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汴水流韵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笺纸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6-12-13 16:32    作者:

王祥夫

杜工部的两句诗: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今人读来想必已多不解其味。手机的出现,人们已不再需要用书信传递什么,所以写信已近乎于奢侈,以前常见有老者坐在街头,面前一小桌,备有纸笔,是代人写家书的,一封信写完还要算一下,一张信纸多少钱,笔墨要多少钱,其实相加起来也没几文,五分或一角,但让人感觉古风的存在,现在这种人少了。但还是有,上次随友人去桂林的大墟古镇,在桥边吃了一回美味的螺蛳,螺蛳壳子一时被吐得噼噼啪啪,然后独自去转,忽然就在街角看到一老者端坐在那里给一乡下人写信,虽然手里是一支圆珠笔,却让人感觉时光像是一下子倒退了许多年,一个低低地说,一个静静地写,真是岁月安稳。

在过去,写信是生活的一部分,除了有急事去拍电报,一般都是写信,找出纸笔,字斟句酌地写好,再细细看一遍,改改不对的地方,然后出门去投寄,如果外边下雨还要备好伞备好雨靴,邮局不在附近还要打出租,到了邮局贴邮票,再投到邮筒里去,还不知对方能不能收得到。现在的文具店里也许都不能买到信纸,更别想买到那种印制精美的花笺。说到花笺,常看鲁迅的书信集,“文物出版社”刊行的那种大本影印集,翻来翻去,就喜欢看他用花笺写的信。花笺现在北京琉璃厂还有得卖,价格已相当昂贵,买来也只能当做收藏品,用来写信一是有些贵,二是写给谁?是七弦虽在,知音难觅。鲁迅先生和郑振铎当年印过十竹斋笺纸,现在想见到原版不太容易,已算是稀有的古董。

说到书信,搬家的时候,我特别留意朋友们给我的信,但每次搬家都免不了要丢东丢西。有时候,怕什么东西丢了,把它小心翼翼放在什么地方,而最后偏偏它就丢了。这次搬过家,一幅山岛由纪夫的毛笔字怎么也找不到了,是写在一张十六开那样大的纸上,是两句唐诗。还有赵朴初先生给写的堂号,两个字加上赵先生的名款,还有沈从文先生的两封信,当时接到沈先生的信是十分的意外和激动,给沈先生写了信,想不到他会回信,但打开信封后又十分失望,本希望沈先生是用毛笔来写,想不到却是蓝墨水钢笔字。还有汪先生的扇面,一面是桂花,一面是写杨升庵的那首诗,也找不到了。这就真是让人很怕再搬一次家,搬家其实如同战争,一切秩序都被打乱,多少年尘封的东西都给抖落出来,而从这个家搬到另一个家以后你会发现许多东西不翼而飞。

说到笺纸,最著名的莫过于薛涛笺,但谁也没有见过,只能靠想像。而清代至民国,是笺纸的鼎盛时期,鲁迅写信多用白纸或八行,行宽字小,格外有趣。被陈丹青再再地称之为“大先生”的鲁迅有时候也用花笺,比如写给许广平起首为“乖姑”的那封,是山水的图案,但鲁迅给别人写信也时用花笺,比如给台静农给小峰,尤其是给台静农的那几封,花笺上的山水图案是寥寥的几笔,却淡远。但最多用到花笺的还是给许广平,比如起首叫许广平“乖姑”“乖姑”下边再加一爱称“小刺猬”的那一封,选用的笺纸一张是枇杷,一张是莲蓬,信尾画押却是鲁迅画了一只小刺猬。再如起首直呼许广平为“小刺猬”的那几封,笺纸是选佛手一张,枇杷一张,信尾画押是一匹小马。或者再有,就是石榴、荔枝、牡丹、萱草、桃花、水仙,牵牛花之属,多是花卉。

鄙人有时候去逛琉璃厂,一定是要看看纸笔墨砚的,不买也要看。除此之外,还爱看看花笺,各种的花笺里,我独喜流云细草和寥寥几笔山水的那种,花笺上图案的线条和色彩要淡到若隐若显才好。我的朋友里,燕召喜做笺,他手制的小笺淡然好看。他拿几张来给我,我在那张一瓶一花的小笺上补一苍蝇,晴窗明几,笔砚清洁,我忽然就觉得自己已经回到了民国。

现在细想,做一回民国人亦是不错,布衣长袍,纸笔墨砚。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丁曼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花市进入销售旺季
  • 春联送百姓 福进千万家
  • 宿州市四届人大六次会议隆重开幕
  • 宿州市政协四届五次会议隆重开幕
  • 参加宿州市政协四届五次会议的委员昨日报到
  • 舌尖上的美味,尽在——拂晓报年货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