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白发三寸长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4-03 11:09    作者:

早几年,就看到我姐常常揪白发,趴在镜子跟前,手里拿个眉毛夹子,一根一根拔那些刚刚发芽的白头发,恨恨地丢在垃圾桶里,今年,她已经不拔了,鬓角都快拔秃了,几乎要露出头皮来,认老吧,白头发总比没头发好。她要去染,我们都拦着不让,谁不知道染发剂用多了不好,白就白吧,四十出头的人,白了才正常。

可终是不服白的居多,一个个跑到理发店去,拿棕的黑的化学药剂把白发遮住,似乎年轻了几岁出来,连走路都轻盈着,可不过十天半月,贴着头皮那一层白,又雨后春笋尖儿一般齐齐地冒将出来,教你奈何不了。朋友看网上有卖口红样的染发魔棒,买了来,对着前额的刘海根部涂擦,别说,还真立竿见影,立即盖住了,可架不住抚摸,几番摆弄,就沾了一手黑,头皮上还是白霜丛生。假的,终究真不了。

看那小姑娘小伙子,尤其是理发店里工作的小青年,喜欢把黑发染白了,骑在摩托车上,白发长长地飘扬起来,很酷的样子,别说,这标新立异还真是有异常的美艳。青春怎么折腾都行,就像武侠小说里的白发魔女,她顶着一头如雪的白发,却那么迷人心魂,那是因为还有着青春的娇艳,面是粉的唇是红的,眼光是秋波般盈盈的,待皮松了脸皱了腰粗了,腿脚也迟缓了,你再顶一头白发试试?要不戏文里怎么说,刘备到孙权处相亲时,乔国老也教他把花白的胡子染黑了呢,孙尚香青春年少,如若不被看上,这白胡子老头说不定就有去无回了,君不见,甘露寺廊下的刀斧手,森森然埋伏了好大一片呢。

我自负一直头发还好,又密又黑,前年夏天还曾与那人不无骄傲地说,我梦见自己头发全白了,醒来对镜扒拉着找,竟没找出一根白的。可打脸的是,今年,白发已经历历在目了。沿鬓随手一拨,竟然就捉住几根,下面大段仍旧是黑的,新生出来的那一截,两三寸的白。许多的三寸白。拔还是不拔,正迟疑间,先生手起发脱,已经拽掉了许多,剩下额前两根,我忙吆喝,别动了,我要养着!养几根白发,作个见证。见证什么呢?怎的这一年我就齐整整地生出了恁多白发,且不提了。不提也罢。是头发,谁都要白的,迟早而已。岁月是霜,岁月是雪,谁的发须,都会被染白的。

十年前,纺织路新修,单位由市内搬到这条路上,我沿着人行道上新栽的小树苗,天天步行去上班。如今,那些小树都已经长成了,不能说华盖参天,一株株倒也早就密不透光浓阴相接了,树干都粗瓷碗口那么粗了。桓温北伐途中,看到昔年种植的一株柳,已经十围粗,已经老了,忍不住叹出八个字:“木犹如此,人何以堪!”那个英武勇猛的将军,抚着一株老柳悲伤不已,泫然下泪。

再盖世的英雄,也不得不在时光面前俯称臣,老之至,就上不得马了,就拉不满弓了。再绝色的佳人,也不得不在时光面前枯萎,你看看老去的陆小曼,牙齿几乎掉光,嘴唇瘪进去,稀疏的白发挽一个小得可怜的髻,眼神再无半点光华,那个惊艳的美女,让徐志摩神魂颠倒的民国美才女,她到哪里去了呢?

时光走,我也走,母亲镜中悲白发,恍惚还是昨天的事,一转眼就轮到我了。朝如青丝暮成雪,说着说着就老了。活着活着就老了。好在我不悲,只是感慨而已。老去的英雄,只要别再想着建功立业,醉里挑灯看的就不是剑,而是山水;迟暮的女人,只要不想着再用青丝系住玉骢,就可以静对沙漏,笑看白头。

秦桑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十里桃花醉游人
  • 砀山县百万亩梨花盛开
  • 光伏扶贫促贫困户稳定增收
  • 发展林业富农家
  • 开展春季攻势行动 打赢脱贫摘帽攻坚战
  • 春分到 杏花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