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暑夜碎想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8-01 16:50    作者:

停电了。

黑暗来袭,热气也火速冲进房间。外面的嘈杂声四起,大家吆喝着抓紧找相关部门来处理,轮番地把电话打过去,大伙儿认识的不认识的即刻结成联盟,只求立刻有人来维修电路,及时通电。

只有通了电,空调才能转起来,让夜晚恢复宁静。

果然,据说是穿着制服的工人来了,检查,维修,以最快的速度,家家户户的灯光亮起来了,网也运转起来了,空调转动的“轰轰”声代替了人群的喧闹。

我也可以享受空调带来的清凉,有一个无障碍的睡眠。

可是,透过窗子望着黑黑的夜,我却辗转难眠,那些发生在暑天的有些久远了的故事一个又一个的涌进思绪,串起来,拧成紫色的花环。

记得那是一个临夏的日子,我们家从平房搬进了楼房,喜庆的氛围在院子里盘旋了很久。爸爸说,盖上村子里第一座楼房是他的第一个重要愿望,第二个重要愿望是他的孩子都能考上好大学。爸爸说这话的时候,他一只手提着装着桃子的塑料筐,另一只手正在摘桃子。一个桃子有多重,能卖什么样的价钱,爸爸不用摘下来去称,甚至不需要用手摸一摸,他的眼睛往桃子上瞅一下便心中有数的。妈妈不如爸爸有力气,动作也不够娴熟,但是和爸爸一起经营桃园这么多年,她的眼睛和手也是极有准的了,往往是爸爸和妈妈合作摘一棵树上的桃子,围着桃树转一圈,可以开卖的桃子便都被顺利采摘了。当然,爸爸转的是大半圈,妈妈转了小半圈。桃子成熟得快,我家有几百棵桃树,他们每天都要这么一棵树一棵树地过一遍。

摘桃子的时候,爸爸妈妈手快脚也快,却还能用不疾不徐的腔调聊天。他们永远聊不完的话题有两个——桃子和孩子。他们顾不得被汗水浸透了的头发和几乎能拧出水来的衣服,他们泛着水光的脸颊和被汗水淹湿了的眼睛里总是充满着喜悦——大红的桃子多么让人欢喜,满地撒欢的孩子愈发可爱。

这时候,我和弟弟往往是坐在田埂上,即便什么也不做,却也满身大汗淋漓的。我们享受着这样的状态,仿佛爸爸妈妈谈论的是别人家的孩子。

爸爸越来越多的提到他的第二个重要愿望。妈妈的眼睛从桃树上移开,在我和弟弟身上做了短暂的停留。然后便催着我们回家,命令我们到家里的电风扇下学习。

我们有些不情愿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发现太阳是一直跟着我的,我不计较它晒伤了我的皮肤,心情立刻好起来,很快乐地追着自己的影子跑。弟弟也跟着跑起来,他说不对,太阳其实更偏爱他,因为他跑的时候,太阳才开始跑起来……

到了睡觉的时候,楼下热,楼上也热,电风扇扇出来的也都是热风。妈妈便在楼上的平台处铺了几张席子,爸爸妈妈睡在露天的阳台处,我们睡在加了护栏的走廊里。我多次提出来要睡阳台,因为躺在阳台上可以看星星,看月亮,看婆娑斑影的夜空,听树叶摩挲的声响。妈妈不允许,总说晚上有露珠,伤小孩子的身体。有时候,妈妈拗不过我,我跑在阳台上肆意的睡觉,但是早上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是在平台上,妈妈说我刚睡着的时候便把我抱回来了。

如今,我的女儿七岁了,偶尔抱她一下都会觉得累得不行。当年,我家楼房的阳台和走廊有挺长的一段距离,身子骨向来很弱的妈妈该是使了多大的力气?

事实上,阳台经过了一天的暴晒,即便太阳隐去,月上梢头,躺在上面也是温热难耐。倘若空气里没有风,我们是连躺下的勇气都没有的,免不了要在楼上你追我赶地疯跑,爸爸担心吵到邻居们,有时会很有兴致地讲三国、水浒等一些小说。依然记得,在一个暑天的傍晚,一家人坐在阳台上,妈妈的蒲扇摇得“噗噗”响,一会帮姐姐扇后背,一会儿扇向我的头发,即便这样,大家还是嚷嚷着天气太热。这时候,爸爸给我们讲起了《薛仁贵征东》这本书里的故事。出身贫寒的薛仁贵如何离开家乡告别家人入营并于阴差阳错间做了火头军;皇帝怎样多次与薛仁贵在梦中相遇;薛仁贵遭遇了太多苦难最终峰回路转,也有过一段富贵的生活……这些情节从爸爸口中喷薄而出,绘声绘色。我至今仍能忆起爸爸在讲到薛仁贵荣归故里,一身朴素地来到自家门前,而他的女儿却用“贼眉鼠眼”来形容父亲时,爸爸所发出的爽朗的笑声。穿越时空,我仿佛觉得爸爸依然是那么年轻、帅气。那个夜晚,我忘记了炎热天气带给我的种种不适,完全被故事吸引住了。

后来,我自己阅读《薛仁贵征东》,发现爸爸讲的很多精妙的语句居然都是书中的原话。现在想想,爸爸当年一定是读了很多遍,不然怎会熟稔于心?他是一个很爱阅读的人,后来却因忙于生计而慢慢放弃了自己的兴趣。

读高中的时候,我平时住校,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少,爸爸每天早出晚归,总有干不完的活,文学早就成了他心头的泡泡吧!妈妈则是钻在厨房里,不断地做各种好吃的。高三那年,学校里通知提前开学,要去学校的那天早上,我从睡梦中醒来,隐隐听到爸爸和妈妈在说话,爸爸一边推着自行车往门外走,一边对妈妈说,你一定要叮嘱她吃饭要保证营养,学习要抓紧,不能放松……

烈日当头,我行走在返校的路上,阳光刺着我的头发,刺着我的皮肤,我学着把这自然的热量化成我努力前行的正能量。

遗憾的是,爸爸的第二个重要愿望没有全部实现,不过我们姐弟几个都秉承了父母吃苦耐劳的习性,用阳光般的热情面对生活。

做教师的我每逢暑假多蜗居在家里,没有勇气将自己置身于烈日当空下,忙家务忙孩子,到了晚上也少了抬头观天的雅致,却经常地会在不经意间忆起多年前处暑的日子,尽是温暖。

段香转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丁曼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宿州大道花开景美
  • 高温下的坚守
  • 宿州城区小学招生工作全面启动
  • 暑期学子参与社会实践
  • 宿城新汴河北堤景观大道引河桥建设快速推进
  • 砀山县:特种养殖助脱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