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那碗馄饨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7-12 10:42    作者:

固镇古老又年轻。它有源远流长的历史故事,也有陪我度过的快乐时光,而且,还有几家老字号饭店特别的味道。离别故乡三十多年,我至今依然难以忘怀,比如;人民饭店的老味肉片,老任桥牛肉,南头老街鳝鱼辣汤,四喜肉糜大丸子(一个足有半斤重),湖沟烧饼等。

最让我忘不了的,是老母亲最爱吃的县城中心那家饭店的“三鲜馄饨”。小时候常跟着母亲拿着大大的搪瓷缸子去买。不管是中午或者晚上,买竹筹牌子都要排在十几人之后,可见,它不只是我们家的最爱。

卖三鲜馄饨的是一个中年男性大胖子,他从母亲手里一接过竹筹牌子,便飞快地甩进木匣子里,那个动作很优美,印象中就像一个音乐指挥家,用指挥棒优雅地划起第一棒,然后,他抓起一大把薄皮鼓圆的馄饨撒进翻滚的荤汤锅,稍等片刻,馄饨翻浮,用笊篱捞起,“嗞”一声盛入缸中,用勺子往缸子里浇满荤汤,汤面撒上白胡椒、细葱沬、碎芫荽,滴上几滴香油,热气腾腾的满缸香气扑鼻而来。

“大姐,大碗的馄饨好了,慢端,别烫着!”他声如洪钟。

“谢谢!”母亲总是报以微笑。

跟在母亲身后回家的路上,看着她小心翼翼端着搪瓷缸子稳稳向前的样子,总是感觉到幸福,在那个生活艰难、物资匮乏的年代,这不仅仅是一口美食,更是一份浓浓的母爱。

端到家后,温度正好适口,母亲用饭碗给我分上一碗。此时,我总是迫不及待舀起一只馄饨,咬破,吮一大口鲜美的汤汁,然后,嫩滑的肉馅滑到齿间,我慢慢咀嚼,让它滑到喉咙里……

那种味道,一辈子也忘不掉!

上高一时,父亲调离固镇,我和母亲也随之离开。

参加工作以后,因公到固镇办事,闲暇之余,便让司机开车带我和当地的朋友一道去寻找那家饭店。可站在栉比鳞次的高楼前,过去那排低矮的红瓦青砖平房早已没了踪迹。

“一碗馄饨有多好吃?”朋友不解地问。

“我们经理看重的是这份情!”我的司机替我回答。

今夜,我忆起那段记录着不了情的旧时光,用文字记下那碗馄饨的味道。

邵武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请用文明尺子丈量自己(公益广告)
  • 产业扶贫重精准
  • 如诗如画新汴河
  • 特色街区 助力创建
  • (公益)图说我们的价值观:法治
  • 果蔬种植拓宽农民致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