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大运河,我的河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8-07 10:54    作者:

你贴地而行。

是汗水在沸腾,还是血液在奔涌?

逆境时,抬起头来,彰显出一种韧劲;顺境时,低下头去,则又表达着一种冷静。

追着你的身影,看一簇簇浪花飞渡如虹。谁翻阅,谁认领。

一副翅膀,穿过夜空。

一双眼睛,编织黎明。

每一个简单而又平凡的日子,都交织着欢乐和泪水的纵横。

我在时间的拔节声里倾听,一年二十四番花信风。

你的爱从不悬空,关切的眼神流淌着慈祥,倒映出绵延的真情:两岸百姓生生不息,万物守恒。

你用寂寞来洗心,你用孤独去养性,阳光下的佛经,随风念诵。

还有杨柳,还有钟声,一颗划过苍穹的流星。

凝练且又生动。

大运河,你从隋朝逶迤而来,熟悉与陌生,创新与继承,都要经历着光明与黑暗的穿行。

夏日情浓。泊一秆碧荷,流一河葱茏。

今夜,暴雨击窗。窗外,汴水丰盈,一刻不停歇地喧响。

于是,我择一页宣纸,将不羁的诗行安放。

灯光下,砚台中的墨,灼灼光芒,萦绕着篆字的芬芳。

推开窗,苍翠欲滴,透着一股清凉。

没有了黏热,浑身舒爽。湿润润的风撩拨着你的秀发,你就依偎在我的身旁。

红袖添香,你与我站成一个立场,这是否就是理想?

豁然开朗。天堂,有一双鸟儿的翅膀。

湿漉漉的影子,与爱和梦一起,都被镌刻在时光的墙上。

乔其纱的背影,缥缈着渴望。渴望,有了吐绿的土壤。

一条河流的走向,就是乡愁的走向。大运河,你走向何方?

有多少成长,就有多少颓败;有怎样的成熟,就有怎样的凋落。

心情与心性的雕琢。

大地不因季节的变换而改变自己的成色。窜高的禾苗迫切需要一场雨水的检阅。

有着辽阔的爱和厚重的祥和。

大运河不因岁月的递进而减退自己的本色。泛滥或者枯竭,深奥或者浅薄,像蝴蝶一样,扑向渔火。

还有拧紧的漩涡。

撑一叶晚渡,戏一水残月:《烛光里的卡布奇诺》。

听得见波涛卷起的船歌,我看得见一河朝霞磅礴。

往事如昨。泪,从一茎花瓣上滚落。

生活尽管苦涩,描摹,我还是用浓重的笔墨。

向死而生。我像蝉一样,在隋堤烟柳上,脱去了重重的壳,打造夏日里的骨骼。

不愿被传说。

莫怕农家情义真,丰年留客满酒樽。

在众多稼禾的期待中,我无法掩饰汴水的去向,汴水是我脸上一道未擦干的泪痕。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我顺从了一阕词的命运。

反身,我在打扫来世和轮回,高天上的流云。

就在这每个星期一的早晨。

处江湖之远,昂起头,是我始终保持的一种骨气;居庙堂之高,俯下身,则是我必须坚守的一种谦逊。

仿佛,火爱上了金。

否则,我就是那个拄着拐杖的人。

无需沉迷于回不去的青春。闲一截懒散的光阴,借一管狼毫安顿,把唐诗宋词当作龙井来饮。

那一颗被岁月磨损了的心!

王亦标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爱心冰柜”亮相宿州街头
  • 安装行人隔离栏 规范交通秩序
  • 宿城将告别“黑臭水体”
  • 乡里娃有了游泳池
  • 暑期志愿者创建展风采
  • 社区志愿者高温送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