我爸开荒的藕塘,我给命了一个美名——女生塘。女生塘夏日莲叶何田田,是没心没肺的欢乐。大寒时,最冷。我爸我妈在挖藕,过年前的藕,价格喜人。藕塘里的水抽干了,失去水的淤泥就冻成一块铁板,冻厚的时候得用?头或洋镐才能将其撬起。我陪爸妈挖藕的时候,在冰封的冻土下,发现过蛰伏的青蛙。它蜷曲在半干半湿的泥土里,与坚冰仅隔着两个硬币的距离。此时那个弱小的生灵,被从沉梦中惊醒,它似乎吃力地动弹了一下身子,又继续睡眠。我大约是恻隐的,把一锹泥土覆盖在青蛙身上。当巨大的厄运像一柄寒光闪闪的剑悬在头顶,青蛙所能做的,只能是像越王勾践和牧羊苏武一样,克制、忍耐。但是,当青蛙一旦穿越横尸遍野的大寒,就不再仅仅是一只跨越了冰雪的夏虫,而是经过了大寒炼狱留下的种子,它具有了史诗一般的壮美。

大寒的乡下,在一半住人一半住牛马的土屋里,乡民们一边讲古,一边拽柴禾树枝烤火取暖。我也见过不知名的虫子,将自己微小的身体藏匿在枯朽皲裂的树皮里过冬。大寒倒是没有夺走它的性命,结果呢,却被温暖的火吞噬了。

近两年,我似乎清雅了些,大寒时,踏雪寻梅,几成定例。面对绽放于冰雪严寒中的梅花,我很难说得清是梅花藐视严寒,还是严寒成就了梅花。

如果大寒的寒,本就是命途中的一道坎,不能豁免,那就借此修炼成一株耐寒的梅,笑傲大寒。

小蜜枣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欢乐庆元宵
  • 猜灯谜庆元宵
  • 新春求职忙
  • 争当小小志愿者 文明创建我行动
  • 家家争做文明家庭 人人参与文明创建
  • 非遗传承庆新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