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雪映柿更红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1-23 09:19    作者:

办公室前,栽有一排柿子树。秋末,柿子成熟的时候,大部分柿树上的柿子,就被采摘了。本想全部采摘干净的,忽然有人说:“留两树吧,留两树柿子当作风景看。”

极好的建议,于是就被采纳了。

被留下的两棵柿子树,就在我的办公室前,我临窗而立,举首,即能看到那两树柿子。一天天地看着,看着它,进入初冬,满树的叶片,如枯蝶般纷然凋零;看着柿树上的柿子,色彩在一日日地发生着变化,由黄色,变为红黄色,进而再变为完全的红色。紫黑的枝干,倔强而生硬;通红的柿子,鲜明而亮丽。对比着,让人油然生出几分欢愉,觉得,那满树的柿子,璀璨的竟是十分的温暖。

初冬里,万木凋零,天空高远出一派凄凉。唯有那两株柿树,高举着满树的柿子,如火焰般,轰轰地燃烧着,灼灼刺人眼目。

乡下人言:“留几个柿子看树。”其实,那几个柿子是留给鸟儿的。据说,留下的柿子,会吸引鸟儿前来啄食,鸟儿在啄食柿子的同时,也就顺便把柿树上的害虫吃食了。这样,就保护了柿树,明年,柿树上就能结出更为丰满的果实。乡下人的智慧,是朴素的,他们知道,世事都应留有余地。果然如此,柿叶落尽了的时候,柿树上就飞来了许多鸟儿,多的是麻雀,唧唧喳喳地叫着,一树喧闹。可那时候,树上的柿子,还没有变软,硬硬的柿子,被麻雀啄来啄去,尖尖的嘴巴,至多在柿子上留下几个窝点。喧闹一阵,就轰然离去了。第二天,这些麻雀们还是会来,同样是啄食一阵,然后失望地离去。两树柿子,成为了麻雀永远的期待。

冬日渐深,那一天,忽然下起了大雪。雪花一片片地落下来,落到柿树上,滑着红红的柿子,飘散在地上。纷然的雪的飘落中,看那两树柿子,竟如雾中的霓虹,满是迷离之象。禁不住,让人生发一份深远的怀想。那一日,柿树上似乎没有鸟儿,或许,那些鸟儿也被雪落中,柿树迷离的景象呆住了,像人一样,只是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痴痴地,内心里,定然还揣着一份迫切的期待。

雪整整落了一夜。第二天,天气骤然放晴,白雪皑皑,铺满大地;天空,是一种深蓝的晴朗,一如心情的清爽。柿树的枝条上,缀满了雪,唯有那一颗颗的柿子,依然干净明亮着,只是色彩有了些微的变化。或许是因了雪的滋润,柿子的色彩竟然透出一份嫣红,湿润润的,像是要流淌的样子。我知道,柿子已经彻底变软了,成了乡下人所说的“烘柿子”。这样的柿子,最是甜润,是一种醉人的濡甜。食用时,剥下柿皮,放在口边,轻轻一吸,整个柿子就吸进口中了,只剩下一个小小的柿蒂。隔窗而望,清冷的太阳的橘黄的光,照在雪地上,照在柿树上,映衬返照之下,那些柿子,就显得格外的红艳,流光溢彩的,一树明丽。

那一刻,我相信,鸟儿们也是有灵性的。仿佛是得到了一种神性的召唤,众多的鸟儿飞来了。麻雀少了,多的是一些奇异的鸟儿:斑鸠、白头翁……更多的则叫不出名字。有一种体型极小,毛色纯黄的鸟儿,在树上跳来跳去,滴流滴流地叫个不停。它似乎很少啄食,只是为了欢快而鸣叫。那一日,雪中的柿树,一派热烈,一派灿烂。

久久地看着,近乎痴迷,心生感动。我在想:明年还要留几树柿子,留下一份余地,留下一份美丽,也留下一份大自然的和谐。

路来森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传授技能促脱贫
  • 2017年度“最美宿州人”受表彰
  • 宿州市汴北污水处理厂冬季施工忙
  • 宿州市新汴河景区再添新看点
  • 高新区人才大市场招聘会火爆开场
  • 特色种植让农民“冬闲”变“冬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