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有一种幽默,叫“方成”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9-11 11:43    作者:

照片中的两个人,一个满头白发弓着身子,为另一个人拍照。主人公,半蹲着,要吹手拿着的那朵蒲公英绒球。

这幅《华君武为方成拍写真》图,本身似乎就是一幅漫画。悲摧的只是,《写真》还在,主人物却被永远定格。“持续了一个世纪的幽默结束了”。(2018-09-06 中青报)

8月22日,漫画家方成在京去世,享年百岁。他与丁聪、华君武并称“中国漫画界三老”。2009年丁聪去世,一年后,华君武走了。然而,方成去世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并未激起多少水花,有网友留言,“很遗憾用这样的方式认识你。”

这种寂寞,其实不独属于个人,也属于漫画,属于幽默下讽刺,属于这个时代。那个产生漫画,需要漫画,幽默与讽刺受尊崇的年代或已成为“过去时”。但一个有良知悲悯和审美的社会,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这样的悲恸,湮没这样的纪念。

方成,曾被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栏目称作“一面时代的多棱镜,一把社会的解剖刀”。也是历史使然,方成平生第一幅漫画,创作于1935年12月9日,“七七事变”之后。一把血淋淋的大刀,刀口沾满了血,大滴鲜红的血滴下,写着这样一行字:“中国人的刀,哪国人的血?”这个自称懦弱胆小、不关心政治的漫画家,第一次身不由己地被裹挟进了时代的洪流中。本来学化学原名孙顺潮的方成,从此用画笔作了生命的武器。

那是一个需要漫画作投枪和匕首的时代。漫画作品虽浅显易懂,却言人所不能言所不敢言。即便腥风血雨的岁月终告结束,新中国的建立和建设,依然需要漫画的武器。方成的漫画,始终追随着时代的步伐,切近公众的脉搏,呼应着公众的诉求,于是就有了方成式的幽默。

一串相继抱着粗腿的人,最后那位不只背着孩子,真的还有狗狗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将“公事公办”异化为《研究研究》那副憨厚的官僚嘴脸;影射“造原子弹不如卖茶叶蛋”社会思潮的《老教授卖鸡蛋》。《不要叫我老爷》,前有“肃静”开道,惬意地坐在二人抬轿中的官员,对俯地叩拜的百姓说,“不要叫我‘老爷’,叫‘公仆’”,其辛辣的讽刺力透纸背。

特别是《武大郎开店》,个头都比桌子矮的店小二,面对顾客的狐疑,实话实说“我们掌柜的有个脾气,比他高的都不用”。以及那幅“人不在高有权则灵,店不在大唯我独尊”的对联,活画了“权力本位”和“妒贤嫉能”的丑态。方成的漫画不仅多有对公众生活的调侃,更多对社会陋俗官场丑态的讽喻,堪称“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让人读了不仅会“红红脸”“出出汗”,甚或还有良心上的自我谴责和道德上的净化,赢来好评如潮再正常不过。

鲁迅先生曾在《漫谈“漫画”》一文中指出:“漫画的第一件紧要事是诚实,要确切的显示了事件或人物的姿态,也就是精神。”用方成的话说,有的话不能直接说,又憋不住,就想办法转弯抹角地说出来。在我看来,尤其值得尊崇的尚不是方成漫画里的烟火气,而是个中的骨气和血性。自然为了这种骨格,也付出了沉重代价。

1947年底,白色恐怖加剧,方成曾随民主人士避居香港,以逃离特务的逮捕。其妻子、女漫画家陈今言过早地离开了人世,则成为方成永远的痛。没有画画的那十年,所收获的唯一好处,是从此“敢于用自己的脑子思考,分辨是非”。

或许,令人心痛的还有,漫画的日渐式微。沉下心来画漫画的人日益稀少,各大报刊也相继砍掉了漫画版。对方成来说不仅约稿在减少,且“稿费依次不断削减”。于是,不再画画,一头扑进了“幽默”的理论研究。虽说《方成谈漫画艺术》,夺得了中国图书界最高的三大奖项中的两项,“填补了中国漫画史上的空白”。可出版了这么多书,但他逛了许多书店几乎没看见过一本——

长寿百年的方成老,满足中或许带着遗憾困惑。这个时代,真的不需要方成式幽默了吗?以幽默与讽刺为生命内核的漫事真的会消亡吗?

刘效仁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环保贺卡谢师恩
  • 青贮饲料促增收
  • 王春雨和教练郑晓峰受嘉奖
  • 保护生态环境 建设美丽中国(公益广告)
  • 开学季 教辅书销售火爆
  • 查勘定损暖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