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如见祖母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9-01-03 10:53    作者:

晚十时许,在师专巷路旁,坐着一位老太太,身旁放着一些杂物。也许是一名流浪者吧,起初骑车驶过,只是微觉心酸。十几米后,我返了回来:也许她需要帮助。

她不是流浪者。她是白天在附近见到一块厚木板,这时候想把它带回家去。说是挡门用,“门底下烂了,我用它挡门”。问其儿孙,说是都打工去了,都在外面,家里就她一个人。我提了一下木板,木板很沉。都十点多了,问她怎么办,老太太说,找个地方,把门板藏起来,赶明天找个人弄回家。问藏在哪里,说是在前面某处有一堆草,把它放草下面。问远不远,说是在前面不远。我把木板放到自行车上,帮她推向她所说的地方。老太太跟在后面,一面还捡拾着路边的塑料袋、矿泉水瓶子等。几百米后,转个弯,又是几百米,终于找到老太太所说的草堆。其实那不是草堆,那是一家单位门旁的绿化带。我把木板给老人放到她指定的地方。老人问我做什么工作,在哪工作,不停地称谢,还邀请哪天去她家喝口水。老人今年八十多了,身上散发着某些气味,恐是没有及时洗澡或洗衣服之故。

回去的路上,我骑得很慢,我想到了我的祖母。

正是想起祖母,我才折回来问老人是否需要帮助;而我每见到瘦弱的、脚步蹒跚的老妇人,就会立刻想起祖母。生我者父母,养我者祖父母。祖母多病,身体不好,印象里,很多都是祖母皱眉喊疼、叹息吃药的景象。腰疼,关节疼,心口疼……祖母深受病痛折磨。

祖母还受祖父的气,祖父大喝一声,祖母就不再说话,也许是不敢说话。六十多岁的人了,祖父还是说骂就骂。“别看你年纪大了,我说打你,你跑不掉!”祖父吼道。“你打吧,打死算。”祖母小声说,并无悲戚。我站在一旁,惊恐万端,不知所措。那次,祖父向前走了几步,但终是没有出手。可是几年后,祖母去世,祖父流了泪。祖母去世后,祖父也开始了他的不幸。

小时候,祖母是我的一切。欢乐几乎都是祖母所赐。

跟在祖母身后赶集上街,几里路,都在跟祖母撒娇。埋怨祖母老跟人搭讪,以致走路太慢。其实,也许是因为祖母是小脚,就必须走一会歇一会。祖母手提几个小乌龟,最后好像是一毛钱一个卖了。傍晚,跟着祖母下地拾红芋片,每拾一回,每拾一小筐,祖母总要夸奖一回。说“你小时候,我总想着你什么时候能长大,说着说着,就会帮着干活了”。这话祖母不止说过一次。星星出来,风越来越凉,祖母就会要我穿上带来的衣服。深秋季节,确乎凉了,但是祖母在,温暖就在。

童年时贪玩,饭时不知回家,就会听到祖母悠长的喊声,喊我回家吃饭。祖母力气不大,可是喊我的声音,却能穿透半个村庄,传进我的耳朵。似乎不管我在哪里,祖母的喊声,都能找到我,牵我归家。家里还有祖父,姑姑,二爹,他们一样地疼我爱我,可是,似乎总是祖母走出院子,在池塘边,在小路口喊我回家。应是祖母做好了饭,给大家盛到碗里,就踮着小脚,喊她的孙儿了。快入秋了,祖母在院子里套棉被,日光一点一点西移,一点一点变淡,我心里不喜,可是在被子上一滚而过,听着祖母的嗔怒,还是快乐非常。一次从学校回来,路上采了几粒香泡泡,飞快地到家,神秘地要祖母闭上眼,张开嘴,把剥好的香泡泡放到祖母口中,祖母满足的笑容一直绽放到此刻,还将一直绽放下去。可是,这样的时光,并不多。本来应有很多,是我没有把它们珍藏住,它们逐水而逝了,这是上天对一个不用心的幼稚者所做的惩罚。

祖母最大的遗憾,也许是对她棺木的不满,可是我无能为力。我曾答应她,要父亲给她做一口好些的棺材,可是我终于没有开口,或者是开了口,父亲无动于衷。总之是,祖母是带着这样的遗憾,甚至是这样的怨艾离开我们的。

祖父疼我,可他没能见到他可爱的重孙女。祖母疼我,她却竟连她的孙儿媳妇也不及见。祖母去世时,不足七十。

祖母的柔弱、忍让、悲苦和善良,永在我心。她活在每一个我遇见的略带孤苦的老太太身上。

董凤宝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欢乐庆元宵
  • 猜灯谜庆元宵
  • 新春求职忙
  • 争当小小志愿者 文明创建我行动
  • 家家争做文明家庭 人人参与文明创建
  • 非遗传承庆新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