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流经冬天的河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9-01-08 10:36    作者:

一条河在冬天,最瘦。特别是村旁的一条小河。如果以鸟的视觉,在空中以足够的高度俯瞰,那么小河便如一条腰带,窄窄的,还闪着光。似乎村里的老汉谁都能提溜起来,顺手系在自己腰上。

可即便是真能当腰带,老汉们也不肯用。这腰带谁受得了呢,冰冷,他们宁肯将老棉袄一裹,用草绳一扎,蹲在南墙根,眯着眼晒太阳,一会儿就浑身通透,舒服得直想哼个小曲。

是啊,结冰的河,能不冰凉么。

冬日的河,拒绝鹅鸭们的亲近,它们只能望河兴叹,有的不甘心,摇摇摆摆下到河里,在冰面上一个劲扑棱翅膀,可扇起的风再大,也不能将冰层吹裂。

但这并不代表河的冷漠。它允许人踩到它身上去,若是其他季节,谁能不凭借什么,直接站在一条河上呢。这时不需要桥,就可以到对岸去。当然,冰层得足够厚,或者这个人呢,足够轻。

我见过一个瘦的人和一个胖的人先后过河,瘦的人轻轻松松就过去,而胖的人一走,冰层咔嚓裂开,他一下掉进冰窟窿了。但他并不恼怒,站在水里,还哆嗦着笑。

孩子可以在河面上溜冰,打陀螺。我小时,就和小伙伴们常到河面上玩。

坐在一块木板,用两条木棒划,轻轻一使劲,就可以滑出很远去。陀螺呢,一鞭子抽下去,便转个没完。最好的芭蕾舞演员,也不如它转得快,转得久。有时候,河会捉弄一下孩子,冰层突然裂开,滑板一下子跌进水里,衣裤当然湿了。

孩子赶紧爬上冰来——小河的水并不深,瑟瑟着,哭哭啼啼回家去,在母亲一顿臭骂后,换上衣服,抱着火炉继续抖一会儿。

河边白杨上的喜鹊会喳喳几声,那是对落水孩子的嘲笑,以报复孩子春天上树来掏鸟蛋的恶行。白杨树依然是沉默的,一边用“眼睛”打量着这个世界,一边举着光秃秃的枝干刺向蓝天。弯向河面的垂柳,却不能借助一丝风,在水上写字了。冰拒绝了它的书写。即便是再好的书法。

鱼在冰下,寂寞地游。

这时候,可以网鱼。记得那年冬天,母亲卖猪、卖羊、卖粮食,还掉家里的债务后,家底已经一干二净了。火炉上,总是一锅白菜炖豆腐。有时母亲就会到河上去。她用镐凿开冰层,将渔网放进去,里面有烤过的花生饼。晚上,就能在炉旁吃鱼了,尽管是小鱼。

北风一次次掀着窗上糊着的破报纸,簌簌响。母亲吃着鱼,望着窗外对我说,明年咱再买猪崽和小羊来,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河就在我家屋后。听母亲这样盘算时,我仿佛听到了河水在冰层下奔流不息。没有什么能阻止一条河流向春天。人也是这样,只要心中希望永不停止,那么即使身处寒冬,也能遥望见花开,听得到春天的声音。

曹春雷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市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今日开幕
  • 宿州新年菜丰价稳
  • 新年伊始农事忙
  • 讲家庭故事 话改革成果
  • 实施提升行动 共享创建成果
  • 迎宾公园成宿城亮丽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