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一份情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9-02-21 10:52    作者:

年幼时在乡下,生活中总也绕不过去的一个字,那就是“借”。借什么呢?借钱。我八岁时父亲去世,母亲一个人拉扯我和大我三岁的哥哥,土里刨食,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即便是掰成两半,也不够花,于是便借。

那时村人大都不富裕,但都淳朴,只要来人进了家门开了口,多少都会借一点的——人家张回嘴不容易,总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吧。好借好还,再借不难。母亲总会在约定的期限内,准时归还,卖粮食或者是卖鸡鸭。

有一年秋天,母亲要盖房。老屋实在是太老了,像一位白发豁牙且拄拐的老人,有房梁随时会朽断、土墙随时会坍塌的危险。

买材料的钱可是个大数目。先借钱,母亲跑东家去西家。有人家不等母亲上门,自个儿就拿着钱来了。互相帮衬、互相扶助,这是那时的村风。

邻居翠芹婶也来了,但她只是站在门口,一副难为情的样子,说,姐……我没钱借你,真不好意思——按说翠芹婶该喊我母亲叫嫂子的,但她总是喊姐。母亲说,啥不好意思啊,翠芹,你这会儿家里这么困难,哪里有钱。按说,我应该帮你点钱才是的。

翠芹婶家的奎叔在建筑工地上摔断了腰,一直在家里躺着。她婆婆,我喊作二奶奶的,也得了病瘫在床上。翠芹婶一个人伺候俩病人,还有俩孩子,一个人整天忙得脚不着地。

钱借够了,材料买齐了,动工。母亲一大摊子事要忙,每天下来,晚饭也不想吃,歪倒在床上就不想起来。幸好村人们只要闲着在家的,都来帮忙,盖房还算顺利。

有一天,夜深了,我在临时搭起的草棚里还没睡,突然听到自家建房的工地上,有刷拉刷拉的声音传来。我和母亲出去,借着月光,看到有人在我家工地上忙活。是在筛沙。走近了看,是翠芹婶。

母亲说,翠芹,你不去睡觉,咋来筛沙了呢?便去夺她手里的锨。翠芹婶一边往后闪躲,一边说,姐,你就让我干一会儿吧。孩他爹和俺娘,还有孩子,都伺候完睡着了。现在筛了沙,明日儿你就省点工夫了。

母亲说,翠芹啊,你忙了一天了,抓紧回去睡觉。伺候病人比盖房的活儿还要累。说着,又去夺翠芹婶手里的锨。翠芹婶把锨藏在背后,说,姐,你就让我干一会儿吧。你家这么大的事,我一点忙帮不上,心里难受。钱我帮不上你,但活儿我能干一点是一点。

母亲终究没劝得了翠芹婶。那晚,姐俩筛沙,刷拉刷拉,一直到很晚。我在草棚里听,总以为是外面下雨。

房子建成那天,母亲炒了很多菜,请来帮忙的乡人们吃饭。让我去叫翠芹婶来,她不来。母亲亲自去叫,她还是执意不来。

第二天晚上,母亲炒了几个菜,茄子土豆之类的,又去翠芹婶家,硬是将她拉了来。两人对坐,喝酒,一人一茶碗。酒是自家地瓜干酿的。

翠芹婶说,姐,你盖屋,我钱也没借你,活儿也没帮上,真是不好意思来。母亲嗔怒道,翠芹,你要这样说,以后我不搭理你了,你是没钱借给我,但帮了我很多……

母亲有点喝多了,絮絮叨叨,但旁边的我听得出,母亲其实就说了一句话:你给我的,是比钱还要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姐妹间的一份情意。

情意。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珍贵的呢?

曹春雷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加快夏种进度 提高夏种质量
  • 映日荷花别样红
  • 图说我们的价值观:公正
  • 包粽子 迎端午
  • 服务“三夏”保丰收
  • 图说我们的价值观: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