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大水记忆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20-07-30 16:12    作者:

一九八三年,我十岁,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大水。

凌晨两三点的光景,我在一阵颠簸中醒来,发现自己已不在床上,而是在板车上,大我两岁的哥哥也躺在我身边。我坐起来,揉揉惺松的眼睛,迷迷糊糊在黑暗中惊诧地发现公路上一眼望不到尽头都是板车,黑压压的,正缓缓地向县城方向移动。

父亲和母亲一个在拉板车,一个在推板车,车子太多,走走停停。从黑暗中人们的凝重焦虑的交谈中,我终于知道,破圩发大水了。那时候,小脚的奶奶还在,姐姐也还在,不知为什么,我的脑海里却没有那时关于她们的记忆了,真是奇怪,人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关于他们的记忆也会慢慢被一点点擦掉么?

我又在板车的颠簸中沉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天亮了,我们终于通过县城,来到了城西的山上,这座山上只有一个单位,就是县火葬场,父亲在这里当会计。在半山腰,父亲砍来毛竹,搭起帐篷,慢慢地,山上零零落落有很多帐篷都建了起来,我们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等待大水退去再回家。

少年不知愁滋味,新的处境却让我们这些孩子兴奋起来,除了下雨我们要呆在帐篷里避雨,晴天时我们就满山遍野地撒欢,在满山的芭茅和矮松间玩耍,寻找新奇之物。山并不大,严格意义来说应该是山丘,大人们忧心忡忡,念及被淹的家和田地,无暇顾及我们,任由我们发疯,省得烦心。

大雨和暴热晴天交替而行,湿热的天气让山上蚊虫横行,整夜都是在蚊虫的叮咬和浑身臭汗中入睡。几天之后,新奇感消退,我开始想念村庄里的家了,虽然是土砖草顶的房子,但是有蚊帐和香喷喷的米饭,有菜园里各种蔬菜,有一起打闹的玩伴,而在这里,饭菜都得省着吃,有时煮一锅老南瓜吃上一天,小伙伴们都各自走散。我开始和母亲一起隔三岔五走回村庄回家看看,期待大水早点退去。

公路两侧全都浸泡在水里,还好,公路还没有被淹,走了四十多分钟到了村庄,我们走下公路,蹚着水小心翼翼地沿着记忆里的道路摸索着前进,离公路百米左右就是我家,在一条坝埂上,屋前屋后都是河,不过,现在都是混浊一片,已没有了界线。深一脚浅一脚摸到家门口,母亲打开门锁,一股腥霉之气迎面扑来,家里进的水没过了膝盖,一些来不及搬走的东西漂浮着。母亲在屋里转了一圈,叹了口气,拿了几件东西,锁上门,拉着我往回走。

村里也有少数几户留守在家里的,记得有人还做起了买卖,划个腰子盆(放丝网打鱼用的那种木盆),从公路上接人往返,大约是要五分钱还是一毛钱,记不太清了,我们为了节省钱,还是选择摸索着蹚水来回。

大约有一个月左右时间吧,水终于退了,让出了坝埂小路,回到了它的河床里,意味着家里已经没有水了。我们拔寨起营,把简单的物什搬上板车,开始返回。家里被水浸泡后的泥巴地湿滑不堪,土砖墙的裂缝也越来越大,但终究比山上帐篷舒适。父亲对损坏的屋子进行些简单的修缮,在地上洒一些石灰和六六粉消毒杀菌,母亲则整饬被水淹后的菜园,要补种一些菜以解决食物匮乏问题。

我们仍然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趁着退水,用扳罾或丝网在小沟渠里抓鱼捕虾,鱼都呆头呆脑,很容易捕获,每次都满载而归,既满足了我的贪玩欲又给餐桌添加了一道菜。

家园开始重建,生活和劳作秩序都慢慢回归正轨。人生中的第一次大水经历并没有在我心里留下阴影,反倒是欢乐多于忧愁,这对于一个十岁少年应是正常的状态,但如今已是人到中年,大水带来的忧愁和焦虑已完全取代了少年时的欢乐,以前是简单和单纯驱散阴霾,现在须用珍惜与爱守护住内心的堤坝,不让其轻易被大水冲垮,这大约也是大水带给我们的教育吧。

张建新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军民鱼水一家亲 共建双拥模范城
  • 诚信建设万里行 宿州电信在行动(诚信篇)
  • 紫薇花开百日红
  • 葡萄“串”起致富路
  • 《民法典》进社区
  • 不文明随手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