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鸡蛋膏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20-07-02 11:24    作者:

小时候,吃鸡蛋膏是我的奢望。

父母是穷苦农民,我们姐弟四个,我是大姐,依次是两个妹妹,老四是弟弟。自然,弟弟是宝贝,家里好吃的非他莫属。那时,好穷,田里收的小麦,勉强能吃到春季,就要用玉米红薯粉来接济,熬过两个月,迎来小麦丰收,改善生活。怕弟弟营养不良,父母尽力养两只老母鸡,弟弟的美食就是鸡蛋膏。每每,母亲从鸡窝里小心翼翼掏出一枚鸡蛋,打入碗里,还要用力甩鸡蛋壳,把最后一丝蛋清甩入碗中,加些水撒点盐,搅拌均匀,放入锅里蒸鸡蛋膏。

蒸好的鸡蛋膏,热腾腾,金灿灿,淋上几滴麻油,香气四溢,让人垂涎欲滴。母亲用小汤匙舀一勺,凑到嘴边小心吹一吹,弟弟盯着汤匙,两眼发亮,迫不及待地张开小嘴,当鸡蛋膏送入弟弟小嘴里,弟弟美滋滋地吧唧着,那神态,赛过吃山珍海味,我禁不住口舌生津。有时,弟弟会剩下一小口,母亲就说:“小妮,来,给你尝尝。”懂事的小妹摇摇头,我和大妹都说:“小妹,吃吧,弟弟不吃了。”小妹连粘在碗底的碎渣也用汤匙刮完,吃得津津有味。

上个世纪80年代,许多农民吃饱穿暖都成问题,营养品更不用提,孩子们没有零食吃,能吃到几块糖果或者几粒花生、瓜子,也是逢年过节时。那时,集市上也有卖布做衣服的,但农民大多穿的都是自己家织的粗布。农闲时,母亲白天纺线,熬夜织布,我们才勉强有衣服御寒。衣服少,每件都穿的时间很长,穿破了,母亲就缝一个补丁,再缝一个补丁。

穷人的孩子早懂事,那时我七岁,大妹五岁,麦季收小麦,我们不怕脏不嫌累,拿起镰刀,顶着烈日,帮父母割小麦,尽力能多割几棵,让父母少一点劳累。我们还会帮着做饭,大妹烧锅,我做面饼和凉拌黄瓜菜。父母干活回来,不用动手,也能吃上一顿饭。我们经常帮母亲刷锅、洗碗、扫地、洗衣,去田里帮忙点种、除草、松土……。上学也不用父母操心,自觉用功学习,我们能体会到生活的艰辛,父母的不易。

现在的孩子,富里生富里长,好吃的、好玩的、名牌衣服,他们根本不在乎,感觉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似的。山珍海味他们都吃够,更何况鸡蛋膏,大人想尽办法把鸡蛋膏做得美味些,好说歹劝,孩子懒洋洋地张开嘴,吃不了两口便推到一边。生在福窝里,他们哪里懂得一粥一饭的来之不易。

王伶俐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护航夏季用电安全
  • 交警雨中坚守 市民暖心送伞
  • 红色教育迎“七一”
  • 拂晓社区:珍惜粮食 从我做起
  • 果蔬飘香富农民
  • (我们的节日·端午)端午祈安康 巾帼助脱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