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红芋的记忆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20-11-26 11:16    作者:

我十一岁那年春天,为了挣工分,不得不把家里的活交给了我十岁的妹妹,自己参加了成年人的劳动。春耕、春种、春天的田间管理,但最主要的活是种红芋。头年的冬天,从红芋窖里把红芋种选好,过年便支炕,炕上用牛马粪打成畦,把选出的红芋种排成行,头朝上,尾朝下,插在畦里。而后,用牛马粪覆盖。炕下用温火烧,温度不能过高,也不能太低,保持恒温。这样在农历的三月份,红芋芽便可栽了。

栽红芋也是一项技术,把红芋芽芽拔起,用剪刀剪去根部带弯部分,扎成捆,运到地里。把地打成红芋垄,在垄上插红芋芽。红芋芽一般要把根部朝阳插,弯成孤形,埋在垄上,叫“瓢底插”。这样不但能结得多,而且个大。

我同成年人一样,担着大桶到三里以外的河里挑水。由于我个矮,担着挑子走路时,两只水桶老是碰地,所以我就把扁担两端的铁链子缩短了两节。一位老农说,担水时要让扁担颤,这样肩膀才能有休息的机会,常言说:“扁担颤,扁担颤,扁担不颤压鳖蛋。”我试着让扁担颤,可怎么也颤不起来。起初的几趟,我还觉得没有什么,可后来越来越觉得扁担重,最后觉得它有千斤,两腿发软,如灌铅一般。肩膀红肿了,火辣辣的痛,浑身上下滚满了汗水,尤其是背上,像是有几十只苍蝇在爬动。

一天活干下来,我疲倦已极,晚饭也顾不得吃,便呼呼而睡。第二天,当我在睡梦中,听见母亲一声一声地喊我时,烦恼得没有了耐性,带着非常厌恶的语气说:“你还让我活不!”母亲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望着我,眼里像是有了泪水,我又后悔自己不该那样对待母亲。

红芋秧慢慢地成活了,一棵棵懒洋洋的,绿莹莹的,顶着心脏形的叶子,着实惹人喜爱。村里人拿起了锄头,开始耪红芋。耪红芋要分垄,两人一垄,一人一面,由垄底向垄上耪。干这活比种红芋浇水轻松多了,我干得一点也不比成年人慢。村里的王二愣子说:“小不点,干活不能这样诚实,这样你会累坏的。你没看有些人是怎么干的吗?我教你!”王二愣子见左右没人,神秘地对我说,“一锄要挭三挭,这样才能歇,一半天要屙三次屎,一次最短也得一袋烟的工夫,懂吗?”他的话我非常懂,但我没有照他说的去做,仍旧做个诚实的人。

几场春雨过后,便到了初夏,人们打完了头套麦,就来翻红芋秧。地里红芋秧已经长得很长了,一棵有一条的,也有两条的,直直的像西瓜秧。我学着成年人的样子,弯着腰,把红芋秧一棵棵地捋,从红芋垄的一面翻到另一面,过两天再翻过来,为的是怕红芋秧扎根,影响红芋的成长。

霜降刚至,满地的红芋秧发了紫,红芋垄上撑开了裂痕。我拿起镰刀,跟随着成年人一棵一棵地砍红芋秧,一垄一垄地往地头拉,然后用抓钩,一棵一棵地刨,一块一块地摘,一个一个地拧泥,用红芋推子一块一块推,把推出的红芋片,一片一片地摆在地上。经太阳一晒,变成了白花花的红芋干。然后再一片一片地拾,一袋一袋地装,一板车一板车地运回家。吃的时候,母亲再一片一片地用水淘洗,晾干后,用碓头一窝一窝地踹。踹碎后,放在磨上,套上驴一点一点地推,从磨缝里流出的面粉,再经母亲一箩子一箩子地箩,最后便是我们当时千咬牙万咂嘴最不情愿吃的红干面。

如今,四十多年过去,每每忆起栽红芋那繁琐繁重的劳动过程,仍然心有余悸,但已不是那样的讨厌红芋了,偶尔吃一点,觉得比往年好吃多了,甚至成了美味。

冯子豪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弘扬宪法精神 维护宪法权威(公益广告)
  • 三角洲公园西北角景观提升工程即将建成
  • 文艺汇演送到村民家门口
  • 垃圾分类 人人动手
  • 关注消防 生命至上
  • 唐河路上跨京沪铁路立交桥开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