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麦口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6-21 10:52    作者:

又到麦收时节,庄稼人语“又到麦口时候了”。在各种收割脱粒机械普及之前,对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来说,麦口是一年最重要的时候,它直接决定了一家人一年的口粮。因此,需要做的准备工作很多。

首先是工具,在麦子黄芒时,就开始准备各种收麦的工具,叉把扫帚扬场锨,哪一样都不能少。另外,还要提前把铡刀磨好、拉麦子的板车车轱辘修好,甚至捆麦子的麻绳搓好、盖麦子的塑料纸扯好。其次是场地,以前每家都有一片专门用来打场的场地,有的边上还盖上场屋,用来堆放粮食、农具等杂物。每年麦收前,挨家挨户都要把场上杂物清理干净,然后用锄头扎实地锄一遍,均匀地洒上水,再撒上去年精心收藏的麦糠,然后人再拉石磙子扎实地压一遍,最后晾干扫净。如果场面还不够平整光滑,还要洒水撒糠再压,一直压到符合打场的标准为止。最后是吃食,每年到麦收前,集市上是最热闹的时候,尤其是离集市比较远、地又比较多的庄稼人,逢集的时候早早地就来了,鸡蛋、馓子、油条、挂面、粉条子和啤酒等物品是他们采购的主要对象,都是成口袋、成板车地买回家。因为在抢场夺麦的麦口时节,他们要集中时间和精力抢收麦子,是没有时间赶集买菜、精心做饭的,在拿镰割麦前都要采购好生活必需品。提前一两个月腌好了咸鸭蛋、咸蒜头等各种存放时间长、又开胃下饭的咸菜,提前一两天烙好了成筐的单饼(烙馍)。迎接麦口,庄稼人一切都那么认真、虔诚、庄严,充满了仪式感。麦口,对于土里刨食的庄稼人来说,何尝不是一场盛大仪式?

庄稼人最讲究的是农时,到了割麦的时候,即使麦子没有完全熟透,也要动镰了,这样才能不误种植下一季农作物的农时。不管地多地少,全部得用镰刀一刀一刀地割、一个一个地捆、一车一车地拉、一场一场地打,所以一家人有多少地、多少人能拿镰、一共要割多少天、什么时候场能打完都有精确的计算。麦口时候,是真正的抢场夺麦,与农时抢、与天气抢。早上天麻麻亮就起来,男人把镰刀挨个磨得锋快锃亮,女人则烧一锅开茶,打几个鸡蛋,泡上一锅馓子、油条或者几张单饼,一家人唏哩呼噜地吃下去,一人拿一把镰刀,带上一卷单饼、一捆油条和两瓶茶就下地了。本着“割一棵少一棵”的原则,一家老小只要能下地的全部下地,为了节省时间,中午是不回来吃饭的。在机械化普及之前,割麦是件复杂的生产活动。麦子要一刀一刀地割,用麦秸打好绕子成堆地堆放。一般是,女劳力负责割麦子,男劳力负责捆麦子、拉麦子。有时,割好的麦子并不能及时从地里拉到场上,为了防止夜里下雨,每天晚上从麦地回家之前要把麦个子码好。我爱人曾说,他最怕的就是夜里下雨,白天割了一天麦,累得像一滩烂泥,睡得像一头死猪,睡梦中突然被“下雨了”的呼叫惊醒,那种惊悚的感觉简直无法形容!于是,只能像梦游一样跑到地里或场上把麦个子一个一个地码好。最恼火的是,第二天天晴之后,还要一个一个地再把它们扒开放倒晾晒。

麦子拉到场上,得一个子一个子地铡,铡好后把麦头均匀地铺放在场上,翻晒两三个“太影”(晒两三天),就可以用牲口拉磙子打了。打场一般是下午两三点钟最热的时候,这时候麦秸晒得比较脆,更容易打下来粮食。打完场,全家老小齐上阵起场,用叉子把“壮”(第三声,粗大的意思)的麦草拢掉,再用耙子把“绒”(第三声,细小的意思)的麦草搂掉,然后用探子和木锨把麦粒推到场中间堆成一堆。最后,检验一家之主农技水平的时刻到了——扬场。记得小学课本里摘选《李有才板话》,说农会主席老杨同志“拿起什么家具来都会用,大家都说‘真是一张好木锨’”。所以,扬场最能考验庄稼人的农技水平,因为要准确地判断风向,并借助风力吹掉麦壳和尘土,分离出干净的麦粒。扬场一般要有两个人,一个人持木锨扬麦粒,一个人拿大扫帚掠场(用扫帚把麦壳、灰尘扫掉)。扬场结束之后,麦壳与麦粒彻底分离,麦粒晾干入仓,一场盛大的麦收仪式才算真正完成。

如今实行机械化收割,很多人家在地头粮食就被收购了,麦口,曾经记忆中的一场盛大仪式,只剩下了秸秆禁烧。

张瑞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宿州文明二十条(公益广告)
  • 粽叶飘香迎端午 幸福和谐邻里情
  • 扶贫西瓜产销旺
  • 多彩非遗 传承文化
  • (公益)图说我们的价值观:自由
  • 扶贫工厂助脱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