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由画及书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8-01 16:52    作者:

秦桑

夏天的树,真没有比国槐更好的了,翠绿,干净,满梢花朵细碎青黄,花叶色彩不甚分明,风摇,扑啦啦小蝶纷落,一只只弹跳着坠地,灰黑的柏油路面上,浅浅覆一层明黄,这样一幅画,我总想,当用水粉来表现。小妹画工笔,常坐在画板前,绣花一样勾勒线条,绣花一样描绘花瓣的丝纹色彩,要画这样一张槐花图,起码半个月。工笔太苦,太细致,细腻透到骨子里,人会太敏感,还是粗略一点好。

粗略一点,水粉就挺好,稀释了的绿色颜料,浓的深碧,淡的青黄,半透明,拿刷子来,涂涂抹抹,平笔,点彩,不满意处,再厚涂几下。水粉修改下来,比工笔容易得多,败笔上多糊一层色,成了浮雕,反而美具别样。当然,水粉画,懂得才能赏得,要距离适当,远了,一片朦胧,看不明白,近了,又如入云中。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观水粉如观云,距离是审美要素。去年夏天,白石山上,我端坐于悬崖,等山下那一朵白云飘上来,它被山风吹着,慢慢慢慢地来到我脚下,那样柔软飘逸的一大朵白云,多美多美的一朵云,当它把我包围的时候,我就无法看见它了,身边尽是不辨四野的团团雾气。很阴暗很潮湿的团团雾气,身处其中,只觉冷,觉孤独,不见天地的苍茫无助。凡事都得留有余地,才能怡养心神。当糊涂处且糊涂,较真不好,工笔细画,一笔一画,太较真。水粉貌似马马虎虎,但只要你懂得,槐花就在其中。

要画山河,写意更好,蘸那么几滴墨,刷刷几笔,浓作近树,淡作长山,留下空白的一片宣纸,就是江湖就是远天,几笔下来,峻岭突至,激流奔涌,心中的万千冲突倏忽落纸,块磊融于砚池之水尽脱笔尖,想来都觉得快意恩仇,如此长风吹袂,还有什么积郁不能释然?

朋友说,想学写意,先练练线条,于是乎,我对着一本字帖,日日习练,耳机里,是于魁智的老生,是迟小秋的正旦,还有就是巫娜的古琴曲,看起来静坐端然,却止不住胸中对垒混战,是不是,思维“工笔”了太久,早就需要一个“画风突变”?坐在绣房里,天天价对着花绷子,柱尽沉烟抛残绣线,执着红牙板,一年一年,张口来就是杨柳岸,内心里,何尝不也掖着一个关西大汉?谁的内心都有两个我,一个二八女郎,一个关西大汉,哑了多年的铜琵琶铁绰板,说不定哪一刻,就要闹起叛变,要破尘而出,要挣脱你约束的手高歌“大江东去”。

“晓风残月”太久,当有“大江东去”前来调和。阴阳调和,情志方不失衡。

我放下张充和清秀的小楷,把巫娜于魁智们移了去,换上运动鞋,将巴赫张扬的舞曲挂在耳朵上,去跑步。以脚步为笔,汗水为墨,九中的操场上,我一圈一圈,写行书。明天,还要以江河为墨高山为笔,到更远的地方,去写风中劲草。君当记,彼时,莫笑我疏狂。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丁曼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宿州大道花开景美
  • 高温下的坚守
  • 宿州城区小学招生工作全面启动
  • 暑期学子参与社会实践
  • 宿城新汴河北堤景观大道引河桥建设快速推进
  • 砀山县:特种养殖助脱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