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雪挟裹着慈悲和善意(组章)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2-06 10:41    作者:

落脚无声,轻弹玻璃窗。试图用冷静拂去,经年的沉疴、乍起的新愁。

一群雪,正以空寂的梵音,萦回无字的绝响。韵律舒缓,所有的沧桑和不堪正被洗濯、被感化、被超度。

独立于一场雪之外。在仅可以盛放自己的陋室,手臂和心脏随雪起伏。看身体之外,松绑了的拘束多么闲适。由来的狂飙,遭到劝慰和按捺。雪,试图以温良与谦和,消解累积的感伤和悲苦。寒意,自指头传递;而和煦,进入心腑。

目光清冽,风骨向暖。伫立窗前,目睹雪事的真切。无罪的身世,不可亵玩。等待被覆盖和掩蔽,揽作越冬的布衾和羞恼的挡物,升温我一生的冰凉和邪祟。

暮色终于苍莽。晚钟迤逦而来。低首吟哦的诗歌不停地融化,碎散在雪的竖行中。雪,不动声色地碰撞着腰身,像是点化我的冥顽。多想,着一身胜雪的白衣,穿入漫天的飘舞,让不羁的思想跨上,那些附着了善意和悲悯的两翼,溯回广寒之宫,砌雪重塑……

双唇干裂。需要雪献身后的润泽。攥紧一片雪花,互相索取体温--这纯粹的精魂,并且替我,赎去前世今生的罪罚。始终怀抱,对雪的感念和膜拜,让时光缓缓,让身心淡淡。

最后一片雪,在扑地的瞬间,向我飘送,意味深长的眼神。我不安与急切的内心,充满轻盈和冷暖。蓦然,脚下的一枝雪柳,喊出了悲喜,仿若午夜梦回的惊悸,又似冰粒透明的谒语。

须晴日。天地寂寥。红妆素裹里,我沐浴雪霁后的辉芒,把原欲收敛于腋下,用积雪补充水分。东风悠长。雪呈递祥瑞,我正襟危坐……

雪,俯仰之白

雪再飘。花开惨白,如祭品,落入唇语。遥寄一场情事,风将息的日子,落体更自由,力衰的心事纷乱如麻。强行于天地之间,牵扯出一段或悲或喜的佳话,让霄壤无痕。

我与雪之间,横亘一条封冻的季节河。一片雪,终于喂熟了我积年的暗疾。它是要痊愈,还是彻底就范?通天的碎锦,如我的骨骼,点点下坠,要我及早归于尘埃。

肉身需要布施和点化。飘飞的轻,似是一记记重锤,击打我体内沉积的误读,唤醒一个时辰的清醒和自知。

我可否,高悬于雪松之颠,以仰慕之白,让自身纯粹并且高华。还要妄图,与之珠联璧合,天地浑然。

静物被打散清修。雪团团坐坐,安静而热闹,拥着无限的未来。尘世的锣声,发令岁月起跑的暗号。

雪,将旧之际,抽空了四周的氧气,也加重了我的眩晕。雪野仍在,移去一些喧阗,就看到了雪的真切。

爆竹自燃之时,裂肺的宣扬以及短命的惊呼,只令空洞的雪填满喜气。霜雪之下,惺忪的枝叶,针灸我急速的脉跳,刺探着有关春天的真伪。那透白的白中,不容分说,占据我守望的头顶,成为我由内向外初始的颜色。

雪焚烧。灰烬和残躯瞬变成水。我存在着,静止于窗前,生的消息断断续续。用手点破虚空,对搔首弄姿的雪飞指手画脚。袖口清风,吹气如兰。雪线与视线交相,看大寒身前一色的广漠,放逐自己终生的洁白。

是时。子夜。我会叫醒冬眠的土地,要它再度盛开。栖身一窝眼波,怀念一只右手的温软。可以容许接近燃点的手指布满水分,让雪花落出短暂的宿命。用残留的发丝,取来一截暖意和篝火,烘焙蛰居于体内半个世纪的风湿。

远方,我该如何迎纳自己,趁雪。近处,隆隆的列车,已经开向繁花。钢铁撕痛松软之后,是两行水的哀鸣和欢欣。脚下的大地,呐喊沉冤和奔腾。一群鸟惊飞间,弹鼓羸弱的呻吟。蜷缩在桃花庵,手握被风撕烂的经书,我念念有词。

窗外已经嫣然。你正露出一半笑脸。

李春雷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剪纸艺术进社区
  • 春联送给农民工
  • 2018年春运第一天
  • 农机手“充电”忙
  • “铲雪除冰”成宿州最亮丽风景
  • 铲冰除雪 方便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