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人间最美读书声

来源:    时间:2017-12-28 10:55    作者:

上世纪七十年代,是作者小时候。

那时候交通十分不发达。全村破旧自行车都没几辆,更别提电瓶车摩托车了。作者那时在宿县祁县塘坊学校读书,离家七里多路,上学放学全靠俩腿地跑。夏天尚可,但到了冬天,放学后走到半路天就黑透了,有月亮时还好,碰到无月亮阴天时,一个人走在荒芜的田野里心里十分恐惧,生怕草丛里河沟边或是老坟旁的树下,会不会走出个鬼怪什么的。越是恐惧越瞎想,越是瞎想越害怕。起初好一段时间都是哭着跑回家的,后来不哭了,就唱歌,大声地唱歌,但那时会的歌也没几个。后来就背诗,大声地背诗,但那时书里的诗也没几首,于是就背课文,把所学过的课文翻来覆去地背。所以班里背课文我最先会背,集体朗读时我的声音最洪亮,同学们夸我,老师表扬我,奖状一个一个往家捧,但却不知这些都是被吓出来的。

有了成就感,别的班级读课文时自己也十分想凑上去听,之后还会感慨人家没自己读得响亮,没自己读得抑扬顿挫。

后来当兵了,连里唱歌,我那嗓门一嚎,全连战友惊呆了,部队唱歌不论音调,谁的声音大谁第一,团里比赛,我给连长捧来个大奖状,连长高兴得嘴咧到头发梢。于是战友送我个外号“大喇叭”。1983年,我们部队奉命开赴云南老山、者阴山地区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一次我和班长夜间站哨,我们俩站的是潜伏哨,就是趴在草丛里一动不动,一会儿班长悄悄爬到我旁边,嘴贴到我耳边说,“看到没,那小树后面的草有点异样。”“打不打?”我问班长,在我感觉那声音没说多大,但出口却非常大。那树后果然是越军特工。转身想跑,被我们消灭了,连里给我们记了功,但我却遭到班长一顿臭骂——“你小子缺根筋是吗,声音那么大,要是越军先我们开火,报销的就是咱俩!”

后来我们部队撤到一个山沟里休整。那是中国最边远的一个乡镇,叫冲卡乡。乡里有一座小学。由于是在大山后的一个山沟里,学生们没怎么受到战争的影响,他们依然在读书。朗朗的读书声太好听了,我的腿不自觉地就走了过去,这是所非常有别于其他学校的学校,学生的年龄差距太大了,小的两三岁,大的十几岁,一个十三四岁的大女孩用花布兜背着一个一岁大小的小孩,在那里聚精会神地读书,声音又甜又亮。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我还记得他们当时读的是“离离原上草”,太优美了。也许是在战场听枪炮声听多了,乍一听到这读书声,真如天籁之音。我被吸引到了他们窗下,想听个过瘾,但读书声戛然而止,同学们看到我全惊呆在了那里。那时我满身黄土,硝烟把脸染得五颜六色,胡子一寸多长,我知道自己吓到了他们,赶紧离开,悄悄躲到一棵香蕉树后,美美地听他们读书。此时真是美得忘记了一切,连那炮声隆隆的战场都不复存在了,真想跑进去和他们一起大声读上一段。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没想到退伍后国家又把我安排到了学校,每天都能听到孩子们的读书声,每天听到都还是那么心旷神怡赏心悦耳,还是那么让人血液沸腾。听着这些读书声,都忘记了自己已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有时竟不自觉地跟着他们读起来……

王桂田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漂浮式光伏电站初具规模
  • 宿州市蓝天救援队有了应急机械组
  • 皇藏峪再添新景观
  • 埇桥区水利兴修掀高潮
  • 大雪时节草莓红
  • “衣”旧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