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旧时年味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8-02-09 10:35    作者:

年味好像只属于童年,年龄增长了,那年味也就变淡了。

想到童年,就能回味时光。就看到阳光穿过门,照在炉子上。照在炉前忙碌的母亲胳膊上。母亲不时地从面盆里搓搦出一个个面丸子,送到油锅。父亲用漏勺摆弄着油锅里的丸子。屋里升腾些油烟,在阳光的光柱里跳舞。白色的丸子变成令人馋涎欲滴的焦黄色,变成砂盆里的丸子山。要是我突然伸出冻红肿的小手去砂盆里抓丸子,父亲必然呵斥:别招,饿死鬼托生的?油烫!

油烫!我是知道的,吃进嘴里的丸子会在舌上翻滚一阵才敢咬破,但就是迫不及待地想吃。事隔几十年,我嘴里仍有焦黄的丸子声声脆响。

上世纪六十年代,肉不但很贵,而且还要凭票供应。像我们工人家庭算是比较富裕了,一个星期也只能尝一两次“荤”。叫尝“荤”那是真的。除了极偶尔能吃上一顿五花肉炖萝卜或白菜,平常只能吃上猪油。所以叫尝“荤”却不见肉。丸子比不上肉好吃,但毕竟用油炸的,并且热腾腾的泛着焦黄,也是我退求其次的美食了。

过年时除了油炸丸子,还油炸“蚂蚱腿”。那是用拌糖的好面,掺上水,擀成片,切成四五寸长的条,油炸后弯曲得像蚂蚱腿,所以叫蚂蚱腿。现在的孩子不一定知道啥叫好面了。其实好面就是小麦面。当然,我们现在觉得小麦面没有什么好的,但从前不。只有经常吃顿顿吃红芋干面、豆面、玉米面的人才知道好面是多么好吃。才深恶痛绝地把红芋干面、豆面、玉米面叫做孬面。现在天天吃好面,不觉得它好了,反而金贵起从前的孬面来。好和孬,有时不在事物本身,而在人的感觉。油炸的“蚂蚱腿”叫果子,那是都上了商店柜台的美食。

过年时除了油炸丸子,还油炸“焦叶子”。“焦叶子”也是用好面,擀成饹馍一样薄,均匀撒上芝麻,切成菱形油炸。入口即碎,满口喷香。

丸子、蚂蚱腿、焦叶子,这是我们过年享有的待遇,也是只在年节的昙花一现的美食。

过年除了盼吃好的,最诱惑人的莫过于可以得到一笔自己可以支配的压岁钱。其实说发钱,也就发给我和三哥。大哥二哥已经上班,算大人了,不给。父亲发给我们的钱年年都是崭新的。要是一毛一张的可以发20张,我比较喜欢二毛的,一毛的拿给同伴看,怕人家拿出二毛的甚至五毛的,就被人比下去了。五毛的又显得沓数太少,才四张。有了压岁钱,可做的事就多了,可以去买早就想买的画书,买洋画片,当然也可以买鞭炮。

鞭炮一部分是买的,另一部分却是抢的。从年三十开始,到年初六,另外加上正月十五,家家户户吃饭时都要燃放一盘鞭炮。谁家快吃饭准备放炮了,谁家的门前就会站一圈两手堵着耳朵的孩子,等待鞭炮炸完,就会争先恐后地冲上去,抢那些没有燃放的哑炮。有时会很幸运地拣到一个有捻子的鞭炮,拣到的人就会异常兴奋。

大人放整盘炮,小孩子一颗一颗燃放。我们把点燃的鞭炮往河里扔,看炸起的一片水花。我们把鞭炮压在小瓦片上,看瓦片被炸得跳起来。我们也恶作剧地把脚踩在就要燃爆的鞭炮上,不让炸。那时,谁抢到的哑炮多,也是很光彩的事,哑炮没有火捻,就把鞭炮拦腰掰开,用熏香或烟头点燃,看火药刺出的火花,这是“勇敢”些的孩子才敢做的事,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让火药灼伤手。胆小的孩子就会把抢到的哑炮让给“勇敢”的孩子点燃,自己在边上看。哑炮还有种叫“老头刺老嬷”的玩法:仍然是把哑炮拦腰掰开,把一个有捻子的鞭炮的捻子夹在哑炮上,点燃,这样就会先刺花放炸响。

家家户户的鞭炮次第响起,一年中最丰盛的一顿菜就摆上桌面了。在清苦的一年临了,鸡、鱼、肉都出现在头一个餐桌上。孩子们一年里最大的盼头就在眼前了。

现在想想,从前过年,过在盼上,过在希望上。其实无论什么事情,都是因为了盼望,才有了滋味,有了动力。清贫生活从记忆中淡远了,这是好事,却又让我若有所失。

侯四明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鲜花迎新年
  • 2018宿州春晚精彩纷呈
  • 剪纸艺术进社区
  • 春联送给农民工
  • 2018年春运第一天
  • 农机手“充电”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