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每到清明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4-08 11:24    作者:

奶奶去世的时候,我还小,但从爸爸的悲伤里,我开始有点明白一个人的离世可以让另一个刚硬的人变得柔软。从此,清明节在我的概念里不再只是一个跟介子推有关的传说。烧纸钱,填坟,哀痛,父母也开始用这种方式怀念祖母了,这些充满了仪式感的风俗让我对这个节日满怀敬畏。

我曾默默祈祷上苍,不要让我掉进这种悲伤里,做一个看客就行,一辈子。但是从2009年开始,清明节在我的意识里清晰起来。那一年,妈妈去世了。那个一直牵着我的风筝忽然断了线,飘飘然飞得又高又远,我想奋力去抓住,却无奈风筝已遁入天际,没了踪迹。于是,我躲在角落里哭泣,慢慢接受自己是一个没了妈妈的孩子。

那以后,每到临近清明,我的内心里就会涌起一股复杂的亲切,我放下一切凡尘杂事,毫无忌惮地思念妈妈。不论有多繁忙,我都会选择一个晴朗的日子,启程回家,来到妈妈的坟前。在祭扫这件事上,我渴望尊重自己的内心,用自己的方式怀念母亲。每到清明,我除了伤痛,还有静默,追思,放空自己,那一刻,世界是寂静的,只留下我与妈妈的对白。

在我家的桃树林里,打着骨朵的桃树枝上偶尔有一两朵展开粉色花瓣,在春阳的温热里娇嫩欲滴,我无声地看着她们,想着自己的心事。我知道,妈妈也在某一个地方看着我,我的庸常里永远藏着她的骄傲。我庆幸,我是她的花儿。

只是,这样静谧的时刻往往又是短暂的。爷爷总来打扰我。

爷爷瘦瘦的,劳动了一辈子,背有些微驼。但是爷爷精神气足,他满眼都是活儿,于是便总有干不完的活。家乡的春天是清闲的,广阔的田野里长满了果树。春天是生长的季节,果树吸纳阳光雨露,是可着劲地生长的大好时候。春草嫩嫩的,除草的季节还没到来,和风亲吻着大地,一切都是美好的样子,主人尽管在家放心歇着就好。

我不知道爷爷什么时候来到桃园的,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做出拔草的样子。实际上,我家桃树林里是连春草的影子都罕见的,这要得益于爷爷的勤快。爷爷在离我不远的一棵桃树下蹲下来,一边用满是皱纹的手在坷垃里翻找,一边小声地催我回家。

我想对爷爷说不的,我刚刚抛却平日里必须思考的事,我的思绪才刚刚打开,思念的潮水涌在脑门里,此时此刻,我满心满肺里充斥着温馨和纯粹。悲伤一直在,我为它搬来了椅子,让它独自消遣一会儿,四周悄没声息的,一切仿佛都是为它而安静。拒绝爷爷的理由那么多,可是刚一张口,我自己先顿住了,我看到了爷爷紧锁的眉头和他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手——爷爷做活没有这么毛糙过。

一切就像计划好了似的,我来到爷爷跟前,乖乖地跟他回了家。一路上,爷爷的眉头都是舒展的,话也特别多,今年雨水多,过几天桃花一定开得旺,由着它们长肯定不成,按时束果才能长大个;瞧,这是老李家的地,那是你张爷爷家新建的大棚;现在年轻人都出去了,都不愿在家干农活了……爷爷自顾自地说着,不时发出的嘿嘿笑声回荡在空旷的田野里,也是纯粹又干净的。

我有一茬没一茬地跟他搭着话,越往前走,心里的眷恋越多。

每次回家都是匆忙的,回程的时候,爷爷麻利地把准备好的新蒜,粉丝之类塞满了车厢,我却有些怅然,总觉得今年的清明不够尽情。这样的情形,在之后的一年里每每想起,每每小有遗憾。第二年清明时节,和往年一样,我有铆足的情绪,爷爷有满心的担忧,于是,这种不尽情成为了我的一个小心结。

后来,再到清明时,我对爷爷说,咱们去桃园逛逛吧!爷爷很高兴,和我一道走。一路阡陌,清新四溢。爷爷依然有说不完的话,开心的时候,咧开嘴巴笑,一个年近八十的老人,依然一口洁白的牙齿,是连孙女都要艳羡一下的。

我陪着爷爷,囚在自己的情境里,心里满满腾腾的。爷爷的话可应可不应。应与不应,爷爷都是高兴的。

三年前,爷爷得了脑梗塞,算是在死亡线上挣扎了一把,只是从医院回来后活动就不灵便了,走路需要拐杖,几乎很少出大门了。清明祭扫,我少了爷爷的陪伴,却认真记得爷爷对我的叮嘱:快去快回!眼神殷切,满是担忧。

又是一年清明时。我坐大巴车回家,包里塞着一张大合影,是爷爷和奶奶的。当年奶奶走得突然,爷爷一直遗憾两人没有在一起照张相。若是有合影,挂在屋子的正墙上,多好!我晓得爷爷总觉着自己去日不多,想给我们留个念想,也想传承给我们一些什么。于是,春节的时候,我对爷爷说,这个很好办,两个人的照片是可以合成的。爷爷很是惊喜,郑重地把这件事交给了我。

当年,爷爷在奶奶去世后,便把家里的所有积蓄都掏给了他唯一的儿子——也就是我的爸爸。从此,爷爷一年到头围着田野转,一门心思把几亩地调理好,坚守家庭的总后方,爸爸妈妈才有精力走出去,拓宽生活的门路,我们也没有为经济发愁过。

大巴车里零星地坐着几个人,我挪动身子,又一次把照片拿出来,照片里的奶奶在笑,爷爷也在笑,只是奶奶的样子很年轻,而爷爷却是难掩苍老了,但是合影很自然,让人觉得两人相持着走过的大半生时光是艰辛而和谐的。

我的思绪开始纷飞,往事历历。想到妈妈去世时,爷爷涌在眼角的泪珠,久久盈满着眼眶。爷爷的悲伤不曾示人,在这个家里,他关心着除他以外的所有人。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地泪如雨下。

我也默默地明白,清明回家的意义不仅仅是怀念已逝的亲人,更是亲人间的团聚,话家常,说工作,珍惜家人在一起的短暂时光。

段香转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2018砀山梨花节3日开幕
  • 十里桃花醉游人
  • 砀山县百万亩梨花盛开
  • 光伏扶贫促贫困户稳定增收
  • 发展林业富农家
  • 开展春季攻势行动 打赢脱贫摘帽攻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