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立秋歇口气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8-11 17:34    作者:

唐玉霞

到了立秋,一场硬仗终于打完了,总会打完的。虽然并不是立刻海晏风清、国阜年丰。狼藉的大地,袅袅的硝烟,还有精疲力竭的人。青天朗朗的,再不趟着鬼一样往田里跑,坐在骨牌凳上,卷了草帽的一头扇风。一顶新草帽,插秧的时候买的,又是日晒又是雨淋,毛了边,褐了色,上面“人民公社好”五个红字也黯淡了,旧哄哄地像干了许久的血迹,是割稻的时候镰刀割了手,随手塌上去的,或者是闷着头突然鼻血往下蹿,顺手掀了草帽来,其实又不能堵又不能揩。

立秋到,贴秋膘,冬去春来身体好。这好办,此时瓜果丰收,有的吃;炎热的夏日倒了的胃口经过几日早早晚晚的好言语,此时也开了,能吃了,吃的下了;何况被一个苦夏消磨了身体内储存的能量,需要找补回来,秋藏的第一步是从人身体的储存开始的。贴秋膘最直接的是割肉,油汪汪红彤彤烧一碗大肉,贴什么都不如肉贴实惠。或者宰一只家里养的公鸡头子,公鸡养只把尽够了。只是那只芦花小母鸡这几天不晓得中了什么邪,半夜学公鸡嘹嗓子,母鸡司晨不是好事,早早杀了,剥一碗大果豆红烧。把七舅喊来喝几杯,上次在田里追肥,七舅说有个人家正好讲给大姐,七舅年底要给大姑娘办事,七舅一世没生儿子,两个姑娘,留了老实的大姑娘在家招亲。喊了箍桶匠来箍子孙桶,喊了木匠来打四柱四杆的架子床,因为是招亲,男子只穿一身裤褂进门的。不过这个时候就急着赶工,不晓得是不是小人做下了事情。家有黄金外有秤,家有姑娘外有论。乡下养个姑娘,说简单也不简单,有个风吹草动就是一生一世一大家的话把。七舅挑了黄豆到豆腐坊去打豆腐做干子压千张炸果子,没讲两句,扁担换了肩膀头赶紧要走,不如喊来听他讲讲是什么人家。

有人说贴秋膘,也有人说啃秋,啃秋比起贴秋膘豪放得多。立秋这一天务必要吃西瓜。点了西瓜的人家无论晴雨天,都要到西瓜地里去将能摘的瓜摘回家,一家人当然吃不掉,也不适宜吃独食,左右邻居乃至村子里的亲眷们,没有点瓜的人家都要送上一两只。说起点西瓜,实在是亏本的交易,虽然点下去不需要多花心思,但是一旦结了瓜事情就多了,因为怕人家偷,需要在瓜地边搭个棚子放张凉床挂个蚊帐看瓜。正是乡下大忙时节,多是干不动农活也不晓得做家务活的老爷爷来瓜棚看着,瓜地远,四下里黑咕隆咚,坟岗子里鬼火闪闪烁烁,夜里醒了心里也发虚,把秧把大的孙子带了做伴,小家伙阳气盛。夏日的夜里,满天繁星,小孙子早就睡得横叉竖棍,年纪大的人睡不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芭蕉扇子。瓜地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知道是人还是畜生,不管是人还是畜生,爷爷使劲地扑打几下扇子,弄出动静来,指望着把人或者畜生吓走。

到西瓜熟透了,早有垂涎欲滴的孩子不要招呼天天到瓜地里去摘两个回家抱着啃,半桩子,饭缸子,能吃得很。因为不会是家家点瓜,刚熟的瓜也是要送的。等西瓜满上市,一担瓜两百多斤,总要家里的男人忙里偷闲去挑,男人田里累得贼一样,现在来挑瓜,一边挑一边嘴巴里叽里咕噜地骂。

都说今年这瓜长得好,青皮红瓤,上的饼肥,真甜。要是挑到集市去,一准好卖。本地逢五赶集,四乡八邻都到杭祠去,但是露水集要赶早,等露水一散,集也就散了。夏天正是田里生活忙的时候,未吃西瓜就说要去赶集卖几担瓜,好歹挣两个,等立秋了,一趟也没去。好在也没有浪费掉,都进了大人小孩的肚子。七舅喝得醉醺醺,敞着小褂子,麻袋装了几只大西瓜扛着,七舅走得歪歪斜斜,西瓜在后背上滚来滚去,看着像随时要掉下田埂,七舅就是不要人送。也不是硬塞他酒,七舅没有酒量,一蓝边碗米酒就把脸涨成关公。

立秋有个习俗是摸秋,其实就是到人家瓜田里去摸瓜,平时算偷,立秋去,尽管捡大的圆的来。都说吃了摸秋的瓜,不打秋摆子,打摆子就是疟疾,这让偷瓜行为更加理直气壮。你不摘愿意帮忙的人多了去了,于是立秋这一日摘了能摘的,连半熟的也摘了堆墙角。一只西瓜对半剖,大人孩子一人抱半只连啃带挖,从红州吃到青州,青州吃到通州。啃完了西瓜皮扔到盐水坛里,浸透了早上吃粥做小菜。乌油油的西瓜籽吐到脸盆里,自有孩子用筲箕拎到塘里淘洗了,晒干,到冬天炒西瓜子吃。到了立秋,也攒了有小半筲箕了。

虽然说立秋分早晚,但是炎热的夏季并没有说走就走。尤其是中午,烈日当头,和夏天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田里的活可以避开这个时段去做,人就消停了许多。这个天正好晒秋。红豆绿豆黄豆晒干了好收起来,要储存的瓜果蔬菜,都要晒干了才存得住,所以家家户户门前一堆红辣椒,一堆绿黄瓜,一堆紫茄子,花花绿绿五彩缤纷。酱缸也晒得乌油油的,散发出浓郁的酱香,不是这天实在好,可以收起来。家里的奶奶坐在门里阴凉处,照看着簸箕里的芝麻,竹匾里的干豇豆,总有几只鸡一会儿蹭过去叼两口,也总有几只雀子来啄几下。

雀子是麻雀,喜鹊去搭桥去了。立秋和七夕连在一起,乡下倒没有许多说法,只是说这一日喜鹊去给牛郎织女搭桥去,所以见不到。到了晚上,家里的大姑娘说要去瓜地里或者豆架下,据说可以听到牛郎织女说悄悄话,拖着鼻涕的小兄弟要跟去,大姑娘无论如何不肯带,搞得大的跳小的叫,闹成一团,拗不过,大姑娘牵着不晓事的弟弟到瓜地里去,特意拐个弯绕到村口代销店里,买了两颗牛屎糖。那时候也没有水果糖,都是黑乎乎的古巴糖,乡下人觉得像牛屎的颜色,直接就叫牛屎糖。一个夏日过来,灰扑扑的柜子里牛屎糖早就烊了,粘在糖纸上。小兄弟并不嫌弃,怎么也剥不开,于是连糖纸一起放到嘴巴里嚼。嚼着糖拽着姐姐褂子来到西瓜地里,瓜摘了,地里横七竖八乱着瓜藤瓜叶,远远的地边上站着个人,黑黢黢也看不真切。这一晚,光屁股围着只肚兜的小兄弟被蚊子叮得一身红疙瘩,没有听到牛郎织女说话,只听到大姐跟隔壁村子里的大哥叽里咕噜,不时提起七舅七舅,小兄弟摸摸屁股。七舅前几天来家里喝酒,草绳子系了一摞运漕干子,是带来下酒的,小兄弟一人坐在地上闷闷吃了,运漕干子虽然不像黄池干子齁咸,吃多了也渴。小兄弟喝了几瓢水,晚上在床上开起了小火轮,讨了妈一顿打,巴掌全贴在屁股上。

可是孩子的嘴巴,不是两颗牛屎糖能粘住的,没有几天,事情就露馅了,又是一顿哭闹。再晚上大姐想出去那就不可能了,中元节到村头土地庙烧香,不许一个人去,说跟隔壁小姊妹一阵也不行。为着这个,小兄弟的屁股被大姐一巴掌又贴了五个红印子,这五个红印子真实在。好在立过秋了,不能光屁股了,小兄弟套了条裤子,没人看到他屁股上的五条手指印好些天才消掉。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丁曼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砀山县15万亩早熟梨产销两旺
  • 埇桥区颁发首张电子营业执照
  • 宿州大道花开景美
  • 高温下的坚守
  • 宿州城区小学招生工作全面启动
  • 暑期学子参与社会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