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8-09 10:35    作者:

多久不提笔写字了,键盘敲出“柴”这个字,竟有瞬间的质疑,这就是那个“柴”吗,柴米油盐的“柴”?真是亲密的疏离。亲密至极有时候就会疏离。疏离也是一种保护。火远离柴,斩钉截铁不留余地,拒绝柴的火,就是对柴的爱和保护。

柴从木此声,既是木,生性本暖,与“暖”孪生的,还有“温”,还有“贫”,还有蓝边大碗般的“老”。柴,最是暖老温贫之具。绿树掩映绿田围绕的村庄里,那么一个篱笆小院,一扇柴门,柴门里,大白鹅傲骄地扬着长脖子,草鸡在盛开的指甲花下觅食,裹着头巾的老妈妈吱呀推开柴门,掐攀缠在木篱笆上的嫩眉豆,不一会,柴门里会升起袅袅炊烟,炊烟里微呛着柴草的香气,这场景,在多少人的脑海里拂抹不去?有些东西你想刻到记忆里,偏偏如同沙滩上的字,时间的水流略一冲刷就不存痕迹,而有些,就那般固执地烙进去,每天拿剔骨刀来刮一万遍,依然还在。不能遗忘,姑且共存,又何况是如此美好的共存。

拣柴那些记忆,隔了几十年,还与你的生命温暖共存。那年月,谁家离得了柴?硬的树枝劈柴,软的干草豆秸,全是明火执杖的热烈,红红的火舌舔着锅底,热烈着大铁锅,热烈着死面贴饼南瓜菜,生命的欲望生动蓬勃。扫树叶,铲麦茬,摇干棒,都是攒柴大行动。“摇干棒”何谓也,很直观,就是把树上干枯的树枝用力晃下来,这活计适合气力大的孩子,劲小了摇不下来,抱着树闭着眼咧嘴呲牙,蚍蜉用尽吃奶之力,也只撼得下几截细碎的小干枝,还刚巧砸在脑门上。当年那个邻居陈胜生猛,他不摇,他直接用长铁棒打,根本不管地主的什么禁令,所以,他总是打柴最多。性格决定人生走向,放之四海皆准,揣着鸿鹄之志的小燕雀后来揭竿而起,王侯将相于是也属了贫民,果真是“宁有种乎”。可这实属于个案。人世间,多的是车走车路船走船路,各循其轨,其谓规则。如同花就该在枝头,干棒就该入灶堂。

我一直幻想能有一个大壁炉,我想我可以抡起斧子劈几段老柳木,把劈柴整整齐齐码在那儿,大雪覆盖,鸟在上面留下歌声,松鼠在上面留下爪印。近黄昏,我把劈柴连同鸟迹兽迹一起丢进炉里,坐在那儿,就一曲萨克斯,看火焰噼啪炸开,看烈红噌噌腾飞,看它一点一点寂寥下去,暗淡下去,成好大一堆锦灰。

秦桑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爱心冰柜”亮相宿州街头
  • 百善孝为先(公益广告)
  • 安装行人隔离栏 规范交通秩序
  • 宿城将告别“黑臭水体”
  • 乡里娃有了游泳池
  • 暑期志愿者创建展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