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牵手走过四十年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20-11-12 11:34    作者:

屈指算来,我和妻子结婚四十多年了。无情的岁月已经把我们推搡到七十岁的边缘。但是,还会时常想起当年相见、相识、相爱时的幕幕场景,感慨万千。

我和妻子都是五十年代初生人,受传统观念熏染,注定我们的婚姻只能是“媒妁之言”。

1972年,我有幸作为驻皖部队解放军代表参加了安徽省文化工作会议,和家乡萧县的代表陈词老师分在一个组。六年的部队生涯结束后,我退伍回到了家乡,被安排在一座离县城很近的国有煤矿工作,一有空,我就去县委宣传部找陈词老师叙旧。他很关心我,要给我介绍对象。女孩是当时全省“农业学大寨”典型郭庄大队展览馆的讲解员。我一个普通的煤矿工人,能找到这样的女孩,真是喜出望外,巴不得的。

接下来安排见面。那天,我下了班,沿徐阜铁路线,步行了十几华里,满怀喜悦地走到郭庄。到的时候,那女孩正在开会,捎话过来说,让我等等。于是,我就在郭庄村里转悠。见她迟迟不露面,就转悠到了村外溪水清幽的水稻田埂上,看蚂蚱蹦跳,听青蛙鼓噪,不时用脚尖踢开小径上的瓦块和小石子,有种焦躁不安的感觉。

见面是在大队部的会议室里。她装着和同事说话,似乎不想让我知道她是来和我见面的。说话间,她拿眼角瞟了我几下便离开了。事后,陈老师告诉我,下一步,你们可以“谈”了。

“谈”的时候,大多是我去她那里。到吃饭的时候,她就羞答答地带我去食堂,给我打了饭菜让我自个儿在一边儿吃,生怕同事看见了。吃完饭,有时我就随她去她的单身宿舍,帮她整理房间,收拾桌子上、橱柜里的书籍和报刊。她说要上班了,我也就起身告辞。

不久后,她换了新的工作。

她把个人的婚姻大事告诉了家里,她的奶奶和父母都很满意,说要见见我。见了我都说,好,这孩子受看,也老实,就那么着吧!

一来一往地接触,我们的婚事“瓜熟蒂落”。我俩私下商定“五·一”结婚。我说,到时候你过来就行了。她说可以。但她家人不同意,说,俺养这么大一个闺女,不能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嫁出去,怎么也得来接一下吧?

要求不高,也不过分。于是“五·一”那天,我从矿上借了一辆“江淮”牌货车(我在部队是汽车司机,有照),自己开着车去接她。车子进村和驶离,岳父岳母家的大门口都燃放了一大盘鞭炮,引得全村不少人来看热闹。她娘家陪嫁的两只樟木箱子和几床三面新的被褥,放到了车厢里。她,满含热泪地坐进副驾驶位置,车子缓缓起步,我从车窗探出头看去,她家门口的一群人都在向我们挥手告别。

没有聘金和彩礼,也没有通知任何亲朋好友前来祝贺,只是我单位的同事集体凑钱买了一些家庭日常生活用品,派代表送来,一口水没喝,放下东西就走了。晚上,我在矿上的大食堂平时用作招待上级领导和客户的一个包间里,安排了一桌普通的饭菜,把和我在一个矿上工作的姐姐一家人、在我姐姐家生活的母亲,叫在一起,还把借我汽车的司机喊了来,一起吃个饭,算是庆贺和酬谢了。

尽管我俩四十多年来在生活中没少怄气,但总是很快“雨过天晴”,和好如初。四十多年里,除了双双在单位里兢兢业业地工作,还把两个儿子抚养成人。如今,我们的孙女已经读初二了,成绩名列前茅,我们老两口凭借着不菲的养老金,幸福地安度着晚年。

汪晓佳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智慧养老 服务到家
  • 10余万群众用电实现“双保险”
  • “光明”服务暖人心
  • 符离大道秋色美
  • 特色墙绘“扮靓”美丽乡村
  • 加强河道保洁 守护碧水清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