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下雪了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9-01-08 10:36    作者:

下雪不是个稀奇事儿,北方的孩子都见过。在我的记忆中,家里的影集存过这样一组照片——那是一个冬天,雪下得挺大,压得树杈摇摇欲坠,父亲陷进一人高的雪里,只留半个身子。

“你什么时候照的这个照片,我怎么没印象?”

“你那会儿小,出门得大人抱着,当然不记事。”

我小时候分不清农历阳历,只道是下了雪,除夕就不远了。于是从第一场雪开始,眼巴巴的等着过年——过年的时候,能跟几个表哥凑在一起玩耍,给姥爷姥姥磕头还能赚压岁钱。过年那天,几个小鬼排队等着磕头,二老并排坐在沙发上,大家拿着沙发垫,按照年龄依次磕头。敬长辈三个头足矣,磕完头说一句吉祥话,压岁钱便妥妥地落袋了。不过嘛,这钱多半没焐热,就让母亲以代为保管的理由收去了……

与雪有关的欢乐回忆,皆离不开那个苏北小院。院子不大,却能存住雪。过年那段时间,哪天晚上如果下了大雪,第二天几个小鬼一准起个大早,争着抢着头一个踩雪。厚厚的棉鞋,一下踩到雪上,“咯吱”一声响。抬起脚,仔细瞧瞧,雪地留下一个清晰的脚印。嘿,能开心一整天!

大雪过境,看似凶猛,实际上过不了多久全融了。院子里的雪,姥爷拿着大扫帚,一股脑儿扫到一起,堆成小山,等阳光融了它。至于屋顶上的雪,那就没法子咯。雪化成水,沿着屋檐滴落,没有及时落下的教风儿冻在屋檐下,结成棱晶。

早晨的太阳打在上面,映出七彩的光。冬日的冰晶状如溶岩,我们管这叫“冰溜溜”。踩不到雪没关系,起个大早,抄起竹竿,打冰溜溜。够得到屋檐的竹竿只有一根,何况冰溜溜几乎一年一遇。跟表哥们抢,没可能赢的。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起早!

上了大学以后,来到省城合肥。此地在淮河以南,从地理上看,是货真价实的南方。原以为雪不会很大,大一冬天的那场大雪,却改变这种刻板印象。那几年,寝室没装空调,我们享受着夏热冬冷的超常待遇。吃过晚饭,在寝室坐不过一个小时,手脚开始打颤儿。偏偏2008年冬天的大雪,来得比以往更早一些,下得是昏天黑地,冻得是一塌糊涂。泡脚御寒,不顶用的,赶紧焐被窝才是要紧事儿。

这么冷的天,搁宿州老家是要泡澡的。早些年,澡堂都是国营的,分成普浴和雅座。所谓雅座,就是木板隔出的单间。相比普浴那种大通铺,雅座更加安静,从堂子洗出来,可以小憩片刻。至于泡澡的环节,普浴和雅座并无分别,大家伙脱光了一起洗。我小时候,跟着父亲泡澡堂。洗的多了,我们父子渐渐达成一个共识——不泡大池子,这澡算白洗。

寒冷的冬日,一池子水烧得烫烫的,下去不能犹豫。多一分踟蹰,肉身便多十分痛苦,猛地往水里一浸,那一瞬激得龇牙咧嘴的,忍过那一会儿就好了。估摸着泡得差不多了,扯一嗓子“搓背”,搓澡师傅亮声一应“来啦!”,随即拎着家伙事来干活。

洗澡的享受有点像在日本泡温泉。在北海道,冬天泡温泉是一项极好的消遣。别管风雪多大,往温泉里一跳,登时浸润四肢百骸,人的元气也渐渐恢复。室内泡温泉倒是无碍,露天的偶尔能碰见日本猕猴,它们也是温泉的常客。跟猴子一起洗澡,这画面真的太美……

张岱在《湖心亭看雪》里写道:“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有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此情此景,莫名生出一种孤寂之感。不过,相比“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情景,湖心亭看雪至少是两三人的热闹。

下雪了,飞絮萦绕天地,银装可以一夜素裹,风雪不知何时归人。偶尔想做一只栖息于林间的渡鸦,亲吻这世间所有落雪的枝杈。2018年的第一场雪,来的比以往更冷一些。

晏铭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欢乐庆元宵
  • 猜灯谜庆元宵
  • 新春求职忙
  • 争当小小志愿者 文明创建我行动
  • 家家争做文明家庭 人人参与文明创建
  • 非遗传承庆新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