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河上苇青青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6-12 09:16    作者:

一个村庄有了河,就像原本就俊俏的村姑,白皙的脖颈上围了条明亮的纱巾,增色不少。不仅这样,村庄的气质似乎因此也温润了许多,村里人说的话,也像在水里洗过一样,干净,爽快,即便是大声大气说话,让人听起来也不那么刺耳。

一条河有了芦苇,也会秀气不少。如河柔顺的长发,青青的倒影飘摇在水面上。挤挤攘攘地簇在一起,风吹过,叶子与叶子摩挲,沙沙沙,像是在说着隐秘的却又掩饰不住的悄悄话。

比起岸边的树来,芦苇与河水的关系,要亲密得多。杨树们一门心思往天空伸展,对河水似乎不屑一顾。垂柳们要谦逊得多,低着头,在风的鼓动下,与水嬉戏,划出一道道波纹。芦苇呢,则直接与河拥抱在一起,成为河流的一部分。芦苇染绿了河,河滋润了芦苇。

我还是河边那个喜欢赤着上身的孩子时,夏日里,在河里玩够了水,就坐在垂柳下的阴凉地里,听树上的蝉“知了知了”地叫,看小鱼时不时跃出水面,银亮的鳞光闪一下,重又落入水里,只留下涟漪,一圈圈荡漾开来。有时,我会到水里,折下芦苇最上面的一截来,做成苇笛,鼓着腮帮,呜啊呜啊地吹。

鸟们常在芦苇上驻足,麻雀、翠鸟,都常见。翠鸟站立的姿势,要比麻雀优雅多了。也比麻雀漂亮多了,宝石蓝的羽毛,像是芦苇上突然开出的一朵花。风来,翠鸟就荡秋千。我在树下看它,它不看我,只看水面。有时,箭一般射下,冲到水面,重又落到芦苇上,嘴上却多了一条小鱼。

芦苇丛下,是水鸡和野鸭的领地。我坐着不动时,它们在我面前游来游去,但我稍微一活动,立刻就扑棱棱划过水面,一下子扎到芦苇丛里,好久后才肯探头探脑地出来。芦苇,给了它们最好的庇护。

在月光下,芦苇也是另一种屏障。河的上游,是村庄女人们的浴场。芦苇遮挡着她们。欢笑声不时抛洒出来。河下游是男人们,如果有因此动了歪心的人悄悄溯水而上,还没等靠近,就有女人们的骂声掷过来,只好讪讪地溜回来。

到了秋天,芦苇黄了,就会被收割去。洁白的杆儿,编成席子,铺在床上,与人们开始另一种相伴。我睡在芦苇席上时,总是恍惚地以为,自己是浮在清凉的水面上。

如今,老家的河,瘦了,沙滩没了,浣衣的村姑和戏水的孩童不见了,只有鸭子们,依然呱呱呱地游着,芦苇们,依然安安静静地绿着。

每次回到故乡,我都到河边走一走,在垂柳下,与芦苇长久地对视。当我陷入这种凝滞的对视时,世界悄然隐退,我的童年倒映在水中,那一刻,我依然是那个无忧无虑,偶尔会托着腮憧憬未来的孩子。

雷鸣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扶贫工厂助脱贫
  • (公益)图说我们的价值观:自由
  • 宿城新汴河景区“远航”节点主体工程完工
  • 2018年高考拉开帷幕
  • 中国向上百姓福(公益广告)
  • 特色农业助脱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