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18岁的江湖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8-09 10:35    作者:

我们那个村子,有一个全乡著名的天气预报员,他就是单身汉魏毛。魏毛通过观天看云,听昆虫叫声,望井水荡漾,可以预报出好几天的天气状况。

魏毛还会算卦,在1986年5月,他蹦蹦跳跳眉飞色舞来到我家,一把抓住我妈的手,语气颤抖:“大……姐,你家娃娃今年考大学,准行!”我妈也是激动得哆嗦,魏毛,你要是算准了,我白天也打着灯笼去给你找个媳妇儿成家。

我妈似乎把赌注押在了魏毛身上,那天她翻箱倒柜去找钱,给了魏毛13块钱,1986年乡里的猪肉价,1斤也不过8角钱。但那一次魏毛没算准,我落榜了。我妈气得直哭,大骂魏毛:“骗子,骗子!这样的人,活到80岁也不能娶媳妇儿!”

其实真不能怪魏毛,谁让我偏科那么严重。比如解析一道数学题时,隆起的皱纹让我看起像一个18岁的小老头儿。

这是1986年8月的一天下午,天空中一直滚动着沉闷雷声,从山梁上望天,风把沉重的黑云缓缓推动着。

山梁上,响起一阵吹羊角的“呜、呜、呜”声,那是罗老大,乡里的一个老劁猪匠。精瘦的罗老大挎一个帆布包包,上面是大红的字:“为人民服务”。

“娃,依我看,你得去学门手艺,总饿不死手艺人!”爸抬起头,目光里几乎是命令。“学啥,爸?”我迷糊着问。“学啥,还有啥可学的,跟罗老大学劁猪呗,你考不上医学院,把劁猪手艺学好了,也是相当于给牲口们做手术,跟医学院出来其实差不了多少。”爸站起身,他背着手,抬头看看天,在院坝上兜着圈开导我说。?

我堂伯从乡里铁匠铺回来,他给我打了一把锄头、一把镰刀、一把砍刀。堂伯风一般飘到了我家门前,拍着我的肩膀说:“侄儿啊,中国有好几亿农民,我看靠种地,也还是能活命!”堂伯是村子里种庄稼的能手,他一人,就种了8亩多田地。我爸有些烦躁地推开堂伯说:“大哥,你就别说这些了,俗话说得好,良田万亩不如薄技在身,我跟罗老大已说好了,跟他去学劁猪。”

罗老大“呜呜呜”吹着羊角来到我家。我妈说:“娃啊,你还不赶快给师父跪下。”我半跪下去,怯生生叫了一声:“师父!”罗老大扶起我,把我的眼皮抬起一看:“娃娃,你眼里有一股杀气,我看适合学这个手艺。”我眼里有杀气吗,那只是我对梦想流产的抱怨,对命运不公的愤懑。

我跟罗老大“呜呜呜”吹着羊角上路了。他一顶破帽遮颜,还真像一个古代的侠客模样。罗老大有一个小本子,上面登记着全乡公猪母猪的养殖数据,他说,这些数据都是从乡里兽医站那里抄来的。

来到一户农家,主人端了一碗柴火灶里煮的荷包蛋出来,上面还浮着一层稻草灰。主人见他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有些尴尬,罗老大介绍说:“这是我徒弟,我们师徒就一起吃。”猪圈里,一头公猪似乎嗅出了啥不妙的气味,朝圈门不安地拱动着。罗老大对主人说:“开始吧。”他走在最前面,示意我一起去把猪拖过来。三人合力把那头嚎叫的猪一起按住,我腿打着颤,罗老大取下嘴里含住的锋利小刀,手起刀落间,一团血糊糊的东西扔到了盆子里,那是猪卵。那天,我看到那头垂头丧气的猪恹恹着回到圈里,我本能地蹲下了身,感觉刚才是自己被阉割了似的。

我确实是一个天资聪颖的人,不到一个月,我就把罗老大的手艺几乎全学会了。罗老大乐呵呵地对我说:“我可以放心退休了,你是我的关门弟子。”两个月后的一天,我给爸鞠躬请求:“爸,让我去复读吧,我不是当劁猪匠的料!” 我妈带着哭腔,配合着我一起求爸,让娃娃再去复读一年吧。“去吧去吧。”爸挥挥手。

秋深了,山路上已有了霜,我背着书包,返回县城中学去复读高三。“徒弟,徒弟!”一个声音高喊着我,是罗老大,他喘着粗气赶来,送我一样东西,一只吹口哨的羊角,他望着我说:“徒弟,我就明白,你不是当劁猪匠的料,我们师徒两个月,送你做个纪念吧。”我收下羊角,罗老大一把搂住了我,哭出声:“徒弟,我真舍不得你走……”

18岁的江湖,我开始了最初的谋生,风吹草动中,手艺人的身影还在天幕浮现,那些场景依然庄重地提醒我,人生的路,还得扎扎实实地走。

李晓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爱心冰柜”亮相宿州街头
  • 百善孝为先(公益广告)
  • 安装行人隔离栏 规范交通秩序
  • 宿城将告别“黑臭水体”
  • 乡里娃有了游泳池
  • 暑期志愿者创建展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