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吃点关东煮,暖和一下……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12-21 11:08    作者:

入冬以后,气温骤降,几乎一夜之间,单衣换成毛衣。迎面一阵风,真是有些冷,又套上了羽绒服。大城市,小白领,加班已是常态,离开公司,天已全黑了。这么冷的天,要是能吃点热乎的就好了。这让我想到在上海吃关东煮的那个冬季——夜幕降临,一碗热气腾腾的关东煮,连汤带着松软Q弹的丸子,吃完以后,门外的寒冬好像没有那么可怕了。

那是数年前,尚在读研,课程没那么紧,有些闲暇。喜欢走走看看,抵不过美食的诱惑。应朋友的邀请,当然也有我主动请缨的成分,往上海小聚,顺带混吃蹭喝。朋友供职的设计行业,工作繁忙,节奏很快,我在他租住的小屋借宿。平日里,他工作,我闲逛。每天晚饭以后,我都外出散步,总会路过一家日式居酒屋。为了吃点宵夜,一般逛一两个小时,等到他下班归来,我俩正好在居酒屋再搓一顿,他小酌,我小吃——宵夜就是不起眼的关东煮。

老板一家是大阪人,老板是一位大叔,四十岁上下,从他爷爷那一辈就在日本经营餐厅。这一代把店开到了中国,说起来也是跨国经营了。店面并不大,不到三十平方,一条长长的吧台,铺着黑色的大理石,看着有些清冷。店里的顾客大多站着,一边吃着关东煮一边喝着啤酒,电视机里播着日本新闻。这家店常年招待日本人,朋友在日本留学,也是这里的老主顾,中国人真不多。我这个城乡接合部的男青年,反倒跟这家店有些格格不入。没关系,咱就吃东西,不说话!

我俩每次光顾,都在十点前后,老板娘知道朋友加班辛苦,会多加两串食物——有时是豆腐,有时是萝卜,每天店里会多备一两样食材,具体是什么不一定,所以还是挺期待的。吃完以后,胃也踏实了,心也暖了。我不习惯站着,经常支开椅子,坐在吧台前边吃边看。有一个大叔挺有意思,每晚十一点准时进店,五罐啤酒,只吃天妇罗。一开始西装革履,喝得尽兴了,摘掉领带,解开扣子——衬衫最上面两粒,开始唱歌。来的时候少言寡语,走的时候东倒西歪。

除了入味的各式煮物,茶叶蛋和关东煮汤是绝配,鸡蛋咬到一半,用清澈的汤汁将蛋黄微微浸润,再吃另一半,既不会噎到,滋味也足,这是我最爱的吃法。看过日剧《校阅女孩河野悦子》,石原里美对着关东煮大快朵颐的样子,恣意而满足。看到女神吃得如此幸福,直教人食指大动。试想一下,有这样一家小店,丸子美味、汤汁温润、老板和善;隔三岔五光顾一下,喝点酒聊聊天,微醺之际拎包回家。到了第二天,再度元气满满。

合肥也有一些卖关东煮的地方,去过四五家,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可能关东煮远渡大陆,为了适应食客的口味做了改良,我几次吃关东煮,基本都是丸子大杂烩。还有一点,享受的都是中国人,太热闹了一些。

大学毕业前,到日本转了一圈。慕名跑去东京歌舞伎町。凌晨以后,街角的行道树旁大多站着一个日本男人,他们扶着大树,默默地吐……同行的日本友人解释,日本上班族的压力很大,下班以后和上司、同事、客户喝酒应酬已是常态,回家早了在中国是美德,在日本反倒会被太太们埋汰,因为她们认为丈夫没有朋友、没有圈子。当然,喝到断片在中日都是被嫌弃的,这一点是主妇们的共识。游玩期间,快要入夏了,吃到不少寿司,关东煮没见着。

中国的馆子,老板和厨师不是一个人。食客就餐,只能看到服务员,大厨的面也见不到。朋友光顾的那家小店,大叔既是老板也是厨师。经常来的客人,和老板达成了某种默契。客人只要来了,就有几道固定的小菜奉上。食物链接了彼此,这种因为口腹之欲而衍生的默契,吸引了同一类人。国人的餐桌上,吃饭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一起吃吃喝喝,其实是工作的延续,是另类的社交。这跟在居酒屋吃关东煮是不一样的。

一家小小的店面,不起眼的关东煮,各种身份的人来到这里,如《深夜食堂》诉说的那样,开怀时饮酒作乐,不开心时吃口关东煮暖心。很多人从少年吃到青年,又从壮年吃到老年。不管在哪里,总有一种食物,浸润人生,一路温暖。

老一辈不理解我们对关东煮的喜爱,以为那不过是丸子、海带、鸡蛋的大杂烩。只有我们自知,这种温暖的食物就像一盏自己为自己点亮的灯。每当被现实刺痛的时候,看看内心的光亮,便不再惶恐,继续往前走。

晏铭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皇藏峪再添新景观
  • 埇桥区水利兴修掀高潮
  • 大雪时节草莓红
  • “衣”旧情深
  • 博爱扶贫暖人心
  • 又是一年丰收季