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时代情境下的乡土焦灼

——读苗秀侠长篇小说《皖北大地》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9-12 11:00    作者:

人对土地的依靠从本能到理性,从自发到自觉。猱猿一样采摘,“断竹续竹,逐土飞肉”的狩猎,都是遵依了生存本能的自发行为。当采摘和狩猎不能满足生存繁衍需要,春种秋收就开始了,这是人类对土地的初步思索,也是生存自觉的萌芽。此后,历经各种社会制度和社会形态,向土地要生存的探索生生不已。

今天,土地问题依然令人焦灼。土地是生命之本,但乡村贫穷城市繁荣的现实,使大批农民从生命之本溃逃。乡村的贫瘠滋生复杂又尖锐的矛盾。土地还能做什么?土地和人的出路在哪?作家苗秀侠小说《皖北大地》开始了她的探寻。

农瓦房:热爱土地的他,有着精神无处安放的流落与茫然

小说《皖北大地》里的农民农瓦房对土地有摆不脱的宿命。他出生在庄稼地里。如果说这是偶然,那么他六七岁时不喜欢读书,只愿意跟着父亲去菜园,并且栽葱点蒜无师自通,就有了先天赋予的味道。他十四岁时,使牲口打场、犁地,扬场的手艺远远超过父亲。他刨出的红芋垄,笔直如线。他栽出的红芋芽,列队如兵。以至比他年纪大的农民都聚在他身边,跟他学怎样做农活。

当然,行行出状元,要说农瓦房因为爱种地,所以庄稼活出类拔萃,本来也说得通。但农瓦房爱种地,不局限在物质追求,他把种好地,当成一生全部的爱好和所有的追求,这才是他精神上的也是最本质的宿命。连农瓦房父亲都认为:真跟土坷拉打一辈子交道,受穷遭罪。农瓦房却“脖子一梗”地认为:“我不信种地就是遭罪!”在时隔多年,重逢了久违的土地后,农瓦房“伸出双手,朝土里一插,挖起一捧土来,鼻子和嘴巴整个凑了上去,像是要把那捧土吃掉,眼睛仍旧闭着,之后,两行清亮的眼泪,从农瓦房的眼窝子里蹿了出来。整个人朝麦地一趴,呜的一声,挨鞭子的牛似的,哭了起来。”农瓦房从肉体到精神,对土地有着超常的爱。按理说,土地也应该对他有非凡的回报。但实际上,土地给他的是一份历尽磨难的苦恋。

农瓦房爱上了邻庄的彩芹。为了给彩芹家盖上楼、挣够两万块钱彩礼,农瓦房“开始朝土地要金要银要媳妇”。不光种小麦大豆玉米,还种桔梗烟叶等经济作物。这样拼了两年,没攒够彩礼钱,十七岁的彩芹却说好了婆家。对象是在城里“种”工程的农民农三虎。

种粮食的农瓦房在和“种”工程的农三虎竞争媳妇中落败了。这种冲突不仅仅是两个人的,农三虎的胜利和农瓦房的失败,揭示了社会大变革下乡村的失重。

农瓦房无奈离开土地,带着彩芹私奔到海南岛。从此这个最质朴农民,开始了无处安身的流落。当彩芹被农三虎抓回,农瓦房有家难回,一个人四处流浪。他在深城建筑工地打工,包工头欠薪跑路;在淮城蔬菜大棚种地,再遭遇大棚承包人玩失踪;他还被人诱骗,干起算命贴花这样坑蒙拐骗的事。离开土地,种地“天才”农瓦房什么也不是。多年的流浪生涯,他除了对乡土无时不在的眷恋,脸上还清清朗朗写满了“惊慌失措”。

几年后,农瓦房结束漂泊无着的生活,回到家乡农瓦房村。当身体重新有了归依,农瓦房重新焕发了对土地的极大热情,在家乡父老和乡镇政府的支持下,他集约了1000亩土地,完成了从种粮个体户变成种粮大户的华丽转身。然而他规模种植“黑小麦”丰收在望时,一把人为的大火使他颗粒无收。若非农民企业家安玉枫出手相救,农瓦房很难在灭顶之灾中挺过来。此后,农瓦房的小麦再遇火灾,因为发现及时,才免受更大的损失。

农民农瓦房二次回归土地,两次遭遇人为的火灾表明,土地矛盾或者说土地危机深刻而复杂。“能人”回到土地容易,要让“能人”不受干扰地发挥带动作用,需要解决的问题还很多。不解决这些矛盾,“能人”的能量也会在内耗中化解殆尽。

安玉枫:盗火者和蹈火者,土地的“普罗米修斯”……

如果说农瓦房与土地有着共命的宿命,安玉枫则不同。安玉枫早已离开土地,他在商场游刃有余,意气风发。他回归土地,接受土地的磨难,有着“殉道”的悲壮。他自己也明白,只要和农业摽上劲,就必然承担其中的风险。

安玉枫是安刘河镇外出谋生的农民。他在上海从事农副产品批发,挣下了五十万元钱。家乡邀请他投资建灯泡厂,结果这个投资陷阱让他五十万元资金打了水漂。“后来得知,与他合作的,是副镇长的小孩舅,根本没有钱,只是用办灯光厂套取国家资金。资金到手了,好处得到了,却不往灯光厂注资。”安玉枫挣下的人生第一桶金在家乡血本无归,“悲愤地离开家乡,发誓再不回来”。他在宁城从头打拼,成立了腾飞物流公司,生意再次做得顺风顺水。

这时,安大营村老书记希望安玉枫回来,为改变家乡面貌出把力。安玉枫听了老书记的话,带领村民搞反季节大棚菜种植。安玉枫以农民土地入股种植大棚蔬菜。建造大棚的钢结构等材料拉到场地,个别农民在别有用心人的煽动下却不愿意和安玉枫签订合同了。最终,安玉枫一再满足苛刻的条件,签订了租赁土地合同。大棚建好了,蔬菜丰收了,农民见效益了,这让安玉枫松了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完全松下来,大棚莫名其妙地被淹毁了。调查结果,这是明显的人为破坏。数百万资产付于流水,安玉枫知道,自己再次倾家荡产了。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埇桥:非遗曲艺进社区
  • 塞罕坝公益广告(08)
  • 鲜花献恩师
  • 塞罕坝公益广告(07)
  • 埇桥:扶贫工厂助脱贫
  • 塞罕坝公益广告(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