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与草的战争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8-18 16:18    作者:

曹春雷

一个乡村人,如果执着于“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且不想抽身脱离的话,那么他注定要同草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这是从祖辈延续下来的。父辈传承给他的,是一把锄头——对付草的武器。

这是一场侵入与反侵入的战争。草是侵入者,而农人是捍卫者。但是,如果追溯起来,这片土地最早的原住民,是草,人不过是后来者,建立这个村庄的祖先们拖家带口,流浪至此,疲惫不堪,看到此处有山有水,草木茂盛,便在这里落下脚来,盖起草房,从草的领地里,开垦出一片庄稼地,从此繁衍生息。

以前的年代里,一个乡下孩子开始拿得动锄头的时候,与草的战争便开始了。父亲和母亲会在一个清晨扛起锄头,披了晨光,带他去田地,教他怎样在庄稼之中准确无误地除掉杂草。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使用好锄头的。因为稍有不慎,就会连庄稼也一起锄掉。

就像拿枪,锄草也有正确的姿势。左腿弓,右腿蹬,往前一步后,再改成右腿弓,左腿蹬。每迈一步,就要换一回姿势。如果一个姿势用到底的话,反复挪步,会增加踩地面积,刚锄完的地又被踩结实了。锄草,也需要技术。

还需要耐心。一点一点,用锄头松一遍庄稼周围所有的土地,将那些杂草连根锄去,让它们曝光在阳光下,最终枯萎。“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日当午”之时,阳光炽热,能将草晒死。如果是在黄昏,锄下来的草,会借取晚上的露水,重又焕发生机。

对土地有耐心的人,往往就能赢得与草的一次战斗。反之,那些浮躁的人,只是见缝插针地锄上一下,那么他会发现,草会赢得反攻的胜利。过一段日子后,田地里芳草萋萋,都要比庄稼茂盛了,路过的人便会笑话:看啊,这家人真懒。

草也不总是与人为敌。长在田地之外的草,农人们割回家去,喂牛饲羊。或者牵着牛羊来,放牧。这时候,人会觉得草越茂盛越好。还有些草,是野菜,被人采回家去,入了口腹。这时候,人与草和谐相处。

但更多的时候,人与草战斗。除了用锄,还用火烧。秋末草枯萎,一把火烧掉,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第二年春天,依然勃勃如初。

后来,人们渐渐失去耐性,弃了锄头,用起了除草剂,“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土壤板结,农药残留。第二年春天,草依然繁茂。

只要还种庄稼,那么就会继续与草的战争。在很多人纷纷离开乡村、冷落田地的背景下,这是一种坚守。尽管,这样的坚守,有着深深的无力感。

一个与草战斗终生的人,最终会活成一棵草。埋没于众生之中,生也籍籍,去也无名。他们最终将自己的名字刻在了草叶上。风过草无痕,只有草记住了他们。

一个人最后会在土下安息,草会悄然出现在他的坟头上,在每一个清晨和黄昏的风中招摇,诉说着草下一个人平凡的过往。这是一个人与草最后的和解么?从此一抔黄土,相依相伴。是草在宣告胜利么?也许是吧。

也可能草不这么认为。一个走出村庄,早早脱离与草战斗的生活,且在后来声名显赫的人,草照样会高居于他的墓地之上,但它们并不因为在上而自傲,它们只是向过往的人宣示一种真理:一个人不管生前有名还是无名,最终,也高不过一棵草。

所以,人应如一棵草那样,昂扬而谦卑地活着。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丁曼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泗县:“扶贫车间”助力精准脱贫
  • 砀山:“电商+食用菌”成扶贫新产业
  • 暑期图书馆“读书热”
  • 萧县天狼救援队驰援九寨沟
  • 砀山县15万亩早熟梨产销两旺
  • 埇桥区颁发首张电子营业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