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2017时光碎影

来源:    时间:2017-12-28 10:55    作者:

岁末落日中,我看到快要燃尽的晚霞,连同这一年最后的天色,缓缓消失在2017年的天际线里。

岁月里的远行人,我想与你一起,凝望一下这一年即将飘散在天际线里的时光碎影,然后打上一个告别的手势,与2017道一声再见。

2017年春,我到老牟的新房子里喝酒,老牟正蹲着给坐在沙发上的96岁老母亲剪脚指甲,痴呆的老母亲见我来了,笑眯眯地说:“我认识你嘛,你就是张县长。”就着卤鸭子,跟老牟喝他存放了20多年的一瓶老酒时,老牟跟我说,这瓶老酒原本是给一个远房亲戚张县长留着的,但张县长约了好多年一直没来,干脆就跟我一起喝掉。我安慰老牟说:“县长嘛,工作总是太忙,你要理解人家。”老牟不住点头说:“对头,对头。”那天我出门,老牟塞给我一个不知从哪里淘来的“祖传秘方”,说是治愈痔疮用的,我跟老牟说过,我妈有痔疮。从老牟家出来,我想起一个多年没往来的文友,通过拐弯抹角的关系终于找到了他的电话,一接通电话,就传来那人几乎带着哽咽的声音:“你还记得我啊……”

在2017年里,我还找到了几个这样失散好久的朋友,按照一个月、一季度见上一面的频率,也聚了好几次。一见面,我们往往感慨岁月把我们的容貌重新雕塑了,眼袋增大,头发渐白,牙齿都补上了好几颗,或者是从前的瘦猴样而今腮帮子上都鼓起了一层层肉,于是纷纷嘱咐彼此要健身和养生,尤其是遇事不要纠纠结结。我们还约着去郊外看望了一个已经住在了墓地里的朋友,我在墓前倒上酒,喃喃着喊那人回来喝酒,果然一阵风就吹来了,我打了一个冷噤,那已是添衣补水的秋凉季节。2017年里,多了几个这样见一面就会少一面的老朋友常相聚,哪怕是在微信圈里发来一个表情符号,也感觉在城市里心灵流浪的情绪少了许多,他们炉火一般温暖着岁月人心。

2017年秋天,这个城市的一家出版社出版了一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经典诗集。我读着这些诗,也一次次重游了自己青春年代的路径,出走多年,归来还做本真的自己。一个当年的大学校园诗人,诗集中有一张他的照片,他埋头趟过鹅卵石铺满的河滩,隐隐显出河对面当年城市的轮廓,光阴的流水,已流逝了30多年,那属于过去的时光,已然汇成了生命长河。

2017年岁末,一个写乡愁的白发瘦骨诗人在海峡那边睡着了,这个传统老派的诗坛守夜人,乡愁已成绝唱,余音仍绕人间,我也想跟他在岁末道上一声别:“您去了那头,把诗永远留在了这头,让无数游子在您的诗歌里,乘上了回到精神故土的一叶扁舟。”在几个当年写诗的老男人聚会里,我们轻声诵读着余光中的诗,平静安详,不再渴望远方,即使扎扎实实的生活把我们打回原形,油腻腻的生活把我们浸泡得面目全非,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但心里还储存着对这个世界的无限暖意。

2017年,亲人们的健康揪紧了我的心。比如我80岁的爸,因患上严重的痛风,行走困难,几乎整天瘫坐在椅子上,面对电视里的嚷嚷声常常靠在椅子边就睡去了。爸还每天天不亮就磨磨蹭蹭起床,有天还是夜色深沉中他突然起床抓住一个飘动的东西喊出声:“你是哪个!”那其实是风中飘动的窗帘。还有我妈,今年住了两次院,面对她被病痛折磨得痛苦不堪的样子,我有时也感到对生活的无力。我那求医问药不停的患病妻子,有一天她半夜醒来问了我一声:“你不嫌我拖累了你啊?”就在2017年最后几天的一个梦里,我梦见一个大棚车从我家楼下出发了,车上装着锅碗瓢盆,我爸健步走着,我妈正往米口袋里装米,这个大棚车,就要载着我们一家人出发远游了……醒来,才明白只是一个梦。

在2017年的天幕即将落下来时,一个好消息从天幕边传来,我的一本随笔集得到了公费出版。我依然让在深山里施工的老付给我写了序言,为了把与写作隔膜好久的自己带入情绪,老付接连喝了几天酒,在夜里为我写下了让我动情不已的序言。

老付的这个序言,也为我打开了2018年的扉页。

晓米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漂浮式光伏电站初具规模
  • 宿州市蓝天救援队有了应急机械组
  • 皇藏峪再添新景观
  • 埇桥区水利兴修掀高潮
  • 大雪时节草莓红
  • “衣”旧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