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为岁月留影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11-01 10:48    作者:

很小的时候,家里有几册影集,里面存了许多照片。平时影集压在箱子底,没事也想不到拿出来看。

翻开绿色硬壳,首页的一张照片,父亲抱着我,靠着蓝色的背景板。那会儿的我顶多一岁,他戴着一幅宽框的眼镜,瘦瘦的身材,西服罩在身上,看着有些大。下巴上软软的胡茬,透着几分稚气。拍这张照片的时候,父亲不过二十三,不过那个年纪的他已经工作六年了。

仔细瞧瞧,似乎镜片还有点厚,像极了酒瓶底。这样的镜子架在鼻梁上,不会眼花么?再翻一页,又一张是父亲的照片,一身蓝色的夹克,换了一幅边框稍窄的镜子,右手翻起报纸的一角,一脸笑意,让人联想到阳光灿烂的日子。照片上的父亲留着“三七开”,头发浓密且有型,不像现在,岁月老了容颜,也带走了些许秀发。

“这是搁哪来照的?”我问他。

“好像是值班的时候,同事给照的。”

哟,那可是20多年前,还是“相机是个稀罕物”的时代。那会儿没有智能手机,没有数码相机,照相先得装胶卷。一切准备就绪,还要遵照摄影师的要求摆造型,碰上对面技术不佳,这边迎着镜头脸都笑僵了,也不好问人家好了没。谁知道对面什么时候按快门!

相片拍好了不能马上取,胶卷要进暗室专门冲洗。等上两三天,再跑一趟。到了照相馆,相片已经才裁好了,整整齐齐地放在小纸袋里。

“不打开瞧瞧吗?”

“不成不成,等回家再看。”

拍照虽然麻烦,但终究是一件开心的事儿。这种麻烦,如今有了新的称呼,叫“仪式感”。家里没有相机,拍照一般要去影楼,换上新衣服,专门去照一次相。外婆家也有影集,那些照片时间更久。逢年过节,一家老小聚在一起,老太婆把影集翻出来,每张照片都是一段记忆。那些事儿,远的有半个世纪了。偶尔母亲发出感叹,说听外婆讲她小时候的事儿,觉得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

这种感觉不仅体现在照片上,于笔端也时有发生。笔下写过诸多回忆,时常思绪萦绕、片段交叉,偶尔翻看之前的文字,总有时空错乱的感觉——这是我写的吗?怎么看着不像……

有时写别人的故事,不少事情拿不准,继而向当事人求证。人家听罢,愣了半晌,许久以后回了一句,“怎么能记那么清楚?”

“哪里不对吗?”

“没什么,就是感觉像看别人的故事。”

无论是照片,还是文字,都是对岁月的纪念,都是对自我的表达。因为没法表达别人,只能说自己了。当我们回溯过去,忆起的是片段。这很好理解,好比一个房间,容纳不了太多东西,定期清理是最好的办法。打扫房间,扔什么、留什么,不过一念之间。大脑有些不同,记住什么、忘却什么,大抵控制不了。只能把记住的那些翻出来,好好保存——穿起一根线,把记忆留影的夹起来,想起来了,推开房门,自顾自看一会儿。

游走在虚幻与真实之间,时而沉溺在自我的世界,也知道应该适时抽离。这种感觉,近视的人想必深有体会,把眼镜推下鼻梁,眼前的一切都虚了,像极了摄影中虚化的技法。眼镜戴回去,周遭的一切马上分明起来。

《秋夕》言:“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流萤,特指飞行不定的萤火虫。岁月流萤,一如飘散在过去的记忆。岁月留影,想抓住那些不可言的思绪。希望一笔写尽,又怕来日无言。好比期待一个人,盼着她出现,又不想她出现。她最好别惊艳了时光,不然余生都无法安宁了。

晏铭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水稻喜丰收 农民收割忙
  • 黄河故道秋景如画
  • 电网升级助力精准扶贫
  • 创建卫生城市 共建美好家园(公益广告)
  • 燃烧的是香烟,消耗的是生命(公益广告)
  • 黄手环:把爱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