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粽子”的记忆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6-14 10:11    作者:

“香甜的粽子喽……”卖粽子的老人在楼下吆喝。儿子要了1元钱,喜滋滋地跑下楼,嘴里喊着:“老奶奶,慢些走,我要吃粽子。”我推开窗,看着孩子猴急地扯开粽叶大口贪吃的样子,不由笑了,小时候的我可比他还馋着呢。

粽子的记忆在端午节里。小时候的端午节没有粽子,有的是艾叶的清香,还有老人讲述屈原的故事。那时候家里的收入少,苏北的农村多旱田,少水稻,糯米更是稀贵。对于我们闹着吃粽子的想法,她总是说:“小孩子家,节在心里过,莫在嘴上贪。”我小学快毕业的时候,闻着粽子香已有很好的自制力,母亲却开始做粽子了。当时父亲的工作已转正,哥哥们都去了建筑工地,母亲种田之余,在家养了5只貂和200只鸡,我们家成了镇里的养殖专业户。家里的经济宽裕了,母亲也有了“闲情逸致”,变着法子让我们“嘴上贪”。

端午节的前两天,母亲就开始准备粽叶、糯米、甜枣、红豆、咸肉等原料。粽叶要选用长宽适中的光滑苇叶,新鲜的苇叶采来后要浸泡12小时或用沸水煮软,这样才柔韧、有张力。尖尖细细的糯米洗净后,要浸泡三四个小时的光景,红枣、红豆也要泡发好备用。母亲将两张苇叶均匀摊开,稍稍重叠一部分,折成锥形,舀入一匙米放上馅料,再舀入一匙米,手用力压实,使其成饭团状,以苇叶用力缠绕、裹紧,包合后以粽绳扎紧。看着苇叶在母亲的指间翻飞,我们这些孩子也“依葫芦画瓢”,无奈那些米粒竟耐不住寂寞,左突右奔,不是从这个角冒出,就是在那边漏出,包好的粽子样子松松垮垮,全然不像母亲包得有棱有角。

煮粽子是件浩大的工程。家里的大锅添足了水,水开后落粽子,水要浸过粽面。水开以后要用文火煮两个钟头左右,粽子才会熟透。糯米和苇叶的清香在氤氲的蒸汽中愈加浓郁,馋得我无心写作业,无心玩耍,只是眼巴巴等着那绿蓑衣里的“白胖子”。

粽子出锅了,我顾不得烫,左右换着手拉开粽叶,吸一口,呵,粽香喷鼻,入口油而不腻,糯而不粘,香甜鲜美。我多会忘了母亲说的贪吃伤胃的话,一口气吃上三五个,直至肚皮溜圆,再也容不下东西为止。

此后,母亲年年端午节都包粽子。婚后有一年,因为工作繁忙,没有在母亲家等着吃煮熟的粽子,母亲便送去了包好的生粽子。我们那时还住在单位的宿舍里,厨房在楼道里。入夜,老公在一个蒸馒头的大锅里加足了水,粽子塞了满满一锅。那锅粽子的香气就在楼道里肆意飘荡,引得路人口舌生津。最妙的是,邻家的一个周岁的小男孩一直在学步,不敢独自走。那天闻到粽香,竟然撒开父母的手,摇摇摆摆直奔一锅粽子而去。惹得邻家打趣,这粽子是送子的,你家要添公子呢。果不其然,几个月后,我家的小臭蛋就来了。这粽子,还真和我们有缘呢。

朱秀丽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扶贫西瓜产销旺
  • 多彩非遗 传承文化
  • 扶贫工厂助脱贫
  • (公益)图说我们的价值观:自由
  • 宿城新汴河景区“远航”节点主体工程完工
  • 2018年高考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