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宿县的驻马店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12-27 11:35    作者:

河南省南部有个驻马店市,据说,驻马店是因历史上南来北往的信使、官宦在此驻驿歇马而得名。而在咱老宿县的北关六小附近有个地方也叫驻马店,不过我们这儿的人叫马车行,其实也就是驻马店。这个驻马店里设施设备比较特殊,既有供人住的客房,也有供马歇脚的马厩。不仅如此,还有为牲口准备的石槽和草料。当年,我曾在这马车行住过,了解这个马车行的住宿情况。

那时交通工具极其匮乏,一个公社都没有一辆运货的卡车。进城拉货,几乎全靠马车或者驴车。那年我们学校要办印刷厂,进城拉印刷机和切纸机就用的马车。因为印刷机和切纸机又大又重,不用马车拉不动。一辆马车是用三匹马来拉,中间一匹马是驾辕子的,两边的马是拉梢子的。这三匹马的合力非常大,特别是驾辕子的马,一般是训练有素的高头大马,比拉梢子的马更加强健有力。

那时坐空马车进城,不像现在旅游景点游客坐的观光马车那样悠闲自在。那时的马车只有两个轱子,虽然是橡胶的,但马车没有减震功能。加之那时进城的公路多是沙石路,好多路段坑凹不平。坐在这样的马车上颠簸得非常厉害。近途还好些,如果要坐几十里路马车进城,没有一定的抗颠簸能力根本撑不下来。

赶马车既是个技术活也是个力气活。我感觉,这要比现在开汽车、开火车难多了。车把式要让三匹马同时用力往前行,没有一定的经验和技术是驾驭不了的。特别是使役驾辕子的马,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有时,驾辕子的马不听“嘚儿、驾、吁、喔”这些特殊口令,车把式一边使劲拽住缰绳、喊着口令,一边炸着响鞭,让它就范。最可怕的是它“毛”了,马“毛”了也就是马惊了,马发疯了,什么口令也听不进去,只是狂奔。如果车把式没有过人的技术和牛一样的力气,往往就会发生大的事故。在马“毛”了时,平常车把式那种站在马车上,一手握缰绳,一手执马鞭,唱着“长鞭一呀甩,啪啪的响哎……”的风采便荡然无存。

去城里拉货也不全是用马车,如果拉不太多的货,就用毛驴车。毛驴车相对轻便一些,一辆平板车,一头毛驴就行了。毛驴没有马高大,但比马好使唤,又有耐力。驴虽然有倔脾气,但还是当“顺毛驴”的时候多。

现在让我们回到马车行。天晚了,拉货的马车和驴车回不去,就只有住在这宿县唯一的驻马店里。在这店里不仅人能安歇和吃饭,还有停车的地方,更重要的是马和驴也能在店里休息和补给。马和驴在白天拉车赶路十分辛苦,晚上必须给它们加“夜宵”,把它们喂饱喂好。特别是马,更要多加一点饲料。否则的话,第二天马就没有劲拉车,长此以往,马还会越来越瘦。“马无夜草不肥”这句俗语是策马者的经验之谈。马吃饱后就开始睡觉,马睡觉不像人那样躺着,马睡觉的时候都是站着的。马如果卧在地上睡觉那就麻烦了,说明这个马已经有病了。人和牲口混搭住,不仅要闻马棚里散发出的骚臭味,夜里还被马的嘶鸣声和“欧啊——欧啊——欧啊”的驴叫声搅得睡不好觉。

现在,宿县的驻马店早已不复存在,代之而起的是苏果超市和一幢幢宿舍楼;马车和驴车在我们这儿也很难找到了,即使有,也不可能再让其进城了,代之的是一辆辆不吃草料的汽车和飞驰的电气化火车;原来高低不平的沙石路也不见了,换成了平坦宽阔的柏油路,即使是乡村,水泥路不仅村村通,而且还户户通了呢。

屈海波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大学校园翰墨飘香
  • 宿州:全力打造生态之城
  • 大美宿州 文明之城
  • 冬日草莓红
  • 示范园里春意浓
  • 志愿服务进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