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耳顺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9-02-21 10:52    作者:

近日,看2019新春曲艺大联欢邵峰、何伟首搭说的相声《顺情说好话》,除了跟着笑了一阵外,还有很深的感触。

其实,我是个说话不太顺耳的人,在咱这个地方叫不会说话,或叫说话难听。特别是在位的时候,有些狂躁,有时候一句话能把人噎得喘不过气来。知道我脾气的,见我不耐烦,就不再接话,转脸走了。等我心平气和的时候,再慢慢与我交流。不知道的,或脾气也不好的,便顶撞起来,有时甚至拍桌子打板子。记得一次一个老同学找我说个事,这时我正为一件事而心情不好,我还没听他说完,便把手一摆说,就是教体局是你家办的,你也不能说办什么事就办什么事?老同学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说了一句,不能办拉倒,说那么难听的话干什么?说完,摔门而去。

那时,我说话不仅不顺耳,而且也不耳顺。因为我那时,不仅狂躁,而且还有些狂妄。下到学校检查,颐指气使,指手划脚,见到不顺眼的,批评人来从不打草稿。有一次我在查看一所学校材料时,发现这个学校为每个班级划分的卫生区,有“甬道”两个字,便认为“甬”错了,少个“辶”底,应该是个通道。于是便在有众多老师在场的情况下,把校长批评了一顿。不少老师,特别是校长都知道我错了,却没有当面进行纠正。还有一次对全区老师论文进行评审,评审前,按惯例要开个会,由我对抽来的评委提出要求,结果我把“悖”字念成“脖”字。不仅当面,过后也没有人纠正。因为我那时耳不顺,他们怕纠正我的错误,让我不高兴,怪罪他们。他们知道,古今中外,耳不顺的领导太多了。这样的领导,往往自以为是,听不得不同意见,老虎屁股摸不得。

2017年,我到了法定退休年龄。退休后的我没完全到“人走茶凉”的程度,还有一点温度。这个温度的表现就是同一些人有时还联系。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一些原来基层的同志,同我交流时已不再那么拘谨,说话就随便不少。我知道,他们原来敬畏的不是我这个人,而是那个位子。即使这样,我对个别人对我说话的腔调和鄙视的语气心里依然不舒服。一次,几个人闲来无事打掼蛋,可能由于我技术不好,结果输了。我的对门就绷着脸说我,牌打得真臭,咋能那样出牌?同你对门真是倒霉透了。这样的话他一连说了几遍,气得我把牌一摔走了。还有一次,几个人聚在一起喝闲酒。我说,我胃不舒服,不能喝。谁知桌上有一人接着甩来一句话,还摆什么谱,不能喝来干什么?一句话把我抵到南墙上去。

回到家后,我同爱人说起这些事时,还气不打一处来。真是退休了,被人看不起了!爱人说,你都六十多啦!六十就是耳顺之年,你还管人家同你说什么话?一句话使我醍醐灌顶。孔老夫子在《论语·为政》中说,六十而耳顺。耳顺是六十岁的代称,指人到了六十,个人修行成熟,没有不顺耳之事。要能听得进逆耳之言,即使是詈骂之声也无所谓。悟过了圣人的语录后,偶尔再听到个别人说些不中听的话,我往往一笑了之,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了。

文章写到这里,应该结束了,但有一句话如鲠骨在喉,不吐不快,那就是,耳顺之年的我还是想听顺耳的话。因为从3岁的孩童到耄耋老人,几乎都喜欢听好话,好话让人听起来多舒服多愉快啊!真希望大家像邵峰和何伟说的相声那样,多对老年人顺情说好话。

屈海波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加快夏种进度 提高夏种质量
  • 映日荷花别样红
  • 图说我们的价值观:公正
  • 包粽子 迎端午
  • 服务“三夏”保丰收
  • 图说我们的价值观: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