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开着轿车赶大集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9-01-17 11:06    作者:

小时候天天盼着赶大集。

我小时候所生活的小柳园那个村庄,在蕲县古镇的西南,离蕲县集十多里路。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每临春节将至,快过大年时,父亲都会把架子车拖出来,打满气,拉着我去赶集,采办年货。父亲之所以拉着我去,是怕他的宝贝架子车在他采购东西时,被别人偷去,我在那里帮他看车,父亲则一趟一趟地把置办的年货送到车上。年货置办的差不多时,父亲便会拉着年货和我,来到卖猪肉的摊子前,点上根自己卷的老旱烟,吐着烟雾给卖肉的说:“砍五斤五花肉,要肥肉多点的,瘦肉吃了不拉谗。”最后,父亲满怀大功告成的喜悦,来到煎包铺前,买上二十多个煎包,一边递个我吃,一边说:“别都吃完了,给你弟弟妹妹也留几个。”之后便拉着年货和我洋洋得意地往家赶。

冬天天短,一般地情况下,我们要在太阳偏西时才能回到家。到家后,弟妹们便会围拢到车前,父亲便会让我把煎包拿出来分,但一路上实在经不住诱惑,二十多个煎包早被我报销得差不多了,顶多能剩下三四个,就是这几个也不知诱惑得我强咽下多少口水。父亲气得大骂:“咋就饿死鬼托生的,明年不带你去赶集了。”这能怪谁呢?不是我贪吃,实在是那煎包太香,太好吃,诱惑力太大,平时吃的都是红芋饭,玉米面馍,面对白面肉煎包的诱惑,谁能把持得住?

说归说,骂归骂,再到春节临近,父亲依然会喊着我和他一起去赶蕲县大集。但随着父亲一年一年地老去,随着我一年一年地长大,先是父亲拉着我,后来变成我拉着父亲了。坐在架子车上的父亲总嫌我走得慢,尽管我感觉已经是一路小跑了,父亲还要责怪我:“这样磨磨蹭蹭的,猴年马月才能到集上!”到了集上,父亲依然会一趟一趟地采购,依然会吐着烟雾给卖猪肉的说那句话,砍五斤五花肉,肥肉多点的,但说出的话没以前宏亮了,也少了那么一点自豪感。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土地承包到户了,人们手里有了闲钱。村庄开始出现那么一两台四轮拖拉机。再到春节置办年货时,小柳园庄人便会开上四轮机子去赶集,去时满满一车人,回来时拉满满一车年货,乡里人厚道,虽是年货都堆在一起,但很少出现差错。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父亲早就去世了。如今,去往集上的乡间土路早被水泥路面取代,父亲的架子车也早没踪影了,唯有古镇蕲县大集还在。它头枕浍河,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古往今来的故事。弟弟说:“好多年没回老家了,走,带你去蕲县大集去逛逛。”弟弟的轿车载着我飞奔,十来分钟便来到街上。

蕲县街早就不是当初的样子了,原来的那条南北街退休了,新开的几条大街依托206国道向外辐射着,弟弟转了好几圈才找到个停车位。真是让人感慨啊,这才短短的几十年,大城市的停车难竟然传染到了小集镇,小车竟然比我小时候的架子车还多。

停车位不好找,车不敢动。我们只好像过去父亲那样,一趟一趟地把年货往小车里搬。过年包饺子离不开肉,我们哥俩来到肉铺跟前,我敢确定这肉铺不是父亲以前买肉的那铺子了,卖肉的老板大金戒指能晃瞎人眼。弟弟点颗中华烟边抽边说:“割十斤肉,挤成饺子馅,瘦的,最好一点肥的不带,俺三高。”

从蕲县大集到小柳园庄,还是那十多里的路程,但坐在弟弟小车里,我一直在怀念父亲的架子车,还有那5分钱一个的水煎包……

王桂田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旗袍秀盛装上演
  • 新汴河景区获批“国家4A级”
  • 市五届人大二次会议隆重开幕
  • 市政协五届二次会议隆重开幕
  • 市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今日开幕
  • 宿州新年菜丰价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