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6-19 10:40    作者:

味觉上的苦,最甚者,莫过于胆汁和黄连了。有一回炖鸡,杀鸡人不小心把胆弄破了,煮出来的鸡汤,一锅都是苦的,只好倒掉。稀释过的胆汁尚且如此苦,由此可以想象,越王勾践每顿饭前都要舔一下的苦胆,该是多么的苦不堪言。黄连之苦,我切实领略过一阵子。那段时间调理身体,喝中药,处方里每每有一味黄连,药在陶罐里咕嘟嘟煮沸时,苦味就已经从腾腾的热气里飘出来了,喝下去时更不用说,不敢让它在舌尖停顿,咕咚咕咚迅速吞咽下去,胃里翻江倒海,口腔里却还苦得凌厉不休,似乎那滋味渗进了每一个味蕾里,漱过好多遍口,余味仍绕梁不绝,恨得你眉头蹙成一团,咬牙跺脚原地打转。带黄连的药汤喝过,白瓷碗内壁上勾了薄芡似的挂一层明黄,那黄就是黄连之黄,以后每每看见那种颜色,我都心有余悸,都会想起那撕心裂肺的苦。

苦这个字,爱与“寒”结连理,胆是苦的,也是寒的,黄连是苦的,也是寒的,苦瓜是苦的,也是寒的,带有苦味的蔬菜,比如苦菊,比如香椿、比如窝苣,都是寒的。热情太盛了,日子太甘了,总需要一些苦过来调剂。或者,需要苦来提醒你留心一直的幸福。热性体质的人是适合多吃些苦的,夏天里,把苦瓜切成片,开水焯过凉拌,或者清炒,很败火解暑。苦瓜暑日里我偶尔也吃,先生也吃得津津有味,只是孩子总一筷子也不夹,被逼无奈强吃一片就苦得五官纠结。谁谓荼苦?其甘如荠,苦中的乐趣,小孩子总是领略不到的,要享受这种滋味,需要岁月的历练。

苦与寒、与艰、与酸辛,都是难兄难弟,并常常伴“士”而来。寒士,想必都是瘦的,清苦的,穿一袭洗得泛白的青布长衫,或者还落拓地打着几个补丁,他们面黄肌瘦,神情却清朗,心气也高得很,凿壁偷光囊萤夜读,手里始终不离书卷,就盼着有一天能寒酸尽褪出人头地。赶考的穷秀才,风一程雨一程,山一程水一程,艰辛往赴京师,架不住身子骨寒薄,途中,说不定在哪个客栈就会病倒,如果时运好,碰到哪家经商的客人或者上香的小姐,给了救助,大概就苦尽甘来,春风得意地帽插宫花去赴琼林宴。提醒这样的书生,切记当初苦,且记寻找恩人感谢回报,果能如此,结局自然皆大欢喜,若陈世美那样,我们就统统把他杀死在各种版本的戏文里。

家里的老人常说一句话,“吃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最近在看《难渡北归》,我对当代史了解不多,通过这部巨著才知道,梁思成、傅斯年、陈寅恪那些大师,他们吃过多少苦,日本的弹片尝过,内战的硝烟尝过,老鼠肉吃过,饥忍过饿挨过,耐住了重重苦寒重重困难,在那个特殊的时期拼命地研究学问,拼命地培养治学的种子。他们也都是寒士,在苦海里摸爬滚打的苦寒之士,千秋万岁名的背后,君且记,记住那些我们未曾尝过的酸苦辛辣。

尝过种种的苦,读过或者听过种种的苦,生活哪怕只是一杯白开水,我们也能从中品出香甘了,不用吃糠咽草地回忆苦楚,我们也珍惜今天的生活了。我们开始能从一杯苦茶里喝出甘美来。最初喝茶的时候,总嫌苦,叶子不敢多放,一点一点地尝出其中的甘洌,茶叶就在水杯里占半壁江山了。习惯于喝浓茶的,不会是孩子,也很少会是青年,他们应该吃过生活的苦,那些曾经的苦,在岁月的风里酿出酒一样的陈香,溶解在杯水里,每饮一口,总是笑对。也于一笑之中,曾经的怨怼、曾经的艰辛、曾经的破碎支离,都于茶的热气里消散和圆满,远远的,有人持利刃来,他举茶相迎:亲爱的,来,咱们喝杯浓茶吧。

秦桑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宿州文明二十条(公益广告)
  • 粽叶飘香迎端午 幸福和谐邻里情
  • 扶贫西瓜产销旺
  • 多彩非遗 传承文化
  • (公益)图说我们的价值观:自由
  • 扶贫工厂助脱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