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晴窗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8-07 10:53    作者:

一直喜欢坐于晴窗之下。

小时候,住在乡村,房子是老房子;窗,是木格窗。寻常日子,窗口,都是用道林纸糊住;每隔一段时间,道林纸要更换一次,新换的道林纸,洁白明亮,像是霍然生出的一份快乐的心情,爽喜的不得了。

这时,就最喜欢在窗口下玩耍了。窗口下,通常,会安放一张枣红色三屉桌,经年下来,桌面已然变得斑驳、苍然。晴好的天气,阳光照在窗口上,穿过一道道的窗格,斜斜地铺展在桌面上,温暖、柔和,生一份莫名奇妙的舒适感。静静地凝视着桌面,又觉得那一道道阳光,仿佛正在进行着一场穿透,进入时间深处,照亮曾经的一切,最是叫人幽然神往。若然眯着眼,顺着一道道光线望去,能看到光线中流动、跳跃的尘埃,五颜六色的,融合了太阳七色的光线,幽微极了。

窗外,植一株石榴树。正午时分,石榴树斑驳的影子,弥散在窗口上;风来影动,婆娑多姿,别具一番情味。

参加工作后,随单位几次搬家。每次搬家,分住的房子,都是平房小院。房子,大多是两间,一处门口,一扇窗口。窗口,都是玻璃窗口;窗口下,定然是安放一排沙发。工作忙碌之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斜躺在沙发上,读书。轻轻地翻动着每一页书纸,亮亮的光,透过窗口,投在纸页上,连纸页也变得异常明亮、润滑。每一个字,仿佛都变成了一只只透亮的眼睛,洇洇一汪,明目青睐着文字所表达的内容。那文字,有一种明爽的视觉感,有一种清脆的味觉感。若然有阳光照下来,照到书纸上,好似,每一缕阳光,都幻成了跳跃的音符;像是谁,正用一双奇妙的手,随心所欲地弹拨着。

读得累了,把书盖在脸上,静静地躺在那儿;心中,想着书中的那些事儿,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可谓至美享受。

见过作家止庵的一幅照片:亦是斜躺在沙发上,读书。那么专注,那么凝神;眼睛里,能看到书中写着的故事,能看到心中流淌着的喜悦。晴窗读书,为人所喜。大概好多文人,都有如此的行为。

进城之后,住进楼房。年事渐高,虽然还没有高到很“老”的程度。性情,倒是愈加疏懒了。窗,变成了大窗。阳台,三面为玻璃封住。于是,便在阳台上,安放了一张同样玻璃面的圆桌;圆桌周围,置三把藤椅。就是想,于疏懒中,寻一份生活的安逸。

冬日最佳。半上午,阳光就注满了阳台。于是,邀二三知己,晴窗品茶。茶,是红茶,正山小种或者金骏眉;茶具,俱是玻璃茶具,透明爽爽,怡情悦性。浅斟慢饮,一杯杯地饮着;把话闲聊,语亦缓缓。人老了,就喜欢这种节奏,什么都讲究一个“慢”,何必太急?“慢”中,或许更能品出生活的滋味。阳光,照在玻璃杯上,茶色愈浓,绵醇回甘的滋味,亦是愈加醇厚。

或许,会相对无言;但无言中,亦有一份相知和默契。欢言于心,正是此中情味。

周作人说:“我们于日用必须的东西之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确然如此。

于我,享受“晴窗”生活,亦是生活中“有意思”的一部分。

路来森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爱心冰柜”亮相宿州街头
  • 安装行人隔离栏 规范交通秩序
  • 宿城将告别“黑臭水体”
  • 乡里娃有了游泳池
  • 暑期志愿者创建展风采
  • 社区志愿者高温送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