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择一河而居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7-11 17:08    作者:

王维红

说实话,早些年对皖北一直印象不佳,对皖南倒是情有独钟。每一年踏春赏秋,总爱往那边跑上几趟。自认识几位皖北籍作家,特别是读过许辉主席《淮河读本》和《涡河边的老子》后,对这一片土地就多了向往。前不久去亳州,刷新了我对皖北的认识。这一次再随省作协一行人前往宿州采风,更让我内心对这片丰厚的土地,心生敬重和热爱。

一条河,穿城而过,对于一座城市来说,真是无限的福祉。《道德经》中有言:上善若水。人们骨子里都有着趋水性,而水,在很多时候给人类带来了福音;它哺育了两岸的先民祖先,也带动了一座座城镇的出现,城市因河因水的润泽,才得以延续和发展。

沿着新汴河河域,溯流而上再顺流而下。虽已过了繁花的春季,新汴河航道边的景观带,依旧是万花献艳,美不胜收。远离自己惯常的生活空间,踱步于汴河之滨,河水盈盈的,穿行于花海,呼吸清爽,便有着恬恬的自在。

金鸡菊,黑心菊,天人菊,逶迤一地,灿烂在北岸的坡道。有的枯萎,有的还在热烈地开着,大有一种开到荼蘼终不悔的势头。透过一大丛草蒿,我看到了“箭茎条条直射,琼花朵朵相继”的蜀葵。这花总让我倍感亲切。小时候,我们叫它端午景。端午时节,家家门前屋后都是这花儿,踮起脚跟,采上一朵插于辫梢,就觉得自己是最美的一个。

正值格桑花盛开的季节,在太阳的暴晒下,那些花儿流光溢彩,在坡上恣意地连绵,朴素而美丽。在藏语中格桑为“美好时光”或“幸福”之意,徜徉于花海,心田似被难以言说的幸福填满,洋溢着沁人的芳菲。

在六月的明亮里,新汴河的北岸,怒放出自然界中所有的颜色。

当然,这个季节,荷花是主角。

很少见荷花开在河边的。新汴河景区的设计真是独具匠心。为了方便游人临水欣赏河边美景,他们在河边搭建了长长的木栈道。《浮生六记》中那句:“夏日泛舟,以荷为伞,沉睡不知光阴之须臾”,真是极美的句子。踏入花径,无需知晓前途方向,左顾右盼,栈道两边的荷,安安静静地开着,那田田的叶子,也都安安静静的绿着。风送荷香,虽然不热烈,却也一点一点沁人心脾。

远眺,对岸有高楼林立,河道上苍翠绿阴。近观,新汴河河道的水、滩、堤、岸绿化全覆盖,灌木乔木,地被水生,常绿、落叶,立体化的种植,使得这里的景观真正四季有花,四季常绿。脑海里跳出宝玉的一句题联:“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遥想多年后这些树木蔚然成林,岸边花红柳绿,岂不更是“柳映溪成碧,花落水流红”。

向晚时分。河道上的人多了。老人们闲闲散散,拉着家常,孩子们追闹着,欢跳着;泗州戏的拉魂腔,声声入耳。一路行走,一尊尊神情毕肖的人物雕像映入眼帘,令人驻足凝赏。千百年来,这片美丽的土地上,英雄辈出,璨若星河。揭竿而起、楚汉相争、垓下决战、霸王别姬……这些史诗般丰厚和沉重的雕塑,上演着一幕幕金戈铁马叱咤风云的故事,真叫人回味无穷。他们不仅蕴藏着一座城市的文化内涵,更给人心灵以冲击和震撼。一路边走边看,古汴遗风与新河旷野之风,时而在脑海与视觉中交织转换。

都说新汴河夜色很美。晚饭过后,再次来到沿河边漫步。果然不同凡响。数千盏明灯将一河两岸装点得璀璨生辉,别有风情。

时光悠悠,一条河,静谧悠然,一座城,纳水藏气。夜色中传来谁的歌声?“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想起朋友在新安江边置得的小宅,打开窗,就是一幅山水画。也见他写过“我家就在岸上住”,那种惬意,真羡煞了我们。春天去含山的运漕古镇,看一条古运河,浩浩荡荡流过,沿河居民悠闲自在。再别说古镇周庄、西塘,无不面水而居,润泽而生。

“风水之法,得水为上”。一直对临水而居,有一种执执的偏爱,就如海子所写的那样: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择一河而居,心,敞敞亮亮的。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丁曼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家庭医生上门服务
  • 农民田管忙
  • 飞机喷药防害虫
  • 全民健身庆“七一”
  • 优质葡萄富农民
  • 萧县:林下养鹅助脱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