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符离老街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8-09 10:36    作者:

符离镇是一个名镇!

符离真正成为一个集镇,已经有一百余年的历史。1912年修建津浦铁路,符离正好是一个小站。一个全新的火车站,引来从不同地方淘金的人们,他们在这里立家、兴业,所以符离镇本地人少,外乡人多。

符离首先是一个站,其次才是一个集镇,一直到现在,附近村民去符离赶集还说成是:去车站。车站,已经成为一个永久的符号镶嵌在人们的生活里。我家住在距离符离集四五里路的一个小山村,小时候,我每年都要跟着父亲去几次符离,冬季去的时候最多,大多都是去集里的浴池洗澡。那时,农村人,冬季,可以穿得寒酸一点,可以吃得简单一点,但一个冬天,洗几次澡,是没法省略的,哪怕再没钱。

我的父亲是一个节省的人,每一次跟他老人家去符离,他都不给我们买零食吃。我最想吃的就是炒花生,五分钱一两,只要五分钱,就可以让他的儿子高兴起来,可父亲从来也没让我高兴过。符离集里那条老街,东西走向,正好和集东边的津浦线垂直。老街是符离集初创时的第一条街道。街道的路面用石板铺就。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到符离中学上高中时,老街两边一处处青砖碧瓦的房子还在。

那时,老街是符离集的心脏。区政府、区医院、信用社、国营饭店、烧鸡店等,都在这条街道两边。它的意义,有点类似于北京的长安街。符离集的这条老街,我很熟悉。我的两年高中生活,几乎每一天都要和它有联系。

那时,我每一个星期五下午放过学后都要回家,星期天的下午再背着一竹篮子蒸馍去学校。尽管家里条件不好,除了给我准备每学期学杂费以外,再没有更多的钱,但母亲每星期还是要给我零花钱。我就用这点零花钱,到老街上,买点菠菜、萝卜之类的东西,开饭了,一菜一汤一馍,倒也没觉得怎么艰苦。

因为有了母亲给的零花钱,才让我就和老街有了更大的交集。买青菜,用不了几个钱。更多的钱,我都投资到买书上。老街上有一家新华书店,店面只有两间。书店的主任和营业员是同一个人,那人姓徐,五十多岁年纪。那时候各行各业的服务态度都不好,徐营业员只能说是更恶劣。我就亲眼看到过,他把一个买书的中年人,恶劣地一直推出店门。? ?

后来,小镇的个体书店渐渐地多起来,老徐的书店,也换成了他的儿子小徐经营了,书店经营思路虽然也有些改变,但毕竟是积重难返,规模是一点点地萎缩。再后来,小徐在经营书的同时,也卖鞋帽衣袜之类的商品,这样一来营业额是提高了,但书香味就大打折扣了。如今,老街的书店,再也见不到踪影了。

老街上,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有一家照相馆。老板姓王,微胖,一双大眼睛,很生动。我在镇里上学时,照张相是很奢侈的事情。少年的我们,都很崇拜军人,我在这家照相馆里照的唯一的一张艺术照,就是一张一寸的标准军人相片。军装是照相馆的,只是我照相时,因为过于紧张,衬衣领口有些褶皱,竟没有发现,有点美中不足。三十多年过去了,那张照片我一直保留着。那里面有我的青春岁月,还有朦胧的憧憬!

近年来,古镇符离,面貌是一天一个变化。老街的两旁,楼房越盖越高,街道成了最低洼的地方,一到雨季,老街就是一条河。对于要不要保留这条老街,镇里领导颇费脑筋,最后决定留下。不过,对它却作了最大规模的改造。现在,你再走在这条大街上,只会给你带来惬意。

书店没有了,跃进饭店没有了、信用社也改成农商银行搬到别的地方了。老街似乎失去了一些什么,然而它亲眼见识了世事的变迁,体会到了历史的沧桑。

张升平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爱心冰柜”亮相宿州街头
  • 百善孝为先(公益广告)
  • 安装行人隔离栏 规范交通秩序
  • 宿城将告别“黑臭水体”
  • 乡里娃有了游泳池
  • 暑期志愿者创建展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