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故乡是一种辽阔的心情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9-26 10:27    作者:

一个在异乡的人,总是在不经意间就能邂逅故乡。譬如说一个黄昏,他途经一个陌生的村庄,望见炊烟袅袅升起,他心中升腾起来的,不会是“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的悲凉,而是一种望见故土的温暖。这种温暖,让他对眼前的村庄感觉无比亲切熟稔起来。似乎他从小就在这个村子里长大,似乎他抬腿朝着炊烟走去,就能找到炊烟下正在灶前忙碌的自己的母亲。

对一个从村庄走出来的人来说,炊烟是故乡的代名词。或者说是故乡的一个标签。有时候,更像是一把钥匙,因为无论他走在天南海北的哪一个地方,眼前的炊烟都能瞬间开启他通往心中故乡的一道门,让故土那些久远的人和事从遥远的地方呼啸着赶来,抚慰和润泽他一颗飘在异乡,无着无落而又疲惫焦虑的心。

就像史铁生说的:“人的故乡,并不止于一块特定的土地,而是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这心情一经唤起,就是你已经回到了故乡。”

有着浓烈乡愁的人,这种心情常常无端地被唤起。遇见旧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此时的老乡,就是故乡。因为老乡曾和自己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踩在同一片土地上,喝着同一条河里的水,讲着同一种口音,认识同一些人。老乡是一张隐秘的芯片,能让人从中源源不断地读取故乡旧日熟悉的信息。

我老家的村子里,有位老人年轻时离开村子在外面闯荡,如今在东北的一个城市定居,因年老体衰,不能回乡去看看。有一天,他的儿子不知从哪里找到了我的手机号,恳切地请我用家乡的方言陪他父亲说说话。记得我刚用一句方言问候他父亲时,老人在那面哽咽了,说,这地地道道的老土话,就是咱老家的味道啊。在这久违的口音中,我们一起重温了心中的故乡。

一首老歌,也可以瞬间把人带回故乡。那次去美国,我行走在熙熙攘攘的唐人街上,突然听到旁边商铺里播放的一曲郭兰英的《我的祖国》,“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小时村庄的大喇叭上经常播放这首歌曲,刹那间,周围的喧嚣仿佛一下子安静下来,我好像一下子回到童年,全世界都好像跟着我,一起回到了我的童年。

一个人为什么总是怀念故乡?其实是他在怀念童年的那个自己。童年始终是一棵树,郁郁葱葱地生长在故乡的似水流年里,不肯老去。即使白云苍狗,现实中的村庄已经物不是,人已非,但在他心中的故乡里,他永远都是那个在一柱炊烟下依偎着父母,对人生、对世界都充满希望的孩子。

曹春雷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收获秋粮
  • 砀山酥梨喜获丰收
  • 军民共建双拥城
  • 砀山县秋桃成熟上市
  • 塞罕坝公益广告(10)
  • 葡萄串起致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