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小寒不寒

来源:    时间:2018-01-04 11:03    作者:

在城里生活久了,不仅胃口萎靡,对时节的感知也会衰退。就像冬天,比故乡还遥远。

小寒不寒。父母电话里叮嘱,我才知道已进入数九寒天。“小寒大寒冻成一团。”就像城市和乡村,我与父母也生活在两个世界和时节里。“小寒大寒又一年。”这个“年”,犹如城里的冬天,0℃,冰水相融,既指过去一年,也指新的一年。

记忆里,寒冬总一个模样:雪飘,冰封。那时,父母还年轻,有使不完的力气,连寒气都呼呼地躲着他们。当乡邻还窝在被窝时,他们就已在地里忙得热火朝天。那些白菜、萝卜和葱,比我还懒,赖在雪窝里,不愿出来。父母要把它们叫醒,赶回家,准备过年。

父亲起得总很早,拉一板车蔬菜,摸黑赶到集市,企望卖个好价。整个上午,母亲都不时站在门口,向村头张望,等父亲。我也一样焦急,父亲回来时,会给我买零食、玩具。那时,我常无所事事地想,父亲一定背着我偷偷给母亲送东西,不然她急啥啊!

父亲回来,把钱交给母亲。那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刻。阳光含情脉脉,他们依偎着,数卖菜的零钱,算计用处……卖上好价时,父亲会割些肉,母亲炒两个菜,喝至微醺。“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这就是所谓的清欢味吧,也叫幸福。

卖完菜,也就快过年了。母亲拿出钱袋,和父亲盘算一年的积蓄,商量如何过年……末了,父亲狠狠抽口烟:真快!小寒大寒,又是一年。说这话时,他是骄傲的。是赞许吧?母亲温柔地看一眼父亲,轻轻摸摸他的脸。那一刻,时光温馨得赛过浓郁的年味。

年复一年。年复一年是多少年?我不知道,于父母,只是老了时光,变了容颜。

我长大,读书,工作。站在家门口等父亲的,只剩下母亲。我终于知道,那份坚守和等待,什么都不为,只因为关心,以及爱。“多一分机智,即少却一分高雅。”这样看,父母也和苏轼一样高雅。“人间有味是清欢”,父母吟不出这般诗词,却给予了我这样的生活。

元旦回家,父亲又上集卖菜了。我陪着母亲,坐在门口等他。母亲也没闲着。父亲喜欢抽烟,她也有了缝补不完的“窟窿”。阳光不锈,母亲却怎么也纫不上线。她揉揉眼,叹口气:老了,不中用了。我打量着母亲,时光也会“变脸”,竟给母亲换了副模样。

父亲回来,缩着肩,哈着手,他也会冷?他的手皲裂得厉害,深过额头的皱纹。和母亲一样,他也老了,开始抵御不住冬寒了。两人灿烂地笑着,依偎着点数零钱,算计年货、化肥种子、我的房贷……是风寒吧,那些皱巴巴的零钱,在他们手里瑟瑟发抖。

年复一年,是新的一年。时光会老,容颜会变,但总有些东西崭新如昨,像父母的濡沫之情,像他们对我的天伦之爱。小寒不寒,人间有味是清欢。

韩星星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2018年的第一场雪
  • 参加市政协五届一次会议的委员1月3日报到
  • 美丽乡村建设持续推进
  • 漂浮式光伏电站初具规模
  • 宿州市蓝天救援队有了应急机械组
  • 皇藏峪再添新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