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想起宿州狗肉香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1-23 09:19    作者:

寒冷的冬天里,羊肉、还有狗肉,无疑是增加热量,强身健体最好的食物了。当然,或许有些人吃羊肉而不吃狗肉,有些人吃狗肉而不吃羊肉,有些人羊肉狗肉都不吃。我却不然,喜欢吃羊肉,更喜欢吃狗肉。移居合肥后,周边的环境逐渐熟悉了。几家羊肉馆虽然都挂着萧县羊肉馆的招牌,味道却是差了不少。狗肉只能想想了,根本没得狗肉卖。

这,令我格外地思念起宿州那吃起来倍儿香的狗肉了。

每年,入了深秋,宿州街头巷尾的狗肉摊子,一下子就多了起来。最令我难忘的,是城隍庙市场前的那个狗肉摊子。它就在仿古门楼前的路口处。摊主是个大块头,很魁梧。虽说做的是屠命的买卖(狗命也是命呀),神情却从容淡定,脸上总是很和善地笑。他端坐在那里,大马金刀的,使人想到了后来被刘邦封了侯爷的樊哙,气势怕也不过如此了。他身前的那口锅,大且深,盛的狗肉多,就算是樊哙,怕是一个人也搬不动。锅里的狗肉,油亮油亮的,冒着阵阵热气儿,热气儿裹挟着狗肉的香味儿,冒得特别欢实,远远地,都能闻得着……。他卖狗肉,不用刀。宿州城街头巷尾其他卖狗肉的,也都不用刀,不管你是要大块的还是小块的,摊主都是用手撕开来上秤称。人们买得狗肉,回到家后,也以手撕之,依各人喜好,或撕成条条,或撕成丝丝,再撒上些花椒。吃的时候,连同花椒一起吃,味道极好!

出城向东,约十里,有一路边店,门脸不大,招牌也不甚醒目,但店里的酱牛肉,卤兔肉,清炖羊腿与卤狗肉,味道甚佳。尤其那家店自卤的狗肉,堪称一绝,在宿城及周边的吃货群里,声誉很高。我在宿州的那些日子里,一旦入了秋冬,三朋四友,轮流坐庄,时常会去那家店。那几款菜是一定要点的。尤其是狗肉,每次去之前,都要先电话确认其有无,如果没有狗肉,多是会改期的。去了,待到狗肉端上桌时,瞧着撕成丝丝条条的狗肉,上面撒着许多的花椒,肚里似乎都要伸出无数只小手来了……。每次,我们都要求店家最后才能上狗肉,否则,狗肉一入口,其它的东西就寡然无味了。记得有一次,受朋友委托,接待一位来自某大都市的女性客人,考虑到人家是见过大阵仗的,宿州城里最好的饭店,怕是也难得入人家的法眼。于是,索性就安排在那家路边店,就吃那几款菜,尤其必须要上狗肉!陪客的朋友们有些担心,女人大多是不吃狗肉的呀。结果证明,我的安排是极其正确的。那位女客人瞧着那撕成一条条一丝丝的狗肉,看着我们就着洒在上面的花椒吃的那个香劲儿,忍不住食指大动,吃了第一口后,就刹不住车了,到了最后,极不淑女地揉着肚子,瞧着我们说,真不好意思,太好吃了,吃的有点儿撑了!

宿州人这种撕着狗肉吃的法子,据说,与樊哙有关。当年,向北,二百里地外的沛县,樊哙还在以屠狗为生。《史记》中记载:“舞阳侯樊哙者,沛人也。以屠狗为事”。刘邦那时已当上了亭长,相当于现在的乡镇长或街道办主任。刘邦喜欢吃狗肉,常去樊哙那里蹭狗肉吃。开始时,难免有些讪讪的。后来,刘邦不再扭捏,身上的痞气就暴露无遗了,吃了白吃,很有理的样子。樊哙抹不下脸索要(估计也不大敢追着要账,民不与官斗嘛),只好躲着他,跑到河对面去卖狗肉了。刘邦找不着樊哙,很长时间吃不到狗肉,馋得不得了。听人说樊哙在河对面卖狗肉,就要过河去吃狗肉。摆渡的船家知道,刘邦必定白坐船不给钱,就拒绝他上船。巧了,遇到一只来献殷勤的大乌龟,刘邦就爬到了龟背上,过了河。从那开始,那只龟就专用于他过河。樊哙好不容易躲开了白吃的刘邦,怎么又跑来了呢?一打听,知道是那只龟驮着刘邦过的河,顿时,樊哙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挥刀宰了那只龟,扔进锅里,和狗肉一起炖了。没想到,那锅狗肉特别好吃(一道名菜“龟汁狗肉”,就那样诞生了)。当刘邦又到了河边,却怎么也等不来那只龟了。他四下一问,知道被樊哙给宰了,气得没收了樊哙的刀,不许他再用刀,以示惩罚。樊哙不敢违背刘邦的话,别人再来买狗肉时,他只好用手撕开狗肉称了卖。想不到的是,用手撕的狗肉,竟然更好吃了。此法子,传了开去,也传到了宿州,袭用至今。

这里,有些是传说,当不得真的。不过,狗肉撕着卖,说明那狗肉炖得火候恰当,既烂烀又没有烂成一锅肉酱;也说明狗肉只有炖到了那样火候,香味才能全部释出;还说明手撕避免了刀切破坏狗肉的纹络,有嚼头,更香了。

狗肉非常香,真的是好吃。“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那种香,没吃过的人是无法想象的。想想吧,李鸿章那样的大佬,逮着了机会,都会不顾体面地大吃了一通。狗肉的香,可见一斑了。1897年,李鸿章访英,曾与他并肩作战的戈登将军感念昔日的情谊,把自己的爱犬赠送给他。数日后,李鸿章回函谢曰:谢谢你送给我的狗,味道甚美,我吃了不少。此事当时轰动英伦,引为笑谈。

李鸿章是合肥人,人称“李合肥”。他是吃了狗肉的,说明合肥这边的人也应该是吃狗肉的。然而,今日的合肥街巷里,却寻不到狗肉了。我实实在在地寻过,寻到了好几家萧县的羊肉馆,也寻到了符离集烧鸡店,甚至还寻到了冠名“符离集”的饭店,就是没有狗肉店,更不要说宿州那种手撕出来的狗肉了。

看来,宿州狗肉那诱人的香味,只能在我的记忆里游荡了……

耿志国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传授技能促脱贫
  • 2017年度“最美宿州人”受表彰
  • 宿州市汴北污水处理厂冬季施工忙
  • 宿州市新汴河景区再添新看点
  • 高新区人才大市场招聘会火爆开场
  • 特色种植让农民“冬闲”变“冬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