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老太婆和猫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9-02-28 11:09    作者:

老太婆家的猫又在房顶叫了起来,凄厉得让小镇上的人毛骨悚然。真是很难看出,这么小的动物竟然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这对于居住在小镇里的人简直是一场灾难。起早贪黑做生意的人们,到了晚上,无非是想在安逸中酣然入梦。可是,他们的美梦全让这猫搅乱了。

第二天一大早,邻居就来找老太婆的儿媳马莉,说:“因为你婆婆家的猫,今早我家旅馆里有三个客人退房走了,他们本打算多住几天的,其他的客人也表示不满……”马莉睁着熊猫眼说:“对不起,我昨天也是一夜没睡好,今天晚上不会这样了。”

这个邻居刚走,那个邻居又来了。马莉实在坐不住了,气呼呼地叫醒正在睡觉的丈夫邱毅。

“这死老太婆,养啥不行,养猫!惹出事来了吧。快去说说你娘,别再养了,再养这日子就没法过了。”最后嘀咕了一句,“想不到老了还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邱毅知道老婆的意思,因为他每次出车回来老婆都会唠叨几句,说娘跟张大伯怎么了怎么了。邱毅爹活着的时候经常跟张大伯一起钓鱼、下棋等,两家关系非常好。自从邱毅爹去世,两家关系还跟以前一样好。

邱毅怕娘寂寞,年前在亲戚家找一只小猫来陪伴。可是自从有了猫,老太婆跟张大伯走动更多了,因为张大伯家也养了一只猫,巧合的是,他家猫是公的。

邱毅找到娘时,正是中午。春天的阳光格外舒适。老人躺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正打盹儿。她时不时地睁开眼睛看看猫。猫乖乖地趴在她脚边也在打盹儿,偶尔睁开眼睛瞅一眼老太婆。

邱毅对娘说话从来都很精简,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赶紧把这猫送走,烦死了……”

老太婆好久没见到儿子了,赶忙站起来说:“什么时候回来的,吃饭了吗?”

邱毅瞪了娘一眼,铁青着脸没搭腔,转身走了。到了门口又返回训斥:“这么大年纪了,不注意分寸,也为儿孙的脸皮想想。”老人没吭声,坐在椅子上看着猫,泪水无声地流了下来。

猫毫不理会这人世间的曲直,到了晚上,依然是午夜,依然拼命地叫。开始是在平房顶,看到老太婆拿竹竿上来,嗖地一声蹿入茫茫夜色中。待老太婆刚进屋,它又在街南头树上,继续它的长夜骚动。老太婆追赶了几次,垂头丧气地坐在床上,一个劲儿地叹气,叹完气,关了灯,一个人蒙着被子,呜呜地哭了起来。

天还没亮透,老太婆还在床上睡觉,马莉就风一般进来了,一边用竹竿打猫,一边嘴里不停地骂:叫你骚,我叫你骚!猫跳到床上,躲进老人的被窝里,露出泪汪汪的双眼看着她。老人拦住马莉,说:“我保证,它今晚不会叫了。”马莉把竹竿摔在地上,边走边回头往地上吐唾沫,呸,不要脸的老东西!不死呢!

晌午,老太婆抱着猫来到门口,望着对面张大伯家几分钟,然后又进了屋里,拿着早上煮熟的小鱼给它吃。猫吃饱了就跳到板凳上蹲着,眼睛盯着老太婆。突然老太婆死死地掐住猫脖子不放。猫四条腿拼命地乱蹬,蹬着蹬着,越来越慢,老太婆一迟疑手松开了,猫趁机跑了出去。老太婆坐在床上直喘气,泪水涟涟。

傍晚,老太婆抱着猫出门了,她一边走一边回头,无限留恋这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家。

她来到濉河边,这时夕阳收敛起最后的光芒。暮色暗淡,残阳如血,水面也被映得血一样红。迎着那片血红,老太婆突然发现,老头子正在那里招手……

清晨,有人在离镇三里路的濉河里捞出一位老人来,老人怀里紧紧地抱着一只猫。

程大康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加快夏种进度 提高夏种质量
  • 映日荷花别样红
  • 图说我们的价值观:公正
  • 包粽子 迎端午
  • 服务“三夏”保丰收
  • 图说我们的价值观: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