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弄饭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8-30 11:41    作者:

弄饭是故乡的土话,也叫忙饭。一般来说,弄饭多是做给自家人的吃食,若讲忙饭一定是贵客临门才这么说。记得小时候,疯玩累了的我,一进门便会喊,妈,弄饭吗,饿死了。腊月天,乡村静卧在艳阳里。红的瓦面,黄的土墙院落,树木,一株株地杵在房前屋后,喜雀窝东结一团西织一簇,乌乌地支在枯杈上。清流河也冻上了,摆渡的船赤条条的睡在岸边。冬闲。天冷。院地里朝阳的檐下,凉晒着腌好的咸货,腊肉,鸡,鸭,鹅……对乡人来说,这里是炫耀的好地方,凉晒的咸货愈多,年景愈好。

村前,池塘边,青石条砌成水铺子上,妇人们挎着篮子,提着水桶,来来往往。淘米,洗菜,挥动棒捶啪啪啪一一一地拍打着衣裳。谁家中午吃什么,看一眼洗菜篮子便会知道。平常,乡人的午饭大多是一锅米饭,配一锅红烧的矮腿青菜,条件好的,隔三岔五的会在米饭锅里蒸上咸货。矮腿青菜是霜冻地里长起来的,味甜,开锅就熟,青青白白的,爽口。米饭上蒸的腊肉,半熟便透出浓浓的香味。开锅,白米饭上卧着一片有红似白的腊肉片,哎呀,馋死个人。

水铺子上,若是见了姑嫂妯娌提着一堆鲜鱼鲜肉水菜来洗,一定是家里来客人了。于是,有人便问,哟,忙饭啦。她答应说,是呀,我们家老三说了河东伏家湾老高的大姑娘,今天,高家人来看门楼子。这人便感叹,哎呀,喜事,好着呢,忙饭也欢喜。妇人们说着闹着,叽叽呱呱没完没了,笑声翻飞,溅到了天空云朵里去了。

小时候,我喜欢看着娘弄饭,许多的时候,我愿意帮着娘烧火。一来是因为锅门口暖和,再有就是娘会时不时地递过来一片肉,半根骨头。那时候,能偷个嘴,香啊,心里也爽得了不得。

家里的锅台是请乡下支锅匠专门来家做的。灶台用土坯砌筑,分里外两个铁锅,一大一小。小的炒菜,大的煮饭,中间三角处置一个铁制的炉子,瓦罐一般,取余热用水。台面上贴白色瓷砖,台身和竖起来的烟囱部分用白灰抹平,边边角角的用毛笔描上黑边的花纹,中间空白处画一条活灵活现的鲤鱼,鱼的上方竖写着“水火平安”几个字。灶台后便是锅门口,两个火道,右边立一个风箱。柴火多是稻草麦秆之类,家家户户的门前屋后总有一堆稻草垛。风箱拉起来咯哒咯哒,节奏感好强。乡下的锅台,黑白分明,干净整洁且实用,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建筑。

掀开锅盖,瞬间,雾气腾腾,娘喊,三哎,外锅小火,压着,里锅再搁一把饭火。听了娘的话,我停下风箱,忙用火叉翻些灰盖住了正旺的火势,另一边,圏一把稻草塞进里锅的炉膛里,用火叉挑起余灰,猛吹一口气,火,腾地着了起来。

都说南方的男人会做饭,这话不假。在北方生活了这些年,我发现北方人不是不会做,而是做的不够精细。一盆面,放水,稀了,加面,哈嗒哈嗒,干了,又加水。所有的菜,放一起,炖,除了咸,辣,毫无吃头。一条鲜鱼,也要用面滚一下,油炸之后再红烧,把仅有的鲜味弄丢了。 我自小就跟娘学会了弄饭,今天就讲一道菜,大家都可以试试。这是道凉菜:咸鱼干三两,蒸熟后撕成鱼丝。腰果一两,炒熟凉干,青蒜苗四两,烫熟后冷却,切段拍成丝。香菜一棵,切碎。将食材放盆中,放糖,醋,适量盐,拌匀,装盘,放入麻油,香菜。这道菜叫:凉拌鱼丝,白里透青,香脆可口。

不信,你试试。

邱晓鸣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灾后补种忙
  • (公益广告)请节约用纸保护生态
  • 灾后特巡保供电
  • 埇桥区:确保灾后无大疫
  • 萧县旗袍秀 全国获金奖
  • 尊老爱幼 传承家风(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