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梦里一声拉魂腔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10-10 10:27    作者:

刚下放农村的那一年,我曾被庄里的一条大黑狗惊了一下。看我愣怔着站在那里,就有好心的大娘赶过来拉着我的手,悠着嗓子喊着:“孩子,别怕啊”!那声音柔和而婉转,凄清又绵长。说来也奇怪,我的心一下子好像就安宁了。有乡亲告诉我,“这个腔是给你拉魂呢。老人这一喊,你的魂算是回来了”。我的魂回不回来不知道,但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心里真的轻灵了很多。

后来我到了大队的文艺宣传队,终于领略到了一种叫泗州戏的拉魂腔。两根丝弦合成的土琵琶加上二胡和梆子,就是这泗州戏的全部伴奏了。女演员是城里下放的,唱起泗州戏来,尤其是唱那哭调,凄凉而深情,悠远而亮丽,真可谓是绕梁三日,余音不绝。宣传队串东村走北乡,后面跟着赶场听戏的老少爷们,好像他们的魂真的被拉走了。那时候我给宣传队写泗州戏,天天听着拉魂腔,不知不觉地身心被浸润了不少的柔情。多少年后我才知道,泗州戏拉魂腔的真正故里就在宿州的泗县。

深秋,我到泗县去,一下子就走进了拉魂腔的历史。我惊讶地知道,泗州戏和黄梅戏、庐剧、徽剧并列为安徽的四大戏种。它流行于淮河两岸,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在整个黄淮地区,在泗县,随便找一个人,都能给你来一段拉魂腔。和它同源的江苏的柳琴戏、鲁南的淮海戏现在被称为北派,而拉魂腔却自成一体,被称为南派,那普及的程度,那老百姓喜欢的程度,决不亚于任何地方的剧种。它曾经有过相当辉煌的历史。二十年代的老艺人徐步俊、马兰玉唱响全国,名震一时;抗战时期的小戏《井台会》、《樊大娘送子参军》等风靡解放区;著名旦角李宝琴与肖桂霞合演的《拾棉花》1952年获全国首届民间戏剧调演一等奖,李宝琴也因此与严凤英、丁玉兰并列为安徽戏剧三枝花。今天的泗州戏更是人才辈出。我在泗县听泗州戏新秀杨艳菊唱《懒大嫂赶会》、胡阿梅唱《走娘家》、尤其是李琳唱《貂禅拜月》,那真个是婉约与豪放并蓄,甜美与柔情共存。使人感到泗州戏后继有人。

泗州是个古城,民国元年才废州为县。凤阳府志称它为“东南大都会也”。黄河和淮河的水滋润着这里的土地,养成了这里淳朴而善良的民风。它是楚汉古战场,至今还留有当年西楚霸王项羽率十万大军一人一兜土所筑成的霸王城。它历尽千年沧桑,目睹了人间世事的百度轮回。从泗县往西二十多里,就是霸王别姬的垓下旧地。虞姬墓坟草依然青青,日夜呜咽着当年那凄美的千古绝唱。我在想,项羽和虞姬是宿迁人,都属于淮北地区。当霸王吟叹完“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时候,虞姬那首“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一定是用拉魂腔喊出来的。美人绝地的泗州拉魂一定更加凄厉婉转,动人心魄,从而在那余音缭绕里最终结束了楚汉战争。

作为一名上海下放知青,我是真的喜欢泗州戏。曾经读鲁迅的诗:“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换大王旗”。觉得那是先生在梦里真实地感受到了母亲的眼泪。这种眼泪是无声的拉魂。我自己也是多少次在梦里依稀听见天涯边母亲对我的呼唤,醒过来热泪盈枕。也真个是梦里一声拉魂腔啊。

今天的泗州戏依然是拉魂腔的别称,却少了凄凉,多了甜美;少了悲切,多了欢快;少了压抑,多了豪放。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永远鲜活在它的旋律中,人世间的酸甜苦辣也永远洋溢在它的拉魂之中。

许桂林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砀山:酥梨丰收引来“自采客”
  • 宝马良驹梨都巡游
  • 拂晓公益广告·文明礼让 畅行天下
  • 拂晓公益广告·倡导绿色出行 提倡文明旅行
  • 拂晓公益广告·珍爱世界遗产 共创文明旅游
  • 拂晓公益广告·提升旅游文明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